KKBOX音樂誌 發行日期:2013/09 刊號:No.32
分享| 分享至新浪微博 分享至facebook 分享至PLURK 分享至twitter

山與海的野孩子 我是海雅谷慕

採訪 / 洪瑋伶 攝影 / 江凱維 特別感謝 / 滾石唱片

其實我從未改變

擅寫膾炙人口情歌的阿嶽,坦承自己這段時間情歌的產量越來越少,主要將關注重心放在土地議題上,雖然音樂風格一直在尋求創新突破,但阿嶽充滿正義感的本質一直沒變,《別哭小女孩》用一種溫柔、軟性的態度去寫:「以前這種歌,關於土地抗爭,我會用比較激烈的手段去寫,但現在我會用不一樣的方式,出來的結果,重量不會比較輕,卻能讓人更容易聽進去。」

「以前我比較宅,都關心自己,現在不一樣,會擴充到世界,自己的價值觀和對事情的看法也變得不一樣,角度也比較寬容。」不只是在音樂創作中表達理念,阿嶽也以實際行動表達對社會議題的想法。前陣子出席「不要告別東海岸」反美麗灣凱道音樂會,阿嶽表示,自己非常認同這些人在做的事情:「如果東海岸變成下一個墾丁怎麼辦?因為那裡很漂亮,所以就吸引財團建商來做生意,那些地方如果被利用完了,那我們的子孫呢?」阿嶽認為,東海岸需要的不是大型的、複製的度假村,而是更多有當地特色的小攤位、民宿,「我自己接下來也會往花蓮、台東發展,因為我自己喜歡衝浪嘛,所以可能會去開衝浪的店,教小朋友衝浪,做比較服務性、在地的事情,去回饋。」

東海岸的孩子

「我覺得我的靈魂在東部,身體在台北。」現在的阿嶽過著兩地跑的生活,早上一定去宜蘭衝浪。對他來說,兒時在南方澳生活成長,對日後自己的價值觀與創作,有著非常大的影響:「我第一張專輯【就是喜歡你】,裡面很多在寫海、寫家、寫放假,這些都反應了我夢寐以求的生活。所以我為什麼說我的本質沒變,現在這張專輯(【我是海雅谷慕】),就回到以前的感覺了。」

在南方澳長大的阿嶽,從小就和夥伴們在山與海之間四處玩耍,南方澳依山傍海,前面是海、後面是蘇花公路,阿嶽的國小和國中都位在半山腰,每天過著爬山上學、到學校看海、放學後在山上抓蟲、海裡潛水的日子,提起小時候的山海記憶,阿嶽掩不住興奮,宛如回到了童年時光:「那時候的豆腐岬還可以看到那麼大的龍蝦,現在都沒有了。還有一次印象很深刻,大概是國小三四年級時,我帶著蛙鏡在海裡游泳,旁邊有很大一隻透抽,一有人過去牠就變色!」

十七、八歲時,阿嶽離開了南方澳,到台北來讀書工作,那是一個不同的新鮮世界,有很多東西可以玩、可以吸收,只是身為東海岸的孩子,還是很想宜蘭與花東。「即使我到中國,只要想想大海、想想家裡,就會覺得很開心。」

部落音樂影響

從以前到現在,在阿嶽的音樂裡,都會聽見原民古調hohaiyan的出現,這些原住民虛詞的使用,也是來自阿嶽小時候的部落生活經驗:「小時候聽那些親戚和長輩,喝酒唱歌,這些調子是他們最常唱出來的,常常吉他一來,就am到天亮啦!」

1 2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