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學人 發行日期:2013/08 刊號:138
分享| 分享至新浪微博 分享至facebook 分享至PLURK 分享至twitter

纏人的肺結核

文╱勒曼(Sally Lehrman) 譯╱林雅玲

 結核病有捲土重來之勢。新發現的北京結核菌株,不但傳染速率更快,而且造成的死亡率也更高。

今日大多數住在較富裕地區的人,想到結核病時(如果會想到的話),通常把它當成歷史裡的幽魂。古時候,這種頑強的細菌造成無數的人死亡(無論貧富),病人肺中會充滿帶血絲的痰。隨後的幾個世紀,結核病繼續蔓延,攻擊各種社經地位和階層的人,無論名流還是市井小民。其中較知名的受害者有巴西詩人班德拉(Manuel Bandeira)、作家勃朗特姊妹(Emily and Anne Bront)和設計自由女神的法國雕刻家巴索蒂(Frédéric-Auguste Bartholdi)。到了20世紀初期,人類藉由公共衛生措施、提高生活水準,最後是抗生素以及還算有效的疫苗,開始反擊。雖然2011年有900萬人罹患結核病、有140萬人因此死亡(主要在較貧困的地區),不過自1990年以來,死亡率已經降低了1/3以上。情況正在好轉,至少看似如此。

然而新的遺傳研究顯示,不只某些結核分枝桿菌(Mycobacterium tuberculosis)的菌株已對標準的抗生素產生抗藥性,也可能正準備形成比以往更強大且更致命的細菌。一群為數不多但越來越有影響力的研究人員相信,結核菌株可能沿著意外且極危險的路徑演化著。科學家發現,結核病菌可分為七個遺傳關係相近的菌株,其中至少有一株致病性高得驚人,不但容易產生抗藥性,而且特別適合在目前這個人口和互動都增加的世界裡傳播。

同時,研究人員擔心目前的療法和效果有限的唯一疫苗,實際上可能幫助細菌變得更頑強。醫生早就知道,沒有根治可能導致耐抗生素結核菌株的出現。然而他們現在意識到,即使根治了也可能出現問題,因為這樣容易把比較溫和、生長較慢的結核病菌株淘汰掉,而負面的效應就是讓更具侵略性且傳播更快的菌株,腳步站得更穩。

此外,要是目前努力開發新療法和診斷測試不是針對正在全世界散播的菌株,那麼可能註定失敗。如果真的發生這種狀況,有朝一日,全球的結核病患可能會再度增加,而且可能變得更難以治癒,並在目前較少受疾病威脅的人群間廣泛傳播。

但是,還是有樂觀的理由。遺傳研究提供了新見解,能幫助對抗最令人擔憂的結核菌株。美國國家過敏與感染症研究所結核病研究部門的主任巴瑞(Clifton E. Barry III)提到:「也許目標不該是根除疾病。」他和其他研究人員提議,與其試圖消滅所有結核病菌,目標也許應該是保留更溫和且傾向維持在休眠狀態的菌株。當然,要設計這樣成功的平衡,既困難且又複雜。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