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學人 發行日期:2013/05 刊號:135
分享| 分享至新浪微博 分享至facebook 分享至PLURK 分享至twitter

總編輯的話 

 皮肉撕裂、筋骨俱傷,我這一跤摔得不輕。開春了,華山文創園區的遠流別境妝點完成,主人王榮文父女辦了個癸巳春酒雅會,好酒好菜,眾文人吟詩寫字、講平仄、論筆勢,好不快活。我湊興在旁侍墨提紙,張大春和亮軒各打賞我墨寶一幅:「祗今有美酒 菽麥共天涯 與汝且相會 園葵待發花」,「億載星河滄浪客 十方花雨逍遙遊」。深夜歸途中,我樂極了,三分醉意、一個踉蹌,下巴著地,就鮮血淋漓地進了急診室。

頦下縫了八針、牙床錯位、右臂挫傷軟弱,心慌之下血壓陡升。過去這一個月,我頻繁求醫,頗有病患心得。外科手術果然進步,四天後即可拆線,只是我有蟹足腫體質,這發硬紅腫的傷疤一時好不了。整骨師妙手回春,幾番推揉,骨架歸了位,也神奇地瞬間治癒了我半年多的宿咳;說給胸腔內科醫生聽,他說聞所未聞。令我擔心的是居高不下的血壓,檢查了腎功能,又換了三種藥才略見起色。家父逝於心肌梗塞,我當然知道此事之凶險。更慌的是,有位同事聽說我今年連摔了兩跤,拉一旁悄聲說得注意是否為帕金森氏症前兆。家母也表示意見了,她說我必然是犯了太歲,該多做些功德。真是一片杯弓蛇影。

惜命如我者,必得細讀這期《科學人》的特別報導〈醫學大未來:幹細胞當家〉。新興的再生醫學將用幹細胞來修補受創的心肌,去疤長肉,心臟不再衰竭;組織工程學將在嚴重的筋肉創傷處植入生物骨架,新肌肉甚至器官都可能再生;3D列印即將創造出有血管和腎小管的完整人工腎臟;更重要的是,帕金森氏症也可能用幹細胞療法來治療了。四項新發展都是我的憂心事,早點成功吧!

就在我療傷之際,長孫誕生了。看他剛被從娘胎拉出,憋得紫紅的身上滿覆黃油,活像剛出土的秦俑,而擦洗之後,立現粉嫩,眾人疼愛。這時大家猶豫已久的命名大事該有結論了,我力主稱之李小蛇或李巨蟒,但沒人支持,最後取了有些瓊瑤味的李穆風。我仍想私下喊他巨蟒,我們同屬蛇,雖然隔了一甲子。〈緬甸蟒在金門〉適時刊出,對我當然有些心理補償效果。


影像來源:李家維

【欲閱讀更豐富內容,請參閱科學人2013年第135期5月號】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