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籟論辨月刊 發行日期:2012-09-01 刊號:96
分享| 分享至新浪微博 分享至facebook 分享至PLURK 分享至twitter

媽媽蘇走進現實政治

翁山蘇姬如何面對緬甸新局勢?
楊宗澧


經歷二十多年的漫長苦難,被緬甸人民暱稱為「媽媽蘇」的翁山蘇姬,
終於順利成為國會議員,進一步扛起緬甸民主改革的未盡使命。
當她正式站上政治舞台,並在國際間刮起一陣明星似的旋風,
現實政治中複雜算計與利害矛盾的嚴苛試煉,才正要開始。

7%的「最大反對黨」
2012年對緬甸來說,無疑是充滿巨變的一年,由軍人褪下軍裝所組成的偽文人政府除了在年初大舉釋放多名良心犯,藉以宣示對政治人權的鬆綁;四月舉行的一場議會補選,更聚集了全球目光。原因無他,因為這場補選的主角正是2010年底才自長期軟禁中獲釋的翁山蘇姬(Aung San Suu Kyi),以及其所帶領的全國民主聯盟(National League for Democracy,簡稱NLD)。

在這場共計45席次的議會補選中,NLD拿下了43席,獲得了壓倒性的勝利(包括在國會上下議院共41席,以及地方省邦議會2席)。雖然這場勝利早在眾人意料之中,然而更多政治評論家關切的是:這個選後只占國會席次不到7%的「最大反對黨」,能否扮演好監督角色?

惡法亦法?宣誓的矛盾
對NLD的考驗,很快就出現在國會宣誓的就職典禮上。國會宣誓的挑戰與爭議來自緬甸的「憲法」。目前的憲法是軍政府在2008年為了回應國際壓力,展現緬甸走向「民主改革」的誠意,以槍桿子強壓著人民進行所謂「民主公投」所制定出來的,實質上就是大玩了一場「假民主」的遊戲。

舉例來說,這部憲法在立法權的設計上,竟給予軍人不需經由民主選舉即享有25%的國會保障席次。這樣一場荒謬的制憲公投,雖在當年曾遭受緬甸民間與國際社會的抵制、批評,卻仍抵擋不了軍政府的強行通過。

因此,NLD當選議員的就職程序,尤其是翁山蘇姬是否要宣誓效忠於這部玩弄民主的憲法,成為反對黨的一大挑戰。翁山蘇姬原本拒絕使用誓詞中「捍衛」憲法的措辭,但幾經思考,她決定展現和解態度,對修改誓詞的問題改採開放態度。她說:「這一切的關鍵在於彈性和務實。」

當然,真相也會說話。國際媒體拍下一張翁山蘇姬就職當天的照片,照片中她緊鄰大批穿著軍裝的軍方人士,與他們共處國會殿堂。這張照片不僅使得翁山蘇姬格外顯眼,同時突顯出軍人把持緬甸國會的民主異象,更是對獨裁專政的強烈控訴。

去殖民?反獨裁?國名的政治
今年五、六月間,翁山蘇姬又首次突破二十多年來的禁令,順利跨出國門,陸續出訪泰國與歐洲等地,各國重要領袖無不親自接待。這一波翁山蘇姬熱潮,讓緬甸政府顯得有些難堪,因此當她結束出訪行程後,軍政府即刻意生事,公開指責並要求翁山蘇姬對外不得再以Burma做為緬甸的英文國名,而應稱目前的國名Myanmar。

1 2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