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人談 | 千億靈活用工藍海,為何中國難有巨頭?

北京新浪網 (2022-05-13 09:08)
分享| 分享至新浪微博 分享至facebook 分享至PLURK 分享至twitter

據教育部最新公佈的數據,2022 年畢業季將迎來 1076 萬位大學畢業生,規模創歷史新高。在全球疫情態勢依然存在不確定性、國內經濟轉型任務艱巨的背景下,這個畢業季的就業環境充滿挑戰。

近年來,我國靈活就業人數持續明顯增加。據調查,在過去兩年,中國靈活就業的人口增加了近三倍,達到 2 億人,占我國城鎮就業人數的一半左右。根據全國高等學校學生信息諮詢與就業指導中心數據統計,2020 年和 2021 年全國高校畢業生的靈活就業率均超過了 16%。在今年的「最難畢業季」中,預計選擇靈活就業的畢業生比例將保持在一個較高的水平。

成立於 2013 年的一站式綜合靈活用工招聘管理平台青團社,見證了靈活用工市場從平靜走向火熱、從線下走向線上、從邊緣走向大眾的過程。

青團社創立的初心是幫助大學生便捷、安全地找兼職,如今已幫助超 4300 萬勞動者實現靈活就業,大學生仍佔到約一半的比例,另一半的用戶由藍領、寶媽和白領群體構成;在業務方面,則構築起貫穿靈活用工招聘平台、外包服務(RPO&BPO)、人力管理(HR SaaS)的全鏈路體系,通過綜合性的人力資源服務幫助超 70 萬家企業實現降本增效。

近日,多鯨對話青團社 COO 莫凡。莫凡是一位年輕的 90 后創業者,2016 年加入青團社后,帶領公司在短時間內就實現了業務的爆髮式增長,並在之後持續推動公司的業務拓展和轉型。深耕靈活用工招聘服務行業多年,她與我們聊了聊靈活用工行業的現狀、痛點及公司發展背後的邏輯和思考。

近年來,中國宏觀經濟增速放緩,同時伴隨著新業態新模式的加速發展,靈活用工成為越來越多企業的選擇。靈活用工指企業使用包括兼職、勞務合作、短期合同、勞務派遣、人力資源外包等在內的用工方式。莫凡認為,靈活用工正迎來歷史機遇期,主要受整體經濟增速放緩、勞動力人口下降、政策加持這三方因素疊加影響。

一是隨著整體經濟增速放緩,企業會有更強烈的開源節流、降本增效的訴求,因此也倒逼企業從粗放式經營走向精細化的運營。同時企業對靈活用工的需求也會有所增加。尤其從 2020 年起,疫情對各行各業的影響逐步顯現。對眾多中小企業而言,要應對衝擊實屬不易。企業資源配置上,在人力方面省錢,多家企業共享一個人才,正是靈活用工的核心。

二是人口結構的走向趨勢,同樣刺激了靈活用工的加速發展。據一年前發佈的第七次全國人口普查數據結果,近 10 年來,我國人口保持持續低速增長勢態,勞動年齡人口(15-59 歲)明顯降低,相比 2010 年下降 6.79 個百分點。「適齡勞動力人口下降的同時,需求側並沒有下降,這樣的供需關係影響了勞動力價格的上漲,企業經營的壓力更大,同樣會帶來靈活用工需求的增加。」莫凡分析道。

三是政策各方面的支持為靈活用工和靈活就業創造了良好的發展環境。此前我國在靈活用工政策方面一直處於相對空白地帶,近年來,國家多部門發佈了關於勞動者就業、行業發展和企業發展等政策,為靈活用工業態的發展提供了強有力的政策支撐。比如,2022年1月發佈的《「十四五」數字經濟發展規劃》提出,將進一步健全靈活就業人員參加社會保險制度和勞動者權益保障制度,推進他們參加住房公積金制度試點,逐步為靈活就業者繫上「安全帶」。

上述三方因素疊加,使得靈活用工的市場規模增大。根據灼識諮詢數據,2022 年,我國靈活用工人數將達到 226 萬人,市場規模將達到 1393 億人民幣。

千億市場規模之下,一些互聯網靈活用工平台應運而生,在靈活就業者與企業之間搭起一座「供需之橋」,構築中國穩就業的「蓄水池」。青團社便是其中之一的靈活用工招聘平台,於 2013 年在浙江杭州成立,目前註冊用戶已超 4300萬,單日報名人次超 85 萬,累計為超 5 億人次提供過靈活就業機會。自成立以來,青團社共完成 6 輪融資。在 2021 年5 月,青團社宣布完成數億元 C 輪融資,由好未來、恆生電子、東方證券、淺石創投、安益盛銀共同投資。

莫凡認為,青團社之所以能在成立之後獲得多次資本青睞及業務層面的快速發展,是內外部因素綜合作用的結果。「經濟環境、人口環境、政策環境等外部環境,疊加我們自身的優勢,才使得我們能發展成今天這樣。」

她表示,后疫情時代,對中小企業而言,靈活用工的剛需性將逐步增強。一方面受疫情影響,不少人處於在家待業的狀態,「被迫」成為了自由職業者,兼職崗位在特殊時期有了一定的白領化趨勢:另一方面,疫情倒逼很多企業主的雇傭理念向著靈活用工方向轉變,線上產業相關企業靈活用工需求有所提升,尤其餐飲、零售服務、旅遊等行業的管理負責人會加大對「零工」人員的配置比例。

青團社成立之初,聚焦服務的群體以學生為主,主要幫助學生通過兼職或社會實踐增長能力閱歷。後來,隨著中國經濟大環境的發展變化,青團社逐步將服務人群由學生髮展為全部人群。

根據青團社用戶調研,平台的主要用戶包括大學生、寶媽、藍領和在職白領。在用戶分類上,大學生群體佔比 50%、寶媽佔比 15%、藍領佔比 30%、白領佔比 5%;在年齡方面,50% 以上為 95 后、00 后。「諸如藍領、寶媽等,賺錢屬性強,寶媽更偏向線上兼職,兼顧家庭與工作,如線上客服、信息標註等崗位;而學生、部分白領,則注重兼職體驗,兼職劇本殺 NPC、剪輯師、攝影師、咖啡師等。」莫凡提到。

在行業層面,青團社則主要聚焦於服務業,以商超、零售、餐飲、物流等領域為主。其中,零售服務業、快遞業是屬於靈活用工滲透率較高的行業。另外,雖然中小型餐飲、旅遊民宿、酒店等行業的靈活用工滲透率不高,但企業對兼職用工比例在逐步提升,大部分由 10% 提高到 30% 左右。

莫凡對於青團社當下的發展方向很明確,不會因為現在靈活用工的「白領化」趨勢而急著往傳統的白領用工領域拓展。在她看來,一方面這些領域的靈活用工市場本身已經非常大,勞動力規模約有四五個億,約 90% 的靈活用工招聘應聘仍通過線下渠道進行,線上市場的空間廣闊。另一方面,聚焦當下的的領域,能夠幫助如此龐大數量的勞動力人口進行靈活就業,推動共同富裕,價值意義巨大。

相較於領域細分、工作內容有創造性的白領招聘,聚焦服務行業的靈活用工統一性高,容易標準化。

對於 B 端企業而言,服務行業企業的招募崗位主要集中在極度流程化、標準化的服務員、餐食製作員等。莫凡以餐飲業舉例,在招聘階段,企業雖然都要大批量、快速度地招人,但對於員工的條件和資質要求幾乎相同,比如大多都要求應聘人員上崗前持有健康證等。進入到上崗階段,企業的基本訴求也幾乎相同。就靈活用工環節而言,也存在許多可標準化的模塊。入職前,需要電子簽約,需要購買保險,入職后需要算薪、排班、考勤、發工資等。

從 C 端求職者而言,莫凡談到,學生和藍領的需求可能略有不同,比如說學生會尋求周末、節假日的短期崗位,藍領更會去尋求收入偏高、相對長期的兼職崗位。究其根本,大家對職位對深層次訴求幾乎相同,都希望可以高效率地找到安全性高的兼職崗位。

基於企業和求職者的統一訴求,青團社通過提煉靈活用工環節流程中的統一模塊,轉化為自己的產品和服務,進而解決靈活用工過程中的標準化問題。莫凡向多鯨表示,「在零工的場景中,我們的系統能夠幫助企業解決 80% 以上的統一化問題。但是不同企業在不同發展階段,訴求會有所不同,具體到差異化的部分需要企業自己的 HR 或者運營人員動手解決。我們更多解決的還是標準化的問題,並不能百分百解決企業所有的人力資源問題。」

當前青團社已經從招聘平台發展至人力外包服務,不僅能夠解決招人問題,還能幫助企業降本增效。莫凡提到,市面上的招聘平台一般通過收錢幫你加速招聘,但這不一定幫企業降本。外包服務也能解決招聘問題,但有可能還要額外收服務費。針對這種現象,青團社希望對接人員招募、管理服務兩端,提供「全鏈條」招聘服務體系,幫助企業解決降本增效的訴求。

莫凡認為,當下有更多企業選擇靈活用工,背後都有精細化運營和降本增效的訴求。如果拆解靈活用工模式,招聘平台可以幫企業解決前端招人的問題,但不為後續用人和管理負責。如果機構要提升靈活用工的服務質量,需要在交付和管理方面下功夫。當前靈活用工覆蓋的行業廣闊,整體行業集中度較低,因此從招聘到用工管理的全鏈路服務平台或有廣闊前景。

首先,前端招人需要平台具備數量充足、高質量的人力資源庫。傳統的人工模式無法快速、批量的進行匹配。移動互聯網很好地解決了這一問題,大量的臨時性需求和個人的空餘時間可以通過機器快速匹配。青團社通過嚴格的崗位審核機制和風控系統,幫助企業提升用工效率,高效地幫助靈活就業者匹配優質崗位。此外,通過崗位匹配演算法,幫助企業建立人才庫,沉澱歷史人才。

其次在後端的管理服務方面,青團社通過通用化的功能,將排班考勤、算薪發薪、電子合同、用工保險、人才庫運營、供應商管理都可以在線上完成,並且做到可視化。在 2019 年底,青團社推出集排班考勤、算薪發薪、電子合同、用工保險、人才庫運營、供應商管理等一體的一站式 SaaS 服務產品「靈工管家」,將「靈工管家」與前端招聘業務深度聯動,幫助企業增效降本。

「通過我們全鏈路的解決方案,能幫助企業進行綜合設計,比如兼職的配比是不是要從百分之十幾提到百分之五十,排班是不是可以從 8 個小時變成 2+2+3 個小時加休息的形式,然後在人員的結構上可能也會進行一些調整,等等。如此一來,讓企業的人力成本大幅度降下來。」莫凡談到。據莫凡透露,青團社為服務的企業平均節約成本約 26%。

通過 9 年的發展,青團社以 To C 帶動 To B,以前端招聘業務與後端服務管理的方式一路狂奔。據莫凡透露,青團社在2020 年已實現全年盈利,年復合增長率超過 300%。

目前,我國有 3.57 萬家人力資源服務機構,三家上市公司市場份額均不到 1%,靈活用工企業多、小、散,國內市場高度分散,行業整合空間大,呼喚巨頭的到來。我國靈活用工服務行業未來的機會在哪裡?在莫凡看來,如今 90% 的市場還在線下,「大家一起把線上的蛋糕做大」。

如今行業內雖然玩家眾多,但在莫凡看來,巨大的線上市場潛力亟待釋放,大家還談不上橫向的競爭。現有的業務也是在各個平台相對分散,頭部優勢地位並不明顯,中小企業都有機會突圍。

在靈活用工服務相對成熟發達的在歐美日本等發達國家,已出現了任仕達(Randstad)、德科(Adecco)、萬寶盛華(ManpowerGroup)、瑞可利(Recruit)等巨頭機構。群雄爭霸之下,中國何時有巨頭產生?對於這個問題,莫凡認為:「國外有巨頭誕生的案例,中國不一定有,但是在垂直行業中大概率會有比較核心的角色。」

在相對分散,集中度的靈活用工市場,莫凡認為,當前我國靈活用工潛力尚未完全釋放,尚存在法律依據不足、制度設計不完善等問題,靈活就業的勞動者缺乏相應的權益保障,也不利於新經濟數字化業態的快速高效發展。

另外,企業在進行靈活用工時,招聘和管理壓力普遍較大,時間成本和人力成本偏高,制約企業的快速發展,對於如何處理與靈活就業者的關係不明確,缺乏法律制度依據。靈活就業者保障機制不健全,購買的商業保險普遍附加值低、保障力度小,且個人購買流程比較繁瑣。

在莫凡看來,相關制度的規範也將助推新一輪潛力釋放。隨著法律依據和制度設計的逐步完善,靈活就業勞動者的相應權益得到更有力的保障,我國靈活用工市場將迎來新一輪增長。

特別聲明:本文為合作媒體授權DoNews專欄轉載,文章版權歸原作者及原出處所有。文章系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DoNews專欄的立場,轉載請聯繫原作者及原出處獲取授權。(有任何疑問都請聯繫idonews@done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