著名作家張潔逝世享年85歲 她是目前唯一兩次獲茅獎的作家

北京新浪網 (2022-02-07 19:10)
分享| 分享至新浪微博 分享至facebook 分享至PLURK 分享至twitter

原標題:著名作家張潔逝世享年85歲 她是目前唯一兩次獲茅獎的作家

封面新聞記者 張傑

2月7日,大年初七,是很多人開工的日子。中國作協官網「中國作家網」於7日下午15:25發佈消息稱,著名作家張潔2022年1月21日在美國因病逝世。中國文聯主席、中國作協主席鐵凝,中國作協黨組書記、副主席張宏森,分別對張潔的逝世表示沉痛哀悼,向張潔的親屬表示深切慰問。中國作家協會在唁電中對張潔為中國當代文學作出的卓越貢獻表示崇高敬意。

張潔是中國新時期文學的重要代表性作家,1979年加入中國作家協會。1981年調入北京市文聯,成為專業作家。同年1月,由四川人民出版社出版的短篇小說集《盼》收入短篇小說《愛,是不能忘記的》。2012年4月,人民文學出版社出版《張潔文集》十一卷:第一卷《沉重的翅膀》,第二卷《只有一個太陽》,第三卷《無字》(第一部),第四卷《無字》(第二部),第五卷《無字》(第三部),第六卷《知在》,第七卷《靈魂是用來流浪的》,第八卷《四隻等著餵食的狗》,第九卷《世界上最疼我的那個人去了》,第十卷《中短篇小說卷》,第十一卷《散文隨筆卷》。

《愛是不能忘記的》《世界上最疼我的那個人去了》等作品都在讀者中影響較大。張潔曾因1981年創作的長篇小說《沉重的翅膀》,獲第二屆茅盾文學獎。2004年,她又憑藉《無字》再次獲得茅盾文學獎,成為首位也是目前唯一一位兩次獲得茅盾文學獎的作家。

晚年的張潔大部分時間生活在國外,很多時間用來畫畫。在為畫展寫的自述中張潔這樣解釋自己學畫的經歷:「醫生的一個偶然建議,2006年我開始畫畫。跟寫小說一樣,也是自說自話(畫),從來沒有學過,第一次連畫筆怎麼拿都不知道,只有一腔的熱愛。」張潔說,自己有股子擰勁兒,認準的,喜歡的事情,一條道走到黑,「不知道撕了多少所謂的畫,才能拿出這麼點東西交卷。」

2014年10月,時年77歲的張潔在北京現代文學館舉辦了她的個人油畫展。這是她第一次在北京辦油畫展,可她卻說這是自己的「告別演出」——「張潔就此道別了!」

據北京日報報導,10月22日畫展開展當天,不少作家和張潔的朋友們都來為她的畫展助陣捧場。面對好友們,張潔說:「很多人說永遠這個詞,但我現在知道了,永遠是不存在的。長江後浪推前浪。我一直盼著一個正式的場合能夠說明我的心意,今天我的娘家,北京作協的很多朋友也來了,我正好可以表明我的心跡。今天是我畫展的開幕,也確實是我的告別演出。我要說的最後一件事,就是我已經找了律師立下遺囑。我的遺囑裏面寫了:在我死後不開追悼會,不發表紀念文章,不要寫任何懷念我的文章,也不要紀念我。」

中國作協副主席、著名文學評論家李敬澤還曾寫過一篇《張潔畫展小記》的文章,他寫道,「張潔的畫好不好,我不知道。我只見,題為《黃昏》的畫里,那匹小獸——誰知道呢,也許獸不小,但世界大——那匹獸側身而立,似乎是在奔跑中忽然停下來,因為天上夕陽高懸,像一個白熾的、透明的洞口,夕陽下,是黑的灰的白的翻滾的山或雲,野馬也塵埃也,在地平線上奔騰奔涌。那獸,停住了。不要以為這是什麼隱喻——我要說那獸就是張潔我未免過於愚蠢。張潔或許只是百感交集地遠遠看它。後來,在另一幅畫里,我斷定我走近了它,那原來是一頭豹子,它那麼年輕、華美、精悍,傲而且嬌,它佔據著畫面的中心,回眸,但是並不看什麼,它完全陷在它自己的深處。這是誰呢?我亦不知。……那是我們深愛的、敬畏的張潔,那個對世界高揚著下巴的張潔,那個眼中有玫瑰和槍炮的張潔,那個卑微得如一粒塵土隨時準備自我遺忘和被遺忘的張潔,那個被深厚的藍所沁染的站在地上飄在天上的張潔,那個註定奔跑、註定孤獨的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