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導演劉岩:《王牌部隊》,並非生來「王牌」

北京新浪網 (2022-01-18 16:02)
分享| 分享至新浪微博 分享至facebook 分享至PLURK 分享至twitter

劉岩出身軍人家庭,十幾歲從軍,在軍隊開始從事導演工作。2010年,劉岩找到同為軍人的編劇周志方,啟動了一個項目的創作孵化。2013年,這個名為《愛在八月》的軍旅情感故事,獲得了國家廣電總局首屆優秀劇本扶持獎。2014年,春節期間,時任南京軍區文工團副團長的嵇道青,為這個劇本所觸動,成為了該劇總製片人。其後,圍繞著鍛造「王牌」的主題,將全劇情感從「和平時期的軍人情感」扭轉到「面對戰爭與和平,軍人使命下的軍人情感」的大格局上,確立了「雙雄並立」的故事結構,重寫了邊境戰爭這個全劇的轉折點和結構性高潮,2014年因為體制變革,項目暫緩。2019年,這個項目再次啟動時,劉岩已退出現役。

這個歷時十年的項目,便是如今的《王牌部隊》。

《王牌部隊》海報

「真」是王牌部隊的魂

曾經的軍人劉岩,如此闡述她心目中的「王牌精神」:心中有愛,追求卓越、出手必贏、高於生死,忠於祖國。「我們不渴望戰爭,但是時刻準備著,假如戰爭來臨,我們的軍隊是一支『召之能戰、戰之能勝』的、讓老百姓信賴的軍隊。」

創作《王牌部隊》,是主創們對軍人的使命感和軍隊情感的多年浸潤。總製片人嵇道青是原南京軍區文工團副團長,今年軍齡42年;編劇周志方是原海軍政治部創作室主任,軍齡31年;導演劉岩是原廣州軍區電視藝術中心主任,軍齡34年。「劇中人與我們幾乎是同齡人,我們寫的就是自己曾經的軍旅青春。」

採訪中,劉岩聊起劇中種種來自真實軍人和軍旅生活的細節。《王牌部隊》全片開場戰地誓師的口號,「寧可前進一步死,絕不後退半步生」,就是當時邊境戰爭的新兵、現職陸軍某部的楊少將告訴她的。劇中234師的番號,也是由原型部隊的番號演變而來。劇中的「生死在一起連」,是某連的連魂。

「寧可前進一步死,絕不後退半步生」
「寧可前進一步死,絕不後退半步生」

阿秀的故事,有真實生活的原型。這是當時參加邊境戰爭的尖刀班長、後來曾任某集團軍副軍長的崔少將告訴劉岩的:部隊凱旋時,一位戰友犧牲了,歸來的路上,所有戰友都躲著那位戰友的新婚妻子,不敢面對她,不知該如何告訴她這個消息。劉岩說:「我當時聽完眼淚就下來了。」

作為真正有過軍旅經歷和軍旅題材創作經驗的導演,劉岩認為,對於軍旅題材創作,尤其要注意「真實感」。

劉岩說起了真實的部隊訓練演習中,軍人的榮譽感、勝負欲特彆強。比如當年的「藍軍司令」王聚生,現在藍軍旅旅長滿廣志。他們面對訓練、演習都是「來真的」。「這種軍人之間真練真打的東西,不是靠想像出來的,它來自部隊生活。」劉岩說到,以前下部隊採風的時候,看到部隊門口掛著四個大字:真軍人來。「我當時汗毛都豎起來了,這個『真』字,就是王牌部隊的魂。」

據悉,《王牌部隊》的演習、訓練、戰爭戰鬥等動作戲加起來,比重很大,佔了全劇的五分之一。劉岩強調,一支王牌部隊的成長,不僅是說出來的,還是練出來、戰出來、打出來的。籌備時劉岩與稽道青等主創達成了共識,她對主創們說,所有演習和訓練,全部按照真實氛圍的戰鬥狀態來拍:來真的。

「人物的成長靠真實的訓練鍛造;重要的是戰爭部分,一定要拍人物在戰爭中的恐懼、顫慄與絕望。人物在這樣情境之下的蛻變和成長,才見力量。」

據劉岩介紹,該劇的動作拍攝幾乎全在山野湖泊懸崖風口的場景上進行,山雨下來、海水漲潮、帳篷被大風掀開、現場人員渾身被蚊蟲咬得沒好地方……都是拍攝中常有的事。

也是為了真實質感,總製作人嵇道青帶領製片團隊,提前幾年就在做各種軍用武器裝備、運輸車輛、槍械道具的搜集和準備。更是從開拍一年前,就針對「老營房」、「軍訓場」的年代質感,進行了跨三個省、三個軍區的選景調研,確定了四個大方向的拍攝場景。該劇美術設計鄭曉鋒,曾是海軍老兵,熟悉軍隊和那個年代,很早就進入籌備。軍事指導胡正純,是原廣州軍區電教室主任,對於演習作戰訓練等等細節和流程非常專業,對軍事地圖、沙盤、軍用武器都一一做了考究和要求。視效總監莊嚴經驗豐富,早就對一些找不到的武器裝備進行特效建模,按照年份需求進行籌備。

造型設計師陳敏正曾榮獲過金馬獎最佳造型設計獎,也曾在濟南軍區服過役,對劇中的時代熟悉。「劇中軍裝包括65式、78式、85式、87式、97式、99式、07式等各個時期的軍裝,幾乎囊括了我軍軍裝演變的編年史。另外還要分清領章、肩章、符號、作訓服、常服、禮服、夏春秋冬裝的穿戴要求和換裝時間,這個必須符合軍隊換裝規定,不能出錯。」這對造型部門是個很大的挑戰。

《王牌部隊》劇照
江南征的相機
阿秀追火車

「他們有困惑的權利,也有自我破繭的能力」

《王牌部隊》中,「雙雄並列」的人物設置,是戲劇結構上的亮點之一。

「沒有對手和敵人,軍事題材是很難做的,軍人的對抗性和熱血感怎麼出來?」所以要建立和塑造「對手」。

高粱和顧一野是本劇兩個代表人物。一個普通農民,一個軍乾子弟。高粱代表著部隊中構成基礎的那部分出身基層的指戰員,顧一野則代表著人民軍隊中象徵著專業性、職業性傳承的那部分。「兩人一熱一冷,一繁一簡,形成強烈反差。」

黃景瑜 飾 高粱

劉岩認為,黃景瑜對於高粱這個人物的塑造是具有自我突破的,其中一點體現在他的情感表達上。高粱的人設哭戲很多,「景瑜為了『哭』好,在拍攝前總是主動與我溝通,討論人物的心裏依據和動機,在表演前做足了功課,他的臨場爆發力好,經常會把現場的我們感染得熱淚盈眶,到處找紙巾,吸溜聲一片。」

有一場戲,是高粱負傷,腿部不聽使喚了,醫生要給他做針灸,為了真實,劉岩要求真來。躺在床上的黃景瑜沒有說話,針灸師在他腿上扎了三十多針。「結束之後,他從床上顫巍巍地下來,床單上兩條被冷汗浸濕的腿印兒。我才知道其實他暈針的,但咬著牙沒說。事實證明,他突破了自己,做得很好,他塑造的高粱會讓觀眾喜愛、心疼。」

高粱針灸花絮
肖戰 飾 顧一野

在劇中,顧一野和軍人遺孀阿秀的情感走向上,最初劇本團隊有兩個方案,一個是「責任」方向,一個是「真愛」方向。劉岩更希望,「顧一野這樣的人物,能讓人信服地向『愛』低頭。」因此文本預留了修改的空間,「我們想,如果顧一野的演員能完成好這種從『責任』到『真愛』的轉變,那就很幸運。」

而在確定肖戰出演顧一野后,讓劉岩感到欣慰的是,看了劇本的肖戰,直接跟她提出了這個「責任」和「愛」的問題。「我當時覺得這個演員看到了這個人物最核心的東西。然後我問他,你覺得顧一野能愛上阿秀?他很堅定地說,可以。那天之後,我們就把文本關於顧一野和阿秀的情感全調整了。這是一種演員和創作團隊的默契。」

顧一野和阿秀的感情戲。
顧一野和阿秀的感情戲。

對於《王牌部隊》中軍人情感的表達,劉岩認為軍人的個人情感與家國情懷既緊密相連,又天然存在衝撞和博弈,「這種衝撞和博弈,呈現出來是激烈的、熱血的、蕩氣迴腸的東西,是一種升華的情感。軍人是個特殊的職業,小到家,大到國,他們的情感層次是非常豐富的。從職責上講,軍人通常會把自己與國家、主權、人民、群眾連在一起。軍人的使命是保家衛國,是奉獻犧牲。」個人情感與家國情懷兩者互相呼應。

「一個青年軍人的成長,情感都是一個重要的、必須面對的東西。」劉岩認為,劇中的青春情感,基本都是「在遵守紀律的前提下共同進步、共同砥礪的戰友情基礎上展開的」。「高粱這個人物出身貧寒,是孤兒,通過愛一個女兵,慢慢愛上奮鬥的自己,愛上了奮鬥中的軍隊集體,最終他成為一名讓人尊敬的逆行者和承擔者。高粱對江南征的情感與對軍隊的情感是一脈相承的,他對江南征有多愛,他對軍隊、對人民就有多愛。」

而顧一野這個人物,在成長過程中深受父親的熏陶,自小立下雄心,要在軍隊建功立業。「他知識儲備充足,風格迥異,極具感召力。但如何讓高傲的顧一野落地,融入集體,成長為團隊中的承擔者?」

「在顧一野的情感成長上,我們也做了由小愛向大愛的轉換,比如顧一野選擇了阿秀的情感,在很大程度上混合了軍人和軍屬、軍人和百姓那種超越愛情的,包含依靠、依戀、責任、信任、親人般的多重情感。」

除了高粱和顧一野兩位男主,《王牌部隊》中鍾楚曦飾演的江南征這個女性角色,在劉岩看來,也十分重要。「江南征在本劇裡,很多觀眾都是從情感戲的標準去看這個女孩,其實江南征有更多維度去解讀,她很自立自強,她是一直砥礪前行的那個女兵,沒有停止腳步,江南征是我軍信息化建設的代表性人物,是我軍向信息化、高科技發展、科技強軍的觀念的生動體現,她也是軍中優秀女性的代表。」

鍾楚曦 飾 江南征

採訪最後,劉導總結了劇中年輕軍人們的成長,幾句話讓記者印象深刻:「他們是樸素的、有缺點的,他們有困惑的權利,也有自我破繭的能力,他們並非生來就是王牌軍人,他們要面對失去,面臨生死,經歷戰火洗禮,經歷真實的成長淬鍊,穿越絕境,才能戰勝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