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景瑜:演員不該把自己封閉起來

北京新浪網 (2022-01-18 16:08)
分享| 分享至新浪微博 分享至facebook 分享至PLURK 分享至twitter

原標題:黃景瑜:演員不該把自己封閉起來

經過這幾年的沉澱和轉型,黃景瑜一直在努力尋求自己合適的狀態,「其實任何階段都無法說是難熬,我只是在找合適我的機會,奔著目標去努力,沒有機會就努力去尋找機會。」

半年前,黃景瑜在宣傳電視劇《愛上特種兵》時,就忍不住推薦了他主演的軍旅劇《王牌部隊》,「我真的很愛這部戲。」拍攝《王牌部隊》期間,劇組所有演職人員封閉在山溝里幾個月,沒有信號、沒有網路,就像真正的軍隊生活一樣。這樣的氛圍使得故事中的情誼也蔓延到了生活里,「大家真的就像戰友一樣,感情特別深。」

在電視劇《王牌部隊》中,黃景瑜再次飾演了一個軍人形象。

無論是電影《紅海行動》里的狙擊手,還是電視劇《愛上特種兵》里的梁牧澤,黃景瑜每一次飾演軍人都能給觀眾留下深刻的印象,「我確實很偏愛軍旅題材,因為軍人的故事能打動我。」而《王牌部隊》對黃景瑜而言,又有著不一樣的意義,以前演軍人,出場就是很厲害的樣子,而這一次他所飾演的高粱,從一個不懂規矩的刺頭兵,經歷了戰爭、戰友犧牲、負傷,最終成長為國家倚重的特種兵軍官。劇中呈現了高粱前後40年的人生經歷,這也是黃景瑜第一次這麼完整地詮釋一個軍人的成長。

「跳懸崖」一條過

——不是演技,是真實感受

電視劇《王牌部隊》中,孤兒高粱從小被軍人家庭收留,後來哥哥犧牲,母親去世,又變成了孤兒。他曾當過礦工,最終選擇追隨哥哥的腳步,去參軍。演一個軍人,黃景瑜早已做好準備,但這一次他要準備的是如何演好「草根」。

「礦工是什麼樣的?一個沒人管的野孩子又是什麼樣的?在那個年代,高粱初中都沒讀完,處於一種很無知的狀態。」黃景瑜一方面從內心去感受和想像這樣的經歷,一方面盡量從外在去還原,「我故意把皮膚弄得很差,行為上追求的就是站沒站相、坐沒坐相。」

從進軍營開始,高粱就一直在惹禍,還差點兒被退兵,「最初他對軍隊的紀律沒什麼概念,很多事情做了也不覺得是在闖禍。他很喜歡軍隊,軍隊就像是他的家,但他又不知道應該怎麼做,也沒有人告訴他該怎麼做,全靠自己摸索。」

而對高粱來說,給他帶來最大改變的是第一次親歷戰爭。戰場上,他為了掩護戰友撤退,選擇一個人引開敵人的火力,向敵人投擲了身上最後一枚手榴彈,軍人管這叫「光榮彈」。「你知道光榮彈是什麼嗎?」黃景瑜反問道,「光榮彈就是軍人最後選擇自爆用的手榴彈。」

劇中,高粱從一個刺頭兵成長為顧全大局、寧願犧牲自己的戰士。

最終,高粱選擇跳崖,而這也是黃景瑜在劇中的一場重頭戲,很多人看完都覺得從這場戲中看到了他演技上的成長,「其實那根本不是演技,就是我當時的真實感受」。那場戲為了搶懸崖的光線,最後5分鐘一條就過了。「高粱其實就是個十幾歲的孩子,他也不想死。他覺得自己到了部隊,終於有家了,也有了心愛的女孩江南征,但他說了:寧死不當俘虜,所以選擇了跳崖。」

抗洪戲拍到缺氧

——「癱瘓在床」委屈得直哭

拍軍旅題材和戰爭片段,有很多不難想像的辛苦,艱苦的野外環境、炸點在身邊爆炸,這些對黃景瑜來說都不算什麼,讓他印象最深的是抗洪那場戲。12月的山區,本就寒冷,雨水落在身上,每一滴都會帶走身上的一點兒溫度。那幾場又都是大夜戲,每天凌晨三四點開工,黃景瑜凍得嘴都不利索了,連台詞都說不清。他有嚴重的鼻炎,一冷鼻子徹底堵住了,「我感覺整個人都處於缺氧的狀態。」抗洪的戲,黃景瑜需要拍下水救援的場景,為了更加真實,並配合特寫鏡頭,他全程都沒用替身。

高粱在抗洪搶險中受傷,有兩段他癱瘓在床後向戰友發泄和哭訴的戲,「其實我演的不是一個傳統意義上的英雄,不是『老子什麼都不怕!』他有很多事想去做,他不想死。這正是人物最飽滿的地方。」

所以,拍攝癱瘓住院的那段戲時,黃景瑜心裏也跟著委屈,作為一名戰鬥英雄,每天卻只能躺在床上,「就像他跟戰友說的那樣,現在每天穿著成人紙尿褲,還要墊著塑料布,都怕尿床。他太憋屈了。」他忍不住,也跟著一邊拍一邊掉眼淚。

享受當下

——演員需要融入到生活中去

黃景瑜不否認自己偏愛軍人形象的角色,但首先劇本要過硬,能夠打動他。《王牌部隊》同期,另一部由黃景瑜主演的電視劇《三生有幸遇上你》也在熱播,「好的劇本我都願意去嘗試。」

最初踏入演藝圈,黃景瑜也經歷過所謂的「一夜爆紅」,感受過不一般的粉絲熱情。而經過這幾年的沉澱和轉型,他一直在努力尋求自己合適的狀態,「其實任何階段都無法說是難熬,我只是在找合適我的機會,奔著目標去努力,沒有機會就努力去尋找機會。」

黃景瑜說,如今更享受當下自在的生活狀態。

他說,更享受當下的狀態,「以前去個機場,全是人,去哪兒拍戲都有一大幫人跟著,影響公共秩序之外,對我來說也是一種壓力。」如今,不一樣了,作決定時不用想那麼多,也不用擔心別人會不會不喜歡;沒事時就去找朋友吃吃喝喝,往路邊一坐,自在、輕鬆。「自在和舒服的創作狀態是最重要的。」已經定居上海的黃景瑜說,他現在休假時經常獨自出門,坐在街邊的咖啡廳喝個下午茶,遇到生意好的店,還會和別人拼桌,「演員這個職業,需要看到生活里的東西,看看普通人,都是怎麼生活的,不能把自己封閉起來,那對表演是一種傷害。」

新京報資深記者 張坤玉

首席編輯 吳冬妮  校對 趙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