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或是旅遊業「最困難一年」 業界期盼紓困政策

北京新浪網 (2022-01-15 00:03)
分享| 分享至新浪微博 分享至facebook 分享至PLURK 分享至twitter

原標題:2022或是旅遊業「最困難一年」 業界期盼紓困政策

旅遊行業活下去比什麼都重要。

「如果沒有紓困政策出台的話,2022年您估計情況會有多糟?」

「今年可能有很多酒店會倒閉,尤其是地產企業委託管理的酒店,大概15%會倒閉吧。」擁有37年酒店經營經歷的開元旅業創始人陳妙林嚴肅地說道。

「(烏鎮、古北水鎮)業績將到達虧損的臨界點。」擁有國內兩大頂級景區的頂度集團有限公司董事長、總裁陳向宏回答。

這兩位中國旅遊行業最資深的企業家在1月12日中國旅遊協會召開的旅遊行業部分企業家及專家座談會做出如此暗淡的表述。會上眾多企業家對2022年旅遊業的恢復預期普遍信心不足,直言如今市場情況比2020年還糟糕,恐怕很多旅遊企業難以撐過這一年。

陳妙林指出,2022年旅遊業復甦舉步維艱,疫情防不勝防,隨時叫停旅遊活動,而經濟下滑勢必導致居民旅遊消費支出銳減,從而加劇旅遊業的困頓。而2020年的救市舉措已經取消,去年的經營虧損消耗了大多數企業「存糧」,如今彈藥不足的狀況將難以維繫新的發展。

「旅遊行業活下去比什麼都重要,我們現在根本不想去談什麼后疫情時代。疫情幾時結束還不知道,我們最重要的是當下怎麼活下去。」陳向宏的焦慮也在與日俱增。

企業的呼聲在加大,旅遊市場會迎來新一輪救市嗎?

慘淡經營

據春秋航空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王煜披露,2021年前三季度國內旅遊人次達到26.89億,相比2020年同期增長39.1%,僅達到2019年同期的58.5%。國內旅遊收入總計2.37萬億元,雖比上年同期增長了63%,但也只是恢復到2019年同期的54.4%。全年的情況按照中國旅遊研究院的數據,預計2021全年國內旅遊出遊人數為34.31億人次,旅遊收入3.02萬億元,同比增長19%和35%,分別恢復至2019年同期水平57%和53%。總體上低於預期。

具體到個別景區,無錫靈山文化旅遊集團名譽董事長吳國平介紹,2021年拈花灣景區購票入園人數145萬,實際收入3.67億元,分別恢復到2019年的61%和74%。「烏鎮2019年的遊客量達到960萬人次,2021年368萬人次,比2019年下降60%。古北水鎮是206萬,比2019年下降了50%。」陳向宏表示,烏鎮、古北水鎮兩大景區算是經營得不錯,但在2021年也只是保持勉強盈利水準,和疫情前稅後超過八個億的凈利潤無疑有天壤之別。

優質景區尚苦苦支撐、慘淡經營,國內旅遊產業大幅虧損更是觸目驚心。據不完全統計,2020年至今,全國共有1.1萬家旅行社歇業,民航業虧損累計達到1650億元,其中航空公司累計虧損1300億元,佔比高達80%。王煜指出,春秋旅遊、春秋航空集團光是兩年內承擔的退款損失就已達到41.32億元(其中春秋航空37.32億元)。

就酒店業而言,陳妙林坦言2021年開元酒店營業收入比2019年有8%的增長,但是利潤「非常不樂觀」。因為四百多家酒店中僅兩家生活樂園酒店略有盈利,其餘400多家酒店全部虧損。這兩家盈利的酒店業績也未達到預期。「我們計劃盈利是2億4000萬,本來到8月底就完成了1億4000萬的利潤,但10月、11月、12月都是虧損的,目前這兩家酒店僅剩8000多萬利潤。」

陳妙林認為,2022年將是旅遊企業更加困難的一年。一方面疫情將進一步常態化,疫情防不勝防,隨時都可以出現。而且經濟的下滑減少了旅遊消費的支出。他注意到從去年11月份開始,疫情解除的幾個地區,旅遊消費是大幅度減少,因此預計2022年的旅遊消費將是不樂觀的。

最重要的一點是,目前全國酒店業的負債率是75%,2020年的資產回報率全國的酒店只有4.2%,2021年的數據現在沒有出來,估計是4個點以下。大量的酒店會入不敷出,抵不過銀行的貸款利率,那麼將會導致很多酒店休業關門。

負擔沉重

為何酒店營業收入有8%的增長,陳妙林依然認為2021年比2020年更加艱難?

陳妙林解釋道,2020年5月復工復產以後出現報復性消費反彈,2021卻因疫情反覆與春節、暑假、十一等黃金期失之交臂。除此之外,更重要的原因是社保的免交及晚交、房地產稅返還等政策性稅收優惠在2021年中斷。陳妙林透露,2020年社保基金的免交與晚交有7000多萬,加上房地產稅等優惠,開元整個酒店大概有1億3000萬的政府補助。而在2021年,400多家酒店基本無房地產稅收優惠,社保免交與晚交也無從談起。因此,酒店業在2020年還有微薄利潤,2021年則出現全面虧損。

2021年,不僅報復性消費遲遲沒有出現,酒店和景區反而被時斷時續的疫情折騰得措手不及,在關停與重啟之間切換。中國旅遊協會會長段強指出,儘管旅遊業在兩年內有多次恢復,然而恢復帶來的成本要遠遠大於收益,「這種恢復和停擺幾乎一樣」。

陳向宏將兩年來旅遊行業的變化概括為四個減少——遊客量、景區效益、員工收入、從業者信心,四個增加——成本、負債、貸款難度、穩定員工難度。為了減少虧損,頂度集團在疫情期間還推出過家政業務,利用酒店的PA設備與技術向高收入家庭提供家政服務,並對一些大企業進行餐飲上門服務。

旅遊行業面臨生存衝擊、經營衝擊、規模衝擊、心態衝擊、人才制度衝擊,出現收款難、轉型難、創新難、突圍難等瓶頸。在吳國平看來,「盡量活下去,守住不倒閉」就是旅遊行業的底線了。

旅遊從業者的出路問題同樣值得關注。疫情發生后,曾出現大量旅遊從業者轉行,尤其以出境游企業員工為甚。如今旅遊業流失員工

的情況還在持續,以烏鎮、古北水鎮兩家景區為例,據陳向宏透露員工流失比例達20%-25%,以家在異地者為主。由於收入縮水,外地員工難以負擔本地高昂的生活成本,回到家鄉成為他們迫不得已的選擇。陳向宏擔心旅遊回溫后,一線員工的補充將會非常棘手。此外,景區效益不景氣,員工效績工資一塊難免付之闕如,這一點在佔據核心崗位的高收入職工身上表現得最為明顯。

對於曾經分享景區紅利的周邊居民而言,旅遊業的挫敗也帶來不可小覷的民生問題。據悉,烏鎮景區外一萬多間客房近80%業已關門歇業。古北水鎮情況類似,周邊不少村民曾經營民宿,景區一旦停擺,民宿則無以為繼。陳向宏提到,「據烏鎮當地銀行透露,2020年之前,當地居民存款都以兩位數的比率增長,2021年只有6.1%左右,這個6.1%也來之不易,2022年或許還達不到這個數字。」

旅遊是個長鏈條行業,上下關聯產業者眾多。旅遊一頹,恐需關切相關波及的眾多業態情況。

何以紓困?

2022年開年以來,多地疫情反覆告急,已經叫停了陝西、河南、深圳、上海等多地跨省旅遊,而在對抗奧密克戎變異病毒傳播策略上,更多地方也採取了減少出行的方式,「就地過年」再被多地重提。如此一來,今年春節旅遊市場大概率又要慘淡收場。畢竟旅遊市場是個需要「流動」和跨省市消費的市場。

在限制人員流動的常態化防疫背景下,傳統旅遊業還能支撐多久?王煜對於科學精準防控抱有期待,「建議國家能夠制定統一防控預案,體現『快、穩、准、暖』科學精準的防控要求,避免『自行加碼』等工作盲目性,並且藉助『大數據』等技術手段,實現全國防控信息統一、互通,如健康碼作為真實、有效的電子身份憑證,建議推動防疫健康碼與航空公司、鐵路部門、旅遊部門等旅客、遊客信息、行程碼信息對接,一碼展示疫苗接種等信息,存在風險的旅客很容易被識別,效率高且安全可靠。」

陳向宏呼籲臨時解除一些對旅遊行業的限制,企盼更為靈活寬鬆的政策。此外,頻繁的規範檢查與整頓也令本就風雨飄搖的旅遊企業疲憊不堪。

「作為企業單元,無論行業多大,都很難改變市場,只有適應市場。我們更關注的是市場變化的苗頭,捕捉市場變化的信息。」陳向宏表示在積極自救的同時,希望公眾提振對旅遊業的信心,特別是政府出台實打實的紓困政策,對於旅遊行業元氣的恢復,意義尤著。

在會上,多名旅遊企業家呼籲政府積極作為,房地產稅的返還、社保基金的緩交和免交一再被企業家提起。

王煜希望政府可以延續、完善旅遊業紓困政策,包括中期銀行貸款、發債增信等資金支持、繼續發放紓困補貼、穩崗補貼,延續相關優惠政策等。他表示,旅遊是重要的產業,就業人口多、對經濟的拉動作用大,世界各國都積極幫助旅遊業應對困難,如法國設立團結互助基金,符合要求的旅遊業中小企業或個體經營者均可申請補助,免除各項租金費用。西班牙政府專項貸款擔保,專門用於受疫情影響的旅遊業和相關運輸業企業的流動性需求。義大利政府緊急撥款用以重點扶持受重創的旅遊業。很多國家政府撥付款項,為旅遊業僱員每月發放工資補貼。

我國政府從2020年開始向旅遊業提供了大量行之有效的紓困政策,在當前情況下,希望能夠延續和完善各項紓困政策,讓更多旅遊業企業能夠堅持到勝利的到來。

(作者:高江虹,顧思程 編輯:張偉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