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年6單IPO折戟 監管嚴把入口關

北京新浪網 (2022-01-11 00:03)
分享| 分享至新浪微博 分享至facebook 分享至PLURK 分享至twitter

原標題:開年6單IPO折戟 監管嚴把入口關

除了高污染問題,證監會開出否決書的另一個理由是鑫甬生物信息披露的不準確性。

因公司核心產品、募投項目、主要原材料均涉及「高污染、高環境風險」產品,且無法提出有效的壓降方案;信息披露存在嚴重錯誤,浙江鑫甬生物化工股份有限公司(下稱鑫甬生物)創業板註冊未獲證監會同意,成為2022年首家在註冊環節被否的IPO公司。

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注意到,在此前的審核問詢和註冊環節問詢中,鑫甬生物均被問及相關問題。從上述結果來看,鑫甬生物的回復並沒有說服監管層。

此外,在以信息披露為核心的註冊制改革中,鑫甬生物還存在招股書信息前後矛盾的情況。上述種種,使得鑫甬生物不僅成為2022年首單被否公司,也是創業板註冊制改革以來首單被證監會否決的公司。

而一個突出的現象是,2022年以來,IPO終止的公司數量大幅增加。2022年開年,包括鑫甬生物在內,科創板和創業板就有6家企業終止IPO。而無論是被動終止還是主動撤單,都利於從源頭上把好IPO入口關,推動資本市場高質量發展。

主要產品存在高環境風險

在鑫甬生物之前,也有8家擬創業板上市企業的上市申請在註冊環節被終止,但這8家企業均是主動申請撤回材料,而鑫甬生物則是遭證監會否決、不予同意註冊的創業板IPO首例。

公開信息顯示,2020年7月鑫甬生物在創業板申報上市,由中天國富證券承銷保薦。公司擬發行不超過2625萬股,占發行后總股本的25%,發行后總股本不超過10500萬股。公司本次發行擬募集資金3.4億元,投資用於年產5萬噸精細化學品及環保型水處理劑項目。2021年8月IPO申請獲科創板上市委會議通過,於2021年11月提交註冊。

鑫甬生物招股書稱,公司主要產品生產經營過程中涉及丙烯腈、丙烯酰胺、丙烯酸、鹽酸、液鹼等危險化學品及腐蝕性或有毒物質,具有危險性。公司產品包括丙烯酰胺、聚丙烯酰胺、干強劑等,會產生廢氣、廢水、雜訊和固體廢棄物等。該公司屬於精細化工領域,所處行業屬於重污染行業,經營有一定的環保事故風險。

深交所第三輪問詢曾問及公司是否屬於高耗能高排放行業,主營業務是否符合國家產業政策和行業准入條件。公司稱屬於高耗能行業,但主營業務不屬於高耗能項目。

在註冊階段問詢時,證監會專門詢問公司主要產品丙烯酰胺屬於《「高污染、高環境風險」產品名錄》中的高環境風險產品,是否有減產或壓降產能的計劃安排;要求結合丙烯酰胺在發行人收入、利潤中的佔比情況,回答高環境風險產品是否構成對發行人持續經營有重大不利影響的事項,並追問在產品有高環境風險的情況下,應急管理制度、環境風險防範措施。

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注意到,據招股書信息,2018—2019年度鑫甬生物的環保開支為304.02萬元、268.57萬元;而同行業上市公司相同年份平均環保投入為1571.19萬元、1533.71萬元,相較而言,公司環保支出較低。鑫甬公司對此解釋為,差異主要由生產基地數量、燃料動力、產能、業務模式造成。

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1月7日就證監會提出的不予通過理由致電鑫甬生物,公司稱IPO負責人不在,截至記者發稿時為止,記者未得到公司回復。

信息披露質量備受質疑

除了高污染問題,證監會開出否決書的另一個理由是鑫甬生物信息披露的不準確性。

在此前向深交所提交的此次IPO申報材料中,鑫甬生物屢次出現數據披露錯誤和信息矛盾。註冊問詢階段,證監會再次提及公司干強劑總產量的前後矛盾、向中石化體系採購丙烯腈數據前後不一致、境外銷售客戶歸屬分類等問題。業內人士也質疑鑫甬生物及其中介保薦機構乃至律師事務所對材料把關缺乏嚴謹性。

此外,在深交所對鑫甬生物的三次問詢中,對公司盈利能力的可持續性、環境保護、股東信息披露、重疊客戶及供應商、關聯交易及同行競爭等問題進行了關注。

註冊階段問詢函中,證監會繼續要求其說明在報告期內業績波動和持續性的問題,更專項指出要求其解釋神秘股東入股的背景、合理性,並要求徹查核實有關股份入股的資金來源。

此前有媒體報導就指出,2018年是鑫甬生物的轉折點。2018年前,該公司盈利能力非常弱,扣非凈利潤僅僅幾百萬規模,但2018年時其業績突然爆發,暴增十餘倍。

招股書顯示,2018年後鑫甬生物營業收入和歸母凈利潤增速都處在下滑趨勢。2018-2020年,鑫甬生物的營業收入分別為5.88億元、5.61億元和5.26億元,同比增長率分別為37.92%、-4.60%和-6.30%;同期歸母凈利潤分別為3279.83萬元、4977.41萬元和6731.63萬元,同比增長率分別為1097.38%、51.76%和35.24%。

巧合的是,就在2018年,鑫甬生物召開年度股東大會通過決議,同意公司股本由7028萬增加至7328萬。新增股本300萬股,以2元/股定價由自然人錢夢嘉、馬芹芹、查松琴分別認購150萬股、110萬股和40萬股。

而在2018年,鑫甬生物當年歸母凈利潤達到了3279.83萬元,以其總股本7328萬計算,每股收益則達到了0.448元,2元/股的入股價格僅相當於2018年市盈率的4.4倍,明顯低於正常值。

業績異常波動之外,關聯方轉貸也讓市場質疑公司是否具備上市信用。

2015年至2016年期間,為滿足貸款銀行受託支付要求,存在將取得的銀行貸款通過關聯方進行資金周轉的情形,與鑫甬生物關聯方人源化工發生兩次非經營性資金占用共計1250萬元,與關聯方申山新材發生兩次非經營性資金占用共計450萬元,鑫甬生物出現轉貸行為。

對此,鑫甬生物在招股書中表示,公司的轉貸行為不符合《貸款通則》的相關規定,但公司通過轉貸取得的資金均用於支付供應商貨款等日常經營用途,未違反公司與銀行之間關於貸款資金用途的約定,公司並無以欺詐手段獲取貸款的主觀意圖,也未損害金融機構與其他企業的利益。

但實際上,鑫甬生物的上述行為曾受過監管措施。在2016年9月30日,全國中小企業股份轉讓系統有限責任公司向公司及董事長林波平、原董事會秘書張文宇出具《關於對浙江鑫甬生物化工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林波平、董事會秘書張文宇採取要求提交書面承諾的自律監管措施決定》,認為公司未在公開轉讓說明書披露發行人作為關聯方申山新材保證人,向平安銀行鄞州支行提供最高額連帶責任保證的事項,違反了相關規定。

此上種種紕漏,無疑給鑫甬公司IPO推進蒙上陰影。

開年多項IPO被終止

在2022年開年一周時間內,證監會就開出了首張「紅牌」,似乎也在為今年整個IPO市場定下整體基調:註冊制絕不意味著放鬆審核要求,必須對信息披露的真實準確完整嚴格把關,從源頭上提升上市公司質量。

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統計發現,2021年就是IPO終止的一次大潮。據Wind數據,2019年,科創板有10家公司終止IPO,其中2家在審核環節未獲得通過。2020年,科創板有22家公司終止IPO,1家審核未通過;創業板有16家公司終止IPO,2家審核未通過。2021年,科創板有69家公司終止IPO,6家審核未通過;創業板101家公司終止IPO,8家審核未通過。

僅僅在2022年開年,除了被否的鑫甬生物,科創板IPO公司江蘇金智教育信息股份有限公司在註冊環節主動撤回申請,終止註冊;廣東中圖半導體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主動撤單,終止審核。創業板IPO公司三問家居股份有限公司和珠海天威新材料股份有限公司都主動撤撤單,終止審核;力同科技也在註冊環節主動撤回申請,終止註冊。

有意思的是,一個突出的現象是,那些在註冊環節選擇撤單的公司,註冊時間一般歷時較長,絕大部分在半年以上,半數公司超過1年。

以科創板IPO公司仁會生物為例。其上市申請於2020年2月14日獲得受理,當年7月31日上會獲得通過,僅歷時逾5個月。過會後,仁會生物2020年8月14日提交了註冊申請,直到2021年10月12日,公司選擇主動撤回註冊申請,其上市之路才畫上句號,共計歷時1年零8個月。

創業板也有公司的上市之路走得尤為艱難。沃福百瑞於2020年4月首次報送招股書申報稿,同年9月10日上會,但遭暫緩審議,同年11月16日二次上會並過會,2021年2月22日提交註冊申請。歷時10個月後,2021年12月1日沃福百瑞以主動撤回註冊申請宣告IPO失敗。

有投行人士指出,「一些過會的企業,在註冊階段也會面臨證監會的相關問詢,甚至是反覆好幾輪的問詢。如果企業能在不涉及規則所約定的上市必要條件前提下拿出強而有力的自證,還是能順利拿到註冊批文的。不過一般來說註冊時間拖得越久,拿到批文的不確定性可能會越大。」

(作者:張賽男,謝韞力 編輯:張玉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