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育假延長后,職工家庭怎麼安心休好這個假?委員熱議

北京新浪網 (2022-01-05 23:04)
分享| 分享至新浪微博 分享至facebook 分享至PLURK 分享至twitter

原標題:生育假延長后,職工家庭怎麼安心休好這個假?委員熱議

正在進行的北京「兩會」上,生育假延長后的保障性問題成為今年多名委員關注的話題。委員們從生育假期間的權益保障、休假津貼準備、陪產假落實和女性職業發展等角度提出建議,保障公民真正享受到生育假延長的政策福利。

去年11月26日,《北京市人口與計劃生育條例》(下稱《條例》)修訂並公佈實施,規定生育子女的夫妻,女方除享受國家規定的產假外,享受延長生育假60日,男方享受陪產假15日;在子女滿3周歲前,每人每年享受5個工作日的育兒假。

增加生育假是對國家三孩生育政策的積極響應與具體化,但要真正落實這些措施,有一些細節還需釐清。

焦點1

假期多了,生育家庭會選擇休嗎?

從放開二孩到實施三孩政策,女性職工勞動權益保護問題越來越受到關注。為保證落實,《條例》規定,男女雙方休假期間,機關、企業事業單位、社會團體和其他組織不得將其辭退、與其解除勞動或者聘用合同,工資不得降低。

同時,父親在家庭生育支持中的缺位近年來得到重視,《條例》增設15天男性陪產假。夫妻雙方經所在機關、企業事業單位、社會團體和其他組織同意,可以調整延長生育假、育兒假的假期分配。

「陪產假期間,男性的照料陪伴對於緩解孕婦產後抑鬱等問題有很重要的作用。」市政協委員、北京婦產醫院兒科主任醫師張巍認為,陪產假的落實十分必要,並且提倡條件合適的家庭,男性可以通過休生育假的方式更多地參與家庭育兒。

然而,市總工會於2020年開展的相關調研顯示,39%的受訪職工不知道單位是否提供「陪產假」。在一些國有企業、合資企業中,男職工雖然知曉單位為其提供「陪產假」,但實際上,因擔心工作受影響,男職工主動選擇不休「陪產假」的達到64.53%。

「現在大家擔心的是,用人單位能否不折不扣地執行《條例》,畢竟對用人單位來說增加用工成本。」北京大學社會學系教授陸傑華指出,這需要制定細則,為《條例》落實保駕護航。

為此,工會界提出界別提案,建議加強對用人單位違法行為的處罰,在《條例》中對用人單位侵犯員工「陪產假」權利的行為規定懲罰性條款,形成系統的配套制度和保障制度。

來自工會界別的政協委員徐淑蘭指出,《條例》修訂上對於促進男性參與育兒有很好的願景,但實際操作上,夫妻二人如果不在同單位或同一系統,彼此兌換生育假很難落實。徐淑蘭建議,應探索方式打通假期兌換,保障這一政策落實。

焦點2

延長的生育假津貼如何跟上?

現行《條例》中女方生育假期分三段,第一段產假為自然分娩98天和難產增加15天,第二段2016年修訂延長生育假增加30天,第三段2021年修訂延長生育假增加30天。

但目前北京市醫保局只對第一段、第二段已參加生育保險的,由醫保基金按用人單位上年度職工月平均工資標準支付生育津貼,然而第三段在醫保局沒發佈通知前,已參加生育保險的也不支付生育津貼,也就是女方生育假的延長天數(30天)沒有生育津貼。

來自工會界別的政協委員關秀來。新京報記者 馬瑾倩 攝

來自工會界別的政協委員關秀來調研發現,「有部分女性不休第三段生育假期,還有部分女性雖然休假,但心裏也不踏實。」因此,她建議加快制定《條例》相應的實施細則。

關秀來認為,生育延長假畢竟不是帶薪休假,只發第一段、第二段生育津貼,不發放第三段生育假(30天)的生育津貼,導致政策不連續。「既然是生育延長假,那麼繳納生育保險了就可以領取生育津貼。」

她建議,加快制定延長生育假髮放生育津貼實施細則,各執行單位依據細則制定工作方案,指導企業和當事人及時申報,完成領取生育津貼工作。對於已休第三段生育延長假,但是未發放生育津貼的情況,應考慮補發,將疫情影響的生活壓力減到最低。

焦點3

生育假成本誰來掏?

北京市總工會的調研顯示,按照北京現行政策規定,用人單位需要負責「陪產假」期間的工資,這也是用人單位不願執行「陪產假」的原因之一。

事實上,不止「陪產假」,生育假帶來的成本問題僅由某一方「買單」並不現實,今年多位委員就這一問題提出建議。

工會界的界別提案建議,將職工休「陪產假」期間的工資待遇「由用人單位支付」改為「由生育保險基金支付」,減少用人單位經濟負擔、降低用工成本,讓更多用人單位更好地落實「陪產假」待遇。

來自經濟界別的政協委員黃軼。新京報記者 馬瑾倩 攝

來自經濟界別的政協委員黃軼對於這一建議十分讚同。他是企業負責人,對於員工假期福利問題同樣十分關注。

他建議,完善生育保障制度,增加生育保險覆蓋面和報銷比例,將生育保險拓展至生育福利,覆蓋對象從就業人員變為所有女性。儘快將助孕技術納入醫保報銷範圍,減輕家庭生育的經濟壓力,減少家庭的後顧之憂,更好地釋放生育潛能,推動實現適度生育水平。

同時,加快構建生育支持體系,設立「鼓勵生育基金」,從根本上解決地方政府沒錢、企業和個人負擔過重的問題,支持生育家庭現金補貼、個稅抵扣、企業所得稅減免、購房租房補貼等,實現生育成本在個人、企業和政府之間合理分擔,讓更多年輕人生得起、養得起。

「『鼓勵生育基金』短期有助於擴大內需、穩增長、穩就業,長期有助於提升人力資源、人力資本、經濟社會活力,是供給側結構性改革、高質量發展的重要抓手。」黃軼說。

然而,陸傑華對這一基金的效果並不持樂觀態度。「盤子就這麼大,現有經濟形勢容不得拿出更多生育基金來做這件事,這是我們必須面對的現狀。」

此外,陸傑華直言,育齡人群生育率降低也不僅是錢的問題。「按照國外經驗,現金補貼效果並不是很理想,最明顯的是增加0至3歲托幼服務建設,這是一個長投資收益的事情。」陸傑華認為,讓育齡婦女回家做全職太太不可能,所以要用最小的成本、最便捷的方法來解決老百姓的需要。

焦點4

如何避免「保障越好,越不平衡」?

「企業在招聘和選擇人員晉陞時,肯定或多或少考慮用人成本,選擇已經生育的人。」身處用人單位,黃軼坦言單純的生育假延長對女性的就業和職業發展必然會造成一定影響。

在保護婦女就業權益方面,《條例》規定為因生育影響就業的女性提供公共就業服務。工會或職工代表可以與用人單位就相關獎勵、假期以及其他福利待遇的具體落實方式開展協商。

如何真正落實解決?黃軼認為,要系統性解決就業中的育齡婦女權益保障問題,一味地延長生育假期,只能降低企業僱用女性員工的意願。將婦女在求職應聘、在崗懷孕、產後返崗等各個階段面臨的問題納入勞動保障範圍,減少女性因生育帶來的負面影響,為促進婦女平等就業提供法律保障。

陸傑華認為,育齡家庭選擇是否生育,關鍵在於考量家庭和工作的平衡問題,而單一地延長假期則可能產生更多隱性歧視,造成「保障越好,越不平衡」的狀況。

「最重要的是性別平等條例要跟上,儘管給男性安排了陪產假,也只是很小一部分,養育孩子更多還是由女性承擔了。」陸傑華認為,保障福利逐漸增加是好事,但是要注意增加之後相關配套政策如何保障落實。「例如對女性職工多的企業是否可以實行稅收優惠或減免等措施,修訂一個計劃生育條例並不能解決所有問題。」

編輯 白爽 校對 薛京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