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深度丨專家測算薇婭不少於17億元收入涉及偷漏稅,頭部主播偷漏稅促新業態經濟繳稅加速規範

北京新浪網 (2021-12-20 22:22)
分享| 分享至新浪微博 分享至facebook 分享至PLURK 分享至twitter

原標題:21深度丨專家測算薇婭不少於17億元收入涉及偷漏稅,頭部主播偷漏稅促新業態經濟繳稅加速規範

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卜羽勤、鄭植文 上海報導

頭部網路帶貨主播再曝偷漏稅事件。

12月20日,浙江省杭州市稅務部門公佈了對網路主播黃薇(網名:薇婭,下簡稱薇婭)偷逃稅案件的處理情況。經查,其在2019年至2020年期間,通過隱匿個人收入、虛構業務轉換收入性質虛假申報等方式偷逃稅款6.43億元,其他少繳稅款0.6億元。按照相關法律法規,稅務部門對薇婭追繳稅款、加收滯納金並處罰款,共計13.41億元。

目前,薇婭及其丈夫已分別在社交平台上公開道歉。薇婭表示,「完全接受稅務部門依法對我做出的相關處罰決定,並將積極籌措資金在規定時間內完成補繳稅款、滯納金和罰款。」

針對協助偷逃稅款的相關經紀公司及經紀人、網路平台企業、中介機構等,杭州市稅務局有關負責人還表示,將進行聯動檢查,依法嚴肅查處涉稅違法行為。

從鄭州稅務部門運用大數據追征一名網紅662.44萬元稅款收入國庫,到朱宸慧(雪梨)、林珊珊兩名網路主播涉嫌偷逃稅款,分別追繳並加收滯納金6555.31萬元、2767.25萬元,再到直播帶貨一姐薇婭十數億的追繳稅款、加收滯納金和罰款,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注意到,近期稅務部門正持續加強對網路直播行業從業人員的稅收監管,網路直播行業頭部主播收入高且複雜、收入性質界定難,但並非「稅收盲區」。如何推進行業規範與發展並重成為下一階段網路直播行業監管重點。

中山大學嶺南學院經濟學系教授林江在接受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採訪時建議,對於網路直播帶貨這一新興行業,其收入複雜且收入性質不清晰,需要稅務部門等作出界定。在此之前,平台可以對旗下的打賞等收入進行界定,便於主播自查自糾繳稅和稅務部門征管。他也強調,這一過程中也不應對行業限制過多,如明確網路主播不能成立公司等,過多限制下行業發展空間很小,也不利於行業和經濟的發展。

多位專家還為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算了一筆賬,相較於個人所得稅和企業所得稅的稅率,個人獨資企業納稅時可以按照核定徵收的方式去進行納稅,稅率更低,一般稅率不會超過5%。如果以個人所得稅45%的最高邊際稅率來對比計算,通過這種方式個人就少繳了40%左右的稅。從薇婭7.03億偷逃稅、少繳稅額來測算,涉及逃稅的應納稅所得額已不少於17.58億元。

不少於17.58億元收入涉及偷漏稅

薇婭涉及偷漏稅的收入到底有多少?

據杭州市稅務局稽查局的通報,2019年至2020年期間,黃薇通過隱匿其從直播平台取得的傭金收入虛假申報偷逃稅款;通過設立上海蔚賀企業管理諮詢中心、上海獨蘇企業管理諮詢合夥企業等多家個人獨資企業、合夥企業虛構業務,將其個人從事直播帶貨取得的傭金、坑位費等勞務報酬所得轉換為企業經營所得進行虛假申報偷逃稅款;從事其他生產經營活動取得收入,未依法申報納稅。

因而,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個人所得稅法》《中華人民共和國稅收徵收管理法》等規定,依法確認其偷逃稅款6.43億元,其他少繳稅款0.6億元。

「個人獨資企業納稅時可以按照核定徵收的方式去進行納稅,一般稅率不會超過5%。從薇婭7.03億偷逃稅、少繳稅額來看,涉及逃稅的應納稅所得額已不少於17.58億元。」上海財經大學、上海國際金融與經濟研究院教授范子英向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表示。

盈科全國財稅法律事務部主任王樺宇也表示根據涉及的偷逃稅款來回溯性倒推,若按照個人勞務報酬、個人獨資企業經營所得等收入類型的最高邊際稅率45%、35%來進行大致測算,涉及的應稅所得至少是15-20億元以上。

要注意的是,對於網路主播不同收入性質的界定影響其適用的稅種。林江向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舉例道,如果是作為網路主播的個人收入,要按3%-45%的七級超額累進稅率的個人所得稅進行徵收;如果通過公司名義將收入性質轉變為企業收入,則可能是25%的企業所得稅,甚至一些買房、買設備的費用也可以作為成本攤銷進行抵扣;如果是偶然所得,則適用20%的稅率;如果是個人獨資企業,則可能核定徵收的稅率甚至不到5%等。當然,目前前述故意轉變收入性質以較少繳稅額的方式已經被認定為是偷漏稅的一種表現。

我國企業所得稅存在查賬徵稅、核定徵稅等兩種管理方式。

范子英指出,以個人獨資企業通過核定徵收的方式進行偷漏稅是過去比較常見的一種偷漏稅方式。尤其在直播行業中,還存在合作方本身也不合規的情形,比如勞務報酬被通過正當業務往來,給了主播所屬的個獨企業;不僅如此,網路直播行業收入較為集中,頭部主播的偷漏稅行為也是對行業內中小從業者的不公平。

多部門收緊對文娛領域從業人員稅收管理

下半年來,稅務部門接連對網路主播的稅收進行清查,多部門也發文收緊對文娛領域從業人員稅收管理。

國家稅務總局辦公廳在9月18日發佈的《加強文娛領域從業人員稅收管理》通知中指出,進一步加強文娛領域從業人員日常稅收管理,對明星藝人、網路主播成立的個人工作室和企業,要輔導其依法依規建賬建制,並採用查賬徵收方式申報納稅。要定期開展稅收風險分析,近期要結合2020年度個人所得稅彙算清繳辦理情況,對存在涉稅風險的明星藝人、網路主播進行一對一風險提示和督促整改。要定期開展對明星藝人、網路主播的「雙隨機、一公開」稅收檢查,依法依規加大對文娛領域偷逃稅典型案件查處震懾和曝光力度等。

早在11月22日,朱宸慧(雪梨)、林珊珊兩名網路主播就因涉嫌偷逃稅款被罰,而今頭部主播薇婭也未能倖免於此,由於涉案金額遠超前兩者,無疑再度給網路直播行業從業人員的稅收合規問題敲響了警鐘。

作為平台經濟的典型代表,網路直播行業在近幾年的數字經濟發展和新興娛樂生態中發揮了重要的影響力。與此同時,各地各級政府也將網路直播行業作為地方新業態加以扶持和發展,出台了一系列的鼓勵政策和措施。

在盈科全國財稅法律事務部主任、律師王樺宇看來,網路直播行業有幾個非常明顯的特點:一是銷售營收增長非常快,直播行業的行業總營收最近幾年一直走高,是各新興業態「風口」上的「黑馬」;二是馬太效應非常明顯,兩極分化比較明顯,收入特別高的主播營收是一般收入的主播從業人員差距非常大;三是作為新興業態其稅務合規和籌劃相對比較混亂,直播行業內的部分主播和相關市場主體沒有對稅務合規表現出足夠的重視,一些涉稅服務機構在提供服務過程中沒有表現出高水準的專業性。

浙江佑平律師事務所副主任、律師俞起也向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表達了類似觀點。他認為,主播是這個行業佔據收益構成的重要主體,「很多收入都到了這個主播的個人賬戶,形成相對高收入的群體,那對於個人來說,在個人財務運營的時候,就可能缺乏相關專業的合規經營人員來提供稅務合規行為相應的服務。因此,我認為這肯定是行業易出現稅務問題關鍵的基礎原因之一。」

「近幾年網路直播行業突然快速生長起來,加之現在一些開發區、園區及有關部門在推出一些針對新興業態的稅收核定政策時把關不嚴,也使得直播行業的涉稅風險被進一步放大,當稅收征管趨於更加規範和嚴格的時候,就出現了現在的雪梨、林珊珊案件和薇婭案件。」王樺宇補充道。

亟待推進行業規範

林江告訴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這種偷漏稅現象是一直存在的,現在加強對網路主播的監管,也是對之前稅收征管方面可能存在的一些問題予以糾正。

為加強繳稅合規,推進新業態經濟規範與發展並重,范子英建議,從政策上看,過去的核定徵收方式或有些被濫用了,今後對於新成立的企業,要嚴格把關盡量不使用核定徵收的方式,對已成立的企業也要嚴查是否合適使用嚴格徵收。如果關上了勞務報酬轉成企業收入這一口子,主播就很難通過轉變收入形式進行偷逃稅。但他也強調,在關閉這一偷漏稅方式后,要注意的是過去一些地方為了吸引企業入駐會提供稅收返還,今後要嚴格規範管理財稅資金,不能通過變相財政補貼的方式返還給企業。

此外,平台掌握大量數據,范子英建議,平台可以定期向稅務部門主動報告主播收入,打破信息壁壘。而作為提供主播勞動報酬的合作方也可以有所作為,主播這部分收入的代扣代繳義務可以交由合作方來做。

林江也建議,對於網路直播帶貨這一新興行業,其收入複雜且收入性質不清晰,需要稅務部門等作出界定。在此之前,平台可以對旗下的打賞等收入進行界定,便於主播自查自糾繳稅和稅務部門征管。他也強調,這一過程中也不應對行業限制過多,如明確網路主播不能成立公司等,過多限制下行業發展空間很小,也不利於行業和經濟的發展。

針對網路直播行業從業人員稅務如何加強自律,王樺宇認為,主播需更準確地理解稅收法律法規政策,確保經營行為的合法性、關聯交易的合理性和稅務申報的真實性,積極聘請專業人士進行稅務合規的專門輔導,並在日常稅務申報過程中積極與主管稅務機關進行有效溝通,更好地做好財務規範、稅務合規和專項自查工作,積極配合稅務機關的相關征管和稽查工作,更好發揮帶頭示範和釋放社會正能量的作用。

(作者:卜羽勤,鄭植文 編輯:李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