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淵潔文學作品人物被搶注商標,維權難在哪兒?

北京新浪網 (2021-12-20 22:17)
分享| 分享至新浪微博 分享至facebook 分享至PLURK 分享至twitter

原標題:鄭淵潔文學作品人物被搶注商標,維權難在哪兒?

商標法設置了「商標權無效宣告的五年限制」。

近日,作家鄭淵潔在微博上宣布「1985年創刊的《童話大王》雜誌2022年1月停刊」,引起了廣大網友的關注,一度上了熱搜。

《童話大王》月刊已發行36年,可以說,它承載了無數70后、80后、90后的童年記憶,鄭淵潔筆下的皮皮魯、魯西西、舒克、貝塔等形象影響了幾代人。《童話大王》月刊作為中國知名的兒童文學品牌,一個作者寫一本月刊雜誌,曾創下吉尼斯世界紀錄。

鄭淵潔在接受新京報記者採訪時坦言,「是三個侵權商標逼停創刊36年、發行量逾兩億的《童話大王》月刊」,希望停刊換來全社會對於保護商標知識產權的重視。他還表示,很難接受「商標權無效宣告的五年限制」,「難道我的東西被偷了,五年後就合法了嗎?」

一個童話作家成了「維權鬥士」,這讓很多人關注起文學作品的商標侵權。文學作品人物被搶注商標,維權存在哪些困難?最讓鄭淵潔焦頭爛額的「三個侵權商標」,為什麼維權多年未成功?商標法為何會設置「商標權無效宣告的五年限制」?針對這些大家關注的問題,新京報記者採訪了相關法律人士。

關注1

知名文學作品人物形象被搶注商標,侵犯了作者什麼權利?

北京市浩天信和律師事務所合伙人戴嘉鵬律師表示,知名文學作品人物形象被搶注商標,侵犯了作者的知名作品的角色名稱權。

2017年3月1日起實施的最高人民法院《關於審理商標授權確權行政案件若干問題的規定》第二十二條第二款規定,對於著作權保護期限內的作品,如果作品名稱、作品中的角色名稱等具有較高知名度,將其作為商標使用在相關商品上,容易導致相關公眾誤認為其經過權利人的許可或者與權利人存在特定聯繫,當事人以此主張構成在先權益的,人民法院予以支持。但這一條也受到「商標權無效宣告五年期限」的限制。

此外,鄭淵潔告訴記者,他曾接到商標搶注人的電話,以高價賣給他被搶注的商標。戴嘉鵬稱,很多時候「惡意搶注」人會利用其註冊商標的專用權,禁止他人在特定商品或服務上使用該商標或要求被搶注者高價購買或高價許可使用該商標。如果這些目的不能達到,則會提起侵權之訴或向執法部門舉報並索取賠償。

但從目前商標法規定和司法、執法實踐來看,這種惡意「碰瓷」行為很難得到支持,而且可能受到惡意訴訟的懲罰。

關注2

文學作品人物被搶注商標,維權存在哪些困難?

戴嘉鵬介紹,根據商標法第三十二條的規定,申請商標註冊不得損害他人現有的在先權利,也不得以不正當手段搶先註冊他人已經使用並有一定影響的商標。但是文學作品的名稱或者是裏面的人物、角色,很難認定為著作權,因為《著作權法》中的作品指的是文學、藝術和科學領域內具有獨創性並能以一定形式表現的智力成果,顯然這些文學作品的名稱、人物、角色名稱很難達到「作品」要求的條件。

維權的另外一個途徑是主張知名文學作品名稱或者角色名稱的權利保護。這種保護要求作品角色名稱具有較高的知名度,還需要具有相當的獨創性和顯著性。他表示,鄭淵潔的作品知名度都比較高,但有些獨創性和顯著性並不高,「比如『童話大王』,顯著性和獨創性都不是很高,很難阻止他人在商標上註冊並使用。」

此外,還需要判斷被控搶注商標是否在「相關商品上容易導致相關公眾誤認為其經過權利人的許可或者與權利人存在特定聯繫」,如果被控搶注商標做了一定的變化,往往較難認定損害作品名稱或人物名稱的在先權利。

浙江澤大律師事務所高級合伙人、杭州市律師協會知識產權專業委員會副主任喬萬里表示,近幾年開始出現「角色商品化權」這個名詞,起源於美國,並逐漸被澳大利亞、加拿大、日本等國家的法院以判例形式所承認。「角色商品化權」是指將卡通角色、文學作品角色或電影作品角色投入商業性作用。我國在立法上並未引入「商品化權」,《商標法》《民法通則》等均無「商品化權」的明確規定,所以之前維權確實有一定的難度。但是從「邦德007」到「功夫熊貓」的案例中可以看出,司法實踐已經逐步在判例中認定電影角色的「商品化權」構成《商標法》第三十二條規定的「在先權利」。

關注3

完全相同的案件不同結果的情況是否常見?

鄭淵潔在接受新京報記者採訪時提到,三個商標讓他近三年來焦頭爛額,其中同一個商標,如「舒克」,在石家莊註冊衛生紙被駁回,但在江蘇註冊內衣通過了。說明商標評審員自由裁量權過大。

戴嘉鵬表示,商標局在評審案件時有一個原則——「個案審理」,雖然會參考其他案件的審理理由,但每個案件會有不同的情況,不能一概而論。完全相同的案件不同結果的情況並不多見。

他介紹,石家莊東勝紙業有限公司在衛生紙上註冊的16類第9909972號「舒克」商標,註冊日是2012年11月6日,申請人於2017年07月05日提出無效宣告,尚在五年爭議期限內,可以適用2001年商標法第三十一條的規定。第5423972號「舒克」商標註冊在25類服裝,商標持有人是江蘇舒克服飾有限公司,註冊的時間是2009年10月27日。商標評審部門認為提出無效宣告時間為2019年12月13日,此時商標註冊已經超過五年,不再適用2001年商標法第三十一條的爭議理由,案件本身也難以適用商標法第十條第一款第(八)項不良影響的規定。

兩個案件案情很相似,根本區別就是是否過了五年的爭議期。這是造成不同結果的關鍵原因。

他同時提到,江蘇舒克服飾有限公司在網站宣傳中,強調其品牌與鄭淵潔作品人物舒克的關聯性,可能構成不正當競爭,這是一個值得關注的案件。

關注4

「商標權無效宣告」為何設置五年限制,有例外情況嗎?

戴嘉鵬指出,商標法中的異議和無效宣告理由分為絕對理由和相對理由,絕對理由是指違反國家利益、公眾利益或者公共秩序的商標申請註冊行為,比如商標法第十條的規定,以絕對理由提起無效宣告是沒有時間限制的。相對理由是指與在先權利人或者其他利害關係人的權利相關的理由,並非關係到公共利益,比如商標法第三十二條的規定。

他表示,以相對理由提起無效宣告有一個五年期的限制,一方面這是為了督促權利人儘快行使權利,法律不保護躺在權利上睡覺的人;另一方面,是為了維護市場交易秩序的穩定,五年的時間過去了,商標註冊人一般已經進行了長期大量的使用,取得了較為穩定的市場地位,同時也沒有明顯的不良後果,不宜再宣告無效。

當然商標法也給出了例外的情形:對惡意註冊的,馳名商標所有人不受五年的時間限制。「同時也應該看到,一段時間以來,我國對鄭淵潔這種知名作品的搶注過於嚴重,讓作者憑一己之力去及時維權是非常困難的。應該找到一個合理的途徑解決這些問題。」戴嘉鵬說。

關注5

目前是否存在搶注成本低、維權成本高的現象?

鄭淵潔接受記者採訪時表示,現在搶注商標成本低,但維權成本高。遇到惡意註冊的商標,當事人可以反駁,可以提出異議,可以提無效,但是要交錢,要花精力。

對此戴嘉鵬表示,目前的商標異議和無效宣告制度,確實與我國商標搶注的現狀不太匹配,搶注者成本很低,維權者疲於應付,還要付出很高的成本。

他介紹,我國為了遏制商標惡意搶注已經進行了很多努力,現在已經初見成效,比如對惡意搶注和無使用目的囤積商標都予以了很大程度的限制和打擊,甚至對其轉讓做出了限制。從現在的情況來看,惡意搶注商標的增量勢頭已經得到遏制,主要的矛盾還是存量的問題。「我們現在還是欠缺對惡意搶注商標者的懲罰和對受害者的賠償制度,建立這些機制才能徹底解決問題。」

關注6

文學作品人物被搶注商標出了問題,作者是否要擔責?

文學作品中的知名人物角色被人搶注了商標,被用於商品或服務,搶注人因使用註冊商標出了問題,文學作品的作者是否要擔責?

喬萬里表示,首先,從法律角度來說,民事主體擔責主要有兩種,一種是違約責任,一種侵權責任。違約責任是雙方有相應的約定,無論是口頭的還是書面的,或者是實際行動達成的等,文學作品人物角色被人搶注商標后,用於商品或服務,自然是商標註冊人、商品或服務的提供者、搶注人自己擔責,文學作品的作者沒有參與「合約」的達成,不可能去承擔違約責任。

其次,侵權責任構成的要件包括四方面:侵權行為即違法行為;損害事實,必須要有損害才能要求賠償,這種損害可以是物質的,也可以是精神的;侵權行為與損害事實間的因果關係;侵權人主觀上有過錯,包括故意和過失。從這四方面來講,作品人物角色被人搶注商標后產生的侵權責任,當然也是由商標註冊人、商品或服務的提供者、搶注人自己擔責,文學作品的作者並無任何侵權行為,侵權擔責無從說起。

新京報記者 陳琳

編輯 張磊 校對 賈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