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家醫藥儲備管理辦法再修訂 將建立疫苗儲備制度

北京新浪網 (2021-12-16 22:31)
分享| 分享至新浪微博 分享至facebook 分享至PLURK 分享至twitter

  原標題:國家醫藥儲備管理辦法再修訂 將建立疫苗儲備制度

  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 唐唯珂 廣州報導 一場突如其來的新冠疫情,給整個公共衛生管理體系造成了巨大衝擊。隨著疫情防控常態化,如何加速完善公衛相關管理體系迫在眉睫。

  近日,工信部、發改委等六部門聯合印發《國家醫藥儲備管理辦法(2021年修訂)》(以下簡稱為「《辦法》」),將自2022年1月1日起施行。依照《管理辦法》,中央醫藥儲備分為常規儲備和專項儲備。其中,中央常規醫藥儲備主要應對一般狀態下的災情疫情和供應短缺,中央專項醫藥儲備主要包括公共衛生專項。國家建立疫苗儲備制度,分別納入常規儲備和專項儲備。

  據了解,國家醫藥儲備包括政府儲備和企業儲備。政府儲備由中央與地方(省、自治區、直轄市)兩級醫藥儲備組成,實行分級負責的管理體制。中央醫藥儲備主要儲備應對特別重大和重大突發公共事件、重大活動安全保障以及存在較高供應短缺風險的醫藥產品;地方醫藥儲備主要儲備應對較大和一般突發公共事件、重大活動區域性保障以及本轄區供應短缺的醫藥產品。企業儲備是醫藥企業依據法律法規明確的社會責任,結合醫藥產品生產經營狀況建立的企業庫存。

  同時,要實行動態輪儲的中央醫藥儲備品種,由儲備單位根據有效期自行輪換,各儲備品種的實際庫存量不得低於儲備計劃的70%。儲備單位應建立醫藥儲備台賬,準確反映儲備品種的規格數量、生產廠家、採購價格以及儲備資金的撥付、使用、結存等情況。

  逐步推進

  從醫藥儲備管理的發展進程來看,儘管起步較晚,但是相關工作一直在推進。

  20世紀70年代,國內醫藥儲備實行中央一級儲備、靜態管理體制,儲備資金由中央財政統一下達,藥品和醫療器械、原料葯、藥材這三大類儲備品種各由一家大型國家醫藥企業儲備。在1976年唐山大地震救災和1992年的安徽重大水災救援中,國家醫藥儲備都發揮了巨大作用。

  到了1997年,改革步伐繼續向前邁入,國務院發佈《國務院關於改革和加強醫藥儲備管理工作的通知》和《國家醫藥儲備資金財務管理辦法》,政策調整為建立中央與地方兩級醫藥儲備制度,動態儲備、有償調用,中央主要負責儲備重大災情、疫情和突發事故及戰略儲備所需的特種、專項藥品及醫療器械,地方主要負責保障地區性或一般災情、疫情及突發事故和地方常見病、多發病所需的藥品和醫療器械。

  1999年,原國家經貿委印發《國家醫藥儲備管理辦法》,標誌著我國醫藥儲備體系初步成型。此後數年間,各地也對醫藥儲備管理工作進行有益探索,如江蘇省安排專項經費對19種易短缺藥品實行定點儲備採購供應,把儲備制度和短缺葯、急救藥的臨時需求進行對接。

  「近年來,我國短缺藥品供應保障不斷加強,取得積極成效,但仍面臨藥品供應和價格監測不夠及時靈敏,違法操縱市場抬高價格現象在一些地方仍較突出,2019年,《國務院辦公廳關於進一步做好短缺藥品保供穩價工作的意見》頒布,從保供和穩價方面提出了相應政策舉措,這標誌著國家醫藥儲備體系正式確立。」此前有行業內人士對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表示。

  疫情帶來新啟示

  然而,面對突如其來的新冠疫情巨大衝擊,國內的醫藥儲備管理體系仍然難以應對。國葯集團黨委書記於清明在2020年兩會期間就公開表示:「目前我國應急醫療物資儲備資金投入仍停留在10多年前的水平,沒有形成資金、產能、實物、技術、信息相結合的綜合儲備體系。疫情早期應急物資保障的各個環節都出現了不同程度的緊張局面,最突出的是口罩普遍脫銷,醫療酒精、消毒液、防護服、護目鏡等醫療耗材、設備及醫藥物資一度供給不足,給疫情防控帶來極大挑戰。」

  企業端也存在困境。目前國內現有醫療物資儲備體系以實物儲備和資金儲備為主,但實物儲備形式的貸款機制難以解決企業的經營風險,此次新冠肺炎疫情中的醫療物資緊平衡也充分暴露出了企業現有生產能力不足以應對如此大規模疫情的「短板」。

  以浙江省為例,浙江省雖然有海正葯業開發的法匹拉韋片抗病毒新葯,寧波海爾施等企業開發的病毒檢測試劑等一批產品,但技術差距十分明顯。

  「而且在以實物儲備為主的單位,其實物儲備數量和質量是否達標、倉儲管理成本、輪換(重置)和補充成本等早已成為儲備的具體困難。」浙江英特葯業總經理應徐頡提出。

  因此,醫藥儲備管理在綜合儲備體系、供應商管理庫存模式、藥品研發上仍然需要探索和加固。

  在本次印發的《辦法》中,疫苗儲備制度也是社會關注的重點。畢竟面對全球蔓延的新冠肺炎疫情,疫苗作為預防和控制傳染病最經濟、最有效的手段,其研發競速、上市、接種都成為國家公共衛生體系能力的體現。

  「疫苗研發時間較長,且安全性評價、臨床試驗和規模化生產等需要耗費大量的時間和費用,因此在面臨重大傳染病疫情時,國家應該投資或是與公司合作投資,為因疫情可能出現的常態化防控工作做好周全準備。」華蘭生物董事長安康此前對媒體表示。

  (作者:唐唯珂 編輯:徐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