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6萬億美元債務壓頂,全球能「扛過」這波加息潮嗎?

北京新浪網 (2021-12-16 22:32)
分享| 分享至新浪微博 分享至facebook 分享至PLURK 分享至twitter

  原標題:21深度|226萬億美元債務壓頂,全球能「扛過」這波加息潮嗎?

  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吳斌 上海報導 在多國央媽加息板機一觸即發之際,全球天量債務風險已經映入眼帘。

  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15日警告稱,去年全球債務飆升至226萬億美元,創下二戰以來最大年度增幅,如果全球央行加息速度快於預期,而經濟增長步履蹣跚,全球債務將面臨風險。

  國金證券首席經濟學家趙偉向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分析稱,疫情期間主要發達經濟體均採取大規模財政刺激,包括直接向居民發放財政補貼等。以美國為例,本輪財政刺激的力度遠高於2008年。大力度財政刺激背後,政府舉債規模也在快速膨脹,導致全球債務總規模擴張至226萬億美元的歷史高位。

  全球債務一路狂飆

  伴隨著疫情下的天量刺激政策,全球債務水平也在一路狂飆。IMF最新全球債務資料庫顯示,新冠疫情導致2020年債務與全球生產總值之比達到256%,躍升28個百分點。在增加的28萬億美元債務中,政府借款比例略高於一半,但來自非金融企業和家庭的民間債務也創下新高。

  此外,發達經濟體的政府債務/GDP比率從2007年的70%左右飆升至2020年的124%,不過這些經濟體私營部門債務增速更為溫和,佔GDP比率僅從164%升至178%。

  對此IMF財政部門負責人加斯帕(Vitor Gaspar)和其他官員警告稱,更高的利率將減弱增加財政支出的影響,並導致對債務可持續性的擔憂加劇。「如果全球利率上升速度快於預期,而經濟成長步履蹣跚,風險將被放大。金融狀況的顯著收緊將加大負債纍纍的政府、家庭和企業的壓力。如果公共和民間部門被迫同時去槓桿化,增長前景將受到影響。」

  但對於發達經濟體而言,眼下債務高企的壓力並不是太大。趙偉對記者表示,以美國為例,儘管債務規模急劇膨脹,但主要是政府部門大幅舉債、槓桿率明顯提升,但居民、企業部門的整體槓桿率整體處於比較健康的水平。

  趙偉進一步分析稱,疫情期間,美國政府槓桿率提升20個百分點至120%的歷史高位,反觀居民、企業槓桿率分別僅從75%、76%略升至79%、82%。考慮到美國已通過提高債務上限的法案,發生主權債務的風險趨近於零。對於居民、企業部門而言,憑藉著更具韌性的經濟基本面及更加健康的資產負債表,即使主流央行紛紛加息,居民、企業部分受到的衝擊或將相對可控。

  新興市場「風雨飄搖」?

  全球各國在疫情期間祭出的大規模刺激措施成功「拯救」了經濟,而在低利率或近零利率為主導的大環境下,巨額債務並不是什麼大問題。但隨著全球主要央行逐漸收緊政策,利息成本也越來越高,新興市場爆發債務危機的風險也越來越大。

  有分析認為,在疫情期間,美英等國迅速擴大了政府開支,同時不用太擔心本幣貶值和通脹壓力,但大多數新興市場國家並沒有這樣的底氣。與發達國家相比,新興市場政府債務增長幅度通常沒那麼大,但對於這些沒有能力大幅擴大政府支出的新興市場國家而言,結果就是私營部門財務狀況變得更緊張。

  需要注意的是,相對於政府赤字擴大,私營部門債務膨脹帶來的金融風險其實更大。在風險較高的公司當中,過去十年債務增加的勢頭更為明顯,這類公司的利息備付率較低。而在金融狀況收緊導致的償債成本上升之際,這些公司受到的影響無疑更大。

  這也意味著一些新興市場國家的債務風險正在增長,更糟糕的是,其中許多國家在疫情之前就已經被沉重的債務負擔所困擾。世界銀行早些時候警告稱,被低利率掩蓋的償付能力風險可能「在下一次出現金融壓力或資本外流事件時浮出水面」。

  隨著高通脹促使各大央媽相繼收緊貨幣政策,這對高負債的脆弱國家無疑是雪上加霜。「這意味著對政府和實體行業而言,借貸成本和利息負擔都要上升。」國際金融協會(IIF)負責可持續性研究的主管Emre Tiftik如是警告稱。

  趙偉向記者分析稱,與發達經濟體不同,受制於「放水力度」不足及疫苗短缺等因素,新興經濟體經濟復甦的彈性普遍弱於發達經濟體,引發本幣匯率出現不同程度的貶值。在以美聯儲為代表的主流央行加速減碼、或將提前加息的背景下,美元匯率有望維持相對強勢,這可能進一步壓制新興經濟體本幣匯率、加劇資本外流壓力。

  展望未來,「在美聯儲等主流央行即將紛紛加息的背景下,土耳其、阿根廷等部分新興經濟體由於外債償還壓力較大,未來受到的資本外流衝擊也相對更大,甚至不排除債務風險會加速暴露的可能。」趙偉對記者表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