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視網評:老教授狀告中國知網 「借雞生蛋」生意該改改了

北京新浪網 (2021-12-08 22:50)
分享| 分享至新浪微博 分享至facebook 分享至PLURK 分享至twitter

原標題:央視網評:老教授狀告中國知網 「借雞生蛋」生意該改改了 來源:央視網

89歲的中南財經政法大學退休教授趙德馨,把論文領域的平台巨頭——中國知網給告了。原因是後者擅自收錄他的100多篇論文,老先生沒拿到一分錢稿費,自己下載還要付費。

趙教授最終全部勝訴,累計獲賠70餘萬元。中國知網不再收錄他的文章,已收錄的也全部下架。

「不問自取即為盜」,這是小孩子都明白的道理。但是,中國知網卻拿老教授發表的文章賣錢,做了「無本生意」。就像趙德馨教授所說:「為什麼我創造的知識成果得不到尊重?」中國知網表面上霸王條款自定的「強制授權」,背後卻是對知識產權的壟斷。

中國知網獲取論文著作權的方式,是建立在渠道優勢乃至壟斷之上的。很多時候,它並沒有獲得原作者的直接授權,而是被打包進期刊、大學學位論文的「格式化條款」里,其中幾多自願,幾多無奈?

目前,中國知網利用其市場支配性地位,把學位論文、期刊論文兩大渠道捂得嚴嚴實實。大學、期刊想獲取相關資源,就必須交出作者的授權。碩士、博士畢業生在提交論文時,一般也會被校方要求籤訂《關於論文使用授權的說明》,把論文授權給中國知網。學者向期刊投搞時,很多時候也是被要求授權中國知網使用。

所以,一般而言,中國知網收錄當下原作者撰寫的學位論文、期刊論文,至少在形式上滿足了「授權」要件。但是,這樣「授權」格式條款是明顯有問題的。

一者,它沒有溯及力,不能讓中國知網獲得條款生效之前的已經發表的論文、文章的網路傳播權。可中國知網是明知自己理虧,還是「霸王硬上弓」,收錄了相當數量未授權論文。

比如,趙德馨教授被侵權的論文,有的發表在2011年,甚至更早,當年趙教授發表論文時沒有簽署授權文件。再如,中國文字著作權協會代表已故作家汪曾祺,也曾以類似理由起訴中國知網侵權收錄、傳播其文章。

無論是89歲老教授,還是汪曾祺先生,他們之所以能贏得官司,還是因為文章發表較早,沒有被要求籤署授權協議,從而逃出「被支配」的命運。如今,絕大多數論文的作者可能會因為「被同意」,從而很難向中國知網維權。

隨著收錄論文越來越多,中國知網「借雞生蛋」的生意正在完成生態閉環,將來作者打贏官司的希望會越來越小。

其次,中國知網的授權條款涉及「霸王條款」、壟斷問題,沒有真正體現出對知識原創者的尊重。論文作者嘔心瀝血創作出的成果,發表后被收入中國知網系統,用於牟取高額經濟利益,而原作者卻無法從中獲得應有報酬。

譬如,中國知網向博士論文作者僅需一次性支付100元,以及400元的檢索閱讀卡,但是,這些文章每在中國知網上被下載一次,平台就會收取0.5元/頁甚至1元/頁的費用。「遍身羅綺者,不是養蠶人」,頗有諷刺意味。

中國知網的前身,源自1999年「中國知識基礎設施工程」建設項目,它打出的口號是「創新知識資源全國共享行動計劃」。言猶在耳,如今中國知網的公眾形象卻正由「屠龍者」變成「惡龍」。

創新是我們國家未來發展的第一動力。中國知網「借雞生蛋」這本創新生意該改改了!回歸公益、與作者共贏才是正途大道。(央視網評論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