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校長」幫學生改造房子走紅 專家稱鄉村女童普遍缺少私密空間

北京新浪網 (2021-12-01 22:50)
分享| 分享至新浪微博 分享至facebook 分享至PLURK 分享至twitter

原標題:「陳校長」幫學生改造房子走紅 專家稱鄉村女童普遍缺少私密空間

河北保定順平縣大悲鄉嶺后小學校長陳文水,因幫助生活貧困的兩姐妹改造出單獨的卧室,讓兩姐妹徹底告別了8年和爺爺、爸爸睡在一張炕上的生活而悄然走紅於網路。紅了之後的陳文水依舊過著兩點一線的生活,對於他來說,夢想依舊如初——給嶺后小學打造一支穩定的、高素質的教師隊伍,讓更多的人關注到鄉村教育。

嶺后小學勞動實踐課,陳校長和學生一起觀察蘑菇的生長習性,體驗勞動的快樂。受訪者供圖

改造房子的鄉村校長火了,其背後關於農村女孩私密生活空間、留守兒童的話題也再次引發思考。12月1日,新京報記者採訪了關注農村留守兒童問題多年的中國農業大學人文與發展學院教授潘璐。

中國農業大學人文與發展學院教授潘璐。受訪者供圖

【對話陳文水】

「兩個女孩大了,和大人們住在一起不合適」

11月30日,陳文水的手機不斷響起,對於自己籌錢給兩姐妹改造房子的事兒緣何突然就火了,陳文水也有點意外的。2019年9月,陳文水開始通過短視頻平台記錄學生們伙食等日常,幫兩姐妹改造房子的視頻只是其數百個作品中的一個。

新京報:為何要給姐妹倆改造房子?

陳文水:去學生家裡走訪的時候,發現姐妹兩個和爺爺、爸爸住在一個土炕上。兩個女孩一個12歲,一個15歲,兩姐妹很小的時候母親就離家出走了,現在已經到了青春期,還和爺爺、爸爸住在一起很不方便,所以就萌生了給她們改造一個卧室的想法。

新京報:學校里,和姐妹倆一樣,長大了依然需要和兄長、父親、爺爺等異性同住一個房間的情況多嗎?

陳文水:實際上給這兩個姐妹改善卧室已經是今年的第三例了。之前給我們學校兩姐妹改造房子也是因為兩個孩子平時都和爸爸、媽媽住在一個土炕上,且他們家的居住條件更有限,現在正在幫這個家庭建一個彩鋼棚鼓勵這個家庭搞養殖業。總之,農村的孩子有自己獨立房間的比較少。

實際上,陳文水已經幫3個學生家庭改造房子了,讓孩子們有了獨立空間。視頻截圖
實際上,陳文水已經幫3個學生家庭改造房子了,讓孩子們有了獨立空間。視頻截圖

新京報:紅了之後,生活變化大嗎?

陳文水:自從得到大家的關注以後,接到的電話採訪就比較多。總的來說,沒有太大的影響,工作生活還是按部就班,基本上還是學校、家庭兩點一線的生活。

新京報:準備一直在鄉村學校待下去嗎?想過學校未來會是什麼樣子嗎?

陳文水:是的。未來可能有很多不確定性,但是我覺得我們有夢想、有目標,工作就有了動力,生活也有了意義。希望通過我們的努力,給嶺后小學打造一支穩定的、高素質的教師隊伍,讓更多的人關注鄉村教育。

【對話專家】

「女童保護意識比物質投入更重要」

新京報:對於陳文水校長幫助兩姐妹改造房子的事兒,您怎麼看?

潘璐:陳校長最近在網路上挺火的,我也看到了他的視頻以及一些直播,對於這件事情的理解重點放在哪裡?重點放在校長本身教育理念的關注上,還是把重點集中在農村女童發展需求方面?校長對於女孩獨立空間需求的認識,以及留守女童生理、心理各個方面的全面需求,我覺得這其實是通過這個事件我們更應該關注到的。

新京報:目前我國農村留守兒童,尤其是留守女童生活環境是怎樣的?

潘璐:從我們調研來看,目前農村留守兒童主要的監護方式是祖輩監護或親戚監護。有的時候雖然孩子的父母新蓋了房子,但是把孩子交給祖輩、親戚照看的時候,孩子就會搬到祖輩或親戚家裡,和爺爺、奶奶、姑姑、舅舅、阿姨等住在一起。和祖輩住在一起,一方面老人的住房條件本身就有限,房間的數量和居住條件相對就會比較差。另一方面,很多老人對於兒童隱私權、私密空間這方面的意識比較薄弱,因此就會造成我們看到的,留守兒童,特別是留守女童和老人同住一個卧室的情況。有的老人還會同時照顧多個孫子、孫女,這樣一來,留守兒童就會和多個表姊妹,甚至表兄弟同處一室,缺少自己的私密空間。由親戚監護的留守兒童,也是一樣的。

新京報:有印象比較深刻、典型的案例嗎?

潘璐:2016年我們的研究團隊曾經對農村留守老人做過一個調查研究,研究發現有的留守老人目前正在撫養11個孫輩。這些孩子同時住在一起,有男孩,也有女孩,這肯定就會造成孩子們生活上的不便。

新京報:留守女童集中在哪個年齡段?

潘璐:一般是在小學階段,因為初中階段的孩子大部分是在鄉鎮或者去縣城上寄宿制學校。現在在農村和老人長期生活在一起的,基本上都是小學年齡段的孩子。

新京報:小學階段女生沒有獨立的生活空間,相較於青春期的初中生來說是否會好一些?

潘璐:不是的。小學五六年級的女孩其實也有這種需求了,對於生理、心理空間的需求。其實在農村寄宿制學校,女生的私密空間也是很難得到保障的。以前我們在村裡做調研的時候,一些偏遠的農村地區,學校的老師男性化、老齡化現象較為嚴重,且老師的性別意識不強。女生沒有獨立的洗浴空間、女生宿舍沒有窗帘、男老師晚上查寢等情況都是存在的。女生在校進行個人衛生清潔的時候還需要女生之間相互照看、擋一下人,非常不方便。

新京報:學生本身的自我隱私保護意識其實是很強烈的?

潘璐:我覺得女生對於這方面還是有需求的,男生其實也是一樣的。

新京報:現在留守女童私密空間保障卡在哪裡?

潘璐:這個事情的解決本身不需要經濟上很大的投入,而在於思想意識的提升。家長、監護人的教育意識以及學校的教育理念才是最為重要的。陳校長幫兩姐妹改造房子事件之所以成功,是因為校長本身有很好的女童保護意識,他能夠與學生家庭保持密切的聯繫和關注,及時了解到女生的需求,這是學校方面非常重要的一點。教育工作者本身有這樣的女童保護理念,並且能夠及時了解女童的這些需求,這是至關重要的。在教育理念上,通常家長特別是老人是要滯後於學校和老師的,如果說連學校和老師都不具備女童保護的意識,可能我們更難以指望爺爺奶奶、留守老人有多麼先進的教育理念。為此,我們要及時把這種理念傳導到家長端,這可能需要我們做很多家庭教育方面的倡導工作。對於學校或者是對於村莊社區,如何通過一些生動的、豐富多樣的活動提高家長的教育意識和理念,包括女童保護、親子溝通等至關重要。另外,由於缺乏早期的性教育和生理教育,對於孩子,特別是很多女孩子來說,會對自己身體的生長髮育變化感到羞於啟齒,甚至是到恐慌。這種恐慌來自於對生理變化的缺乏正確的理解、表達。只有讓孩子們正確意識到這種需求、正確地看待這種變化才能正確地保護自己,把自己的生理和心理等方面的需求及時與家人進行溝通。在學校教育開展的過程當中,應該對性教育、生理教育進行正確的指導。學校、家庭與孩子之間形成女童保護的共識,實現有效的溝通才是關鍵。

新京報:有什麼好的建議或者成功的案例嗎?

潘璐:四川省青神縣婦聯長期開展留守兒童關愛保護工作,他們在留守女童保護方面做了很多探索。婦聯會定期開展志願活動,志願者會到留守兒童的家中去幫助他們做家務的收納、整理,同時也帶入一些兒童保護的理念。其實,對於很多媽媽不在身邊的留守兒童來說,根本不知道如何去整理自己的個人生活空間,房間、床、物品非常雜亂。志願者會對孩子們的生活空間做一些整理,通過這樣的形式讓孩子們意識到如何有一個更獨立、更好的空間去生活和學習。一些農村學校也嘗試著做一些女童保護的小練習,讓學生認知自己的身體、隱私部位。很多城市的孩子在幼兒園時就會接受到這樣的教育,強化對自己身體的認知和對身體隱私部位的保護。但是我們之前在農村做活動的時候發現,很多孩子認為自己的皮膚、臉,甚至是手都是隱私部位。孩子對於正確理解自己的身體、保護自己的身體還缺乏一些常識。

總而言之,對於女童私密空間的營造、對於留守女童的保護,意識要比物質上的投入更重要。

編輯 唐崢 校對 柳寶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