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終止IPO企業數已超前兩年總和,生物醫藥企業緣何頻頻「折戟」科創板?

北京新浪網 (2021-11-30 20:25)
分享| 分享至新浪微博 分享至facebook 分享至PLURK 分享至twitter

原標題:今年終止IPO企業數已超前兩年總和,生物醫藥企業緣何頻頻「折戟」科創板?

2021年1月-11月就有16家生物醫藥企業IPO終止,高於前兩年的總和。

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季媛媛 上海報導  近日,上交所發佈公告稱,索元生物向上交所提交了關於撤回首次公開發行股票並在科創板上市的申請后,上交所正式終止索元生物科創板IPO的審核。資料顯示,索元生物是一家生物醫藥研發公司,上交所於6月30日受理索元生物的科創板IPO申請。

根據公開資料顯示,索元生物是一家生物醫藥公司,公司針對未滿足臨床需求的重大疑難病症,如腫瘤及中樞神經類疾病,收購或引進後期臨床試驗失敗但已證明其安全性且顯示對部分患者有效的創新葯。

對於終止原因,索元生物首席財務官陳紀正回應相關媒體時稱,近期公司在多個管線的研發和經營上有一系列進展,資本運作和業務發展也需要相應做一個時間上的調整,因此主動撤回了科創板上市的申請。

實際上,今年以來「折戟」科創板終止IPO之路的生物醫藥企業還有不少,如9月30日,上交所發佈通告以「主動撤回申請」為由正式宣布終止蘇州晶雲藥物科創板IPO審核;9月23日,上海吉凱基因醫學因條件不符合被終止科創板IPO審核;9月22日,上海海和藥物也因條件不符合被終止科創板IPO審核。更早如今年1月,天士力生物主動申請撤回科創板上市申請文件,而在申請科創板IPO之前,天士力生物已從港交所撤回上市申請。除此之外,奧普生物、北京天廣實生物、億騰景昂等均傳出科創板IPO終止的消息。

疫情之下,生物醫藥成為資本關注的熱門行業,進軍資本市場衝擊IPO更是前赴後繼。那麼,這些企業為何沒有完成「最後一擊」,卻倒在了球門線上?

今年已有16家生物醫藥企業折戟科創板

據公開資料顯示,截至2021年上半年,美股、A股和港股三大股市醫療健康領域共迎來165個IPO項目,集中於生物醫藥領域;其中美股上市122家公司仍然在三大股市中絕對領先。而我國共有48家醫療健康企業登陸二級市場。其中A股多達30家,其次是港股和美股,分別有12家和6家公司上市,對比2020年上半年國內32家IPO的數量,2021HI的融資數量再創新高。

今年,折戟科創板IPO的生物醫藥企業也不在少數。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據上交所科創板官網公告統計,從2019年7月至2021年11月26日,包含索元生物、晶雲藥物、吉凱基因、海和藥物等在內,科創板已有29家生物醫藥企業IPO審核被終止。其中,2021年1月-11月就有16家生物醫藥企業IPO終止,高於前兩年的總和。

以海和藥物為例,今年2月份,海和藥物開啟科創板IPO征程,此前,距離該企業A輪融資還不到2年時間。而從IPO申請獲受理以來,海和藥物就接連收到上市委的兩輪問詢,后6月被告知暫緩審議,到9月被終止審核。

根據公開資料,海和藥物成立於2011年,專注於抗腫瘤創新藥物的開發、生產及商業化,公司擁有9條產品管線,有8個在研葯為授權引進或合作研發,唯一的自主研發項目尚處於臨床前準備階段。其中,進展較快的產品口服紫杉醇RMX3001、治療糖尿病足潰瘍葯ON101 皆處於III期臨床試驗階段。

不難發現,這是一家以license-in為主的企業,而在上市委問詢中,旗下RMX3001也成為被關注的重點,該藥物在2017年由海和藥物從從韓國大化引進過來。上市委要求海和藥物說明對照口服紫杉醇(RMX3001)、AL3810、SCC244 等核心產品相關適應症的最新臨床試驗結果,說明該等產品在國內外的開發策略、適應症及聯合用藥的拓展方向、產品註冊路徑及預計時間表。與此同時,還要結合同一產品或競品在國外臨床試驗及上市審批的最新結果,說明對上述核心產品的臨床試驗及上市審批風險是否充分估計並準確披露。

除了對於產品的臨床試驗風險把控外,資金投入把控也成為一大關鍵。與海和藥物「買買買」截然相反,今年5月被終止科創板IPO審核的瑞博生物主要原因是「燒錢」太快。數據顯示,2017年至2020年1-9月,瑞博生物營收均為0元,歸母凈利潤分別為-0.73億元、 -0.99億元、-1.34億元、-1.91億元,3年多累虧4.97億元。

對於尚未盈利且存在累計未彌補虧損,瑞博生物表示,主要原因系公司自設立以來即從事藥物研發,該類項目研發周期長、資金投入大。報告期內,公司仍處於產品研發階段尚未實現商業化,在研產品尚未形成營業收入,公司的研發投入持續增長,以及對核心員工的股權激勵費用導致公司累計未彌補虧損不斷增長。

針對海和藥物及瑞博生物的情況,安永大中華區生命科學與醫療健康行業聯席主管合伙人吳曉穎在接受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採訪時表示,中國新興生物製藥企業從2015年以來迎來一波快速發展,作為起步階段的企業,在研發上的布局比較聚焦在國際上研發熱點,比如腫瘤和免疫。不可否認,由於國內的基礎研究比較薄弱,所以真正的創新很有限。前期大部分企業的管線都採用了「license in」和「fast follow」策略, 直接引進國外資產的中國權益或者選擇已經進入I/II 期臨床、接近概念驗證的靶點進行新葯開發。

「除了信達、百濟等第一批初步形成規模的生物醫藥企業,更多的本土生物科技公司正在嶄露頭角,從研發階段進入商業化落地階段。新興生物醫藥企業將從單純的研發驅動進入企業商業運營,團隊擴張,資本市場運作等更為複雜的階段,接受真正的市場考驗。」吳曉穎認為。

企業如何跨過科創板「硬科技」門檻?

從整個生物醫藥企業的發展速度來看,企業融資的進程在不斷加速,生物醫藥領域已經成為全球資本市場關注度最高、最具未來潛力的行業之一,尤其在2020年,由於受到新冠疫情的影響,這種趨勢更加明顯。

另據IQVIA數據統計,生物科技公司正在吸引大量資金流入,亞太地區生物科技行業投融資活動進入活躍期。在一級市場投資階段,亞太地區生物科技公司自2016年起在投資規模和數量上都持續擴大。截至2020年,在全球生物科技領域融資金額排名前十的風投交易中,來自中國的公司佔三席。在IPO融資階段,亞太地區資本市場持續升溫,相比於2016年18家公司上市,在2020年,這一數字達到了44家。隨著入局者不斷增加,背後的風險把控已是愈發關鍵。在此方面,應該如何規避?

「對任何一家創新葯企業來說,具有科學、紮實的臨床數據,以及完善的商業化布局策略是重要考量,此外,每一家創新葯企的商業化團隊都必須具備國際能力,能夠懂得評估可供合作的產品投資價值。」針對海和藥物及瑞博生物此類創新企業的情況,某頭部醫藥企業高管在接受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採訪時表示,了解國際市場行情,補齊自身短板,尋求最強的外部合作夥伴是創新葯企業發展的重要策略,但是在此過程中,創新葯企也需要注意多條腿走路,在「買買買」的同時注重自製研發的雙輪驅動。

「對於生物醫藥企業而言,需要更加理性的篩選項目,畢竟,新葯投入研發周期長、資金投入大,所以,做好前期風險把控較為關鍵。」上述醫藥企業高管說道。

根據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梳理髮現,從科創板生物醫藥企業的審核問詢與反饋情況來看,生物醫藥企業審核要點主要包括知識產權與核心技術、行業定位與行業政策、核心技術人員、銷售模式與收入確認、研發費用、股權激勵、推廣費與商業賄賂七大方面,這也意味著,生物製藥企業科創板IPO需要重點關注這些問題。

其中,今年在上交所發佈的多家生物醫藥企業科創板IPO審核終止通告中,獨立自主研發能力、技術先進性等條件或內容被頻頻提及。

除此之外,摩根大通證券(中國)有限公司首席執行官、投資銀行主管黃國濱此前在接受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採訪時提出三大建議:一是做創新葯的企業一定要有初心及使命感,如果企業只是為了上市融資賺錢,很難長久發展;二是設置較好的配合企業發展的資金規劃,包括天使輪、VC輪、PE輪融資進程,應該配合企業研究進程來進行規劃;三是擁有長期的合作夥伴,這些長期的合作夥伴要真正了解創始團隊,對企業管理層具有足夠的信任。

「現在部分投資者還是錦上添花,真正了解醫療行業、醫藥行業的投資者全球範圍內也就三四十家。投資者及投行需要解決的問題有許多,不單單是資金的問題,還包括優質資源對接。在此方面,摩根大通不僅會聚焦解決相關融資問題,還會給企業提供較多高附加值的服務。而從某種意義上來看,中國的生物醫藥或者創新葯企業正是特別需要這樣的合作夥伴進行長期合作。」黃國濱強調。

此前,上海證券交易所副總經理劉逖在2021年中國資產管理年會上表示,科創板一直把「硬科技」作為重點支持的方向。生物醫藥企業作為研發驅動、具有高風險的行業,在近年來,政策的推動下,備受資本市場青睞。但與此同時,政策正在加高生物醫藥行業壁壘,未來,本土葯企生存和壯大除了創新能力,必須構建更全面的競爭力,包括內部執行能力,全球資源整合能力,資本運作等,以應對隨時而來的風險和挑戰。

(作者:季媛媛 編輯:徐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