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統行業遇到劇本殺是降維打擊還是轉型升級

北京新浪網 (2021-11-30 07:44)
分享| 分享至新浪微博 分享至facebook 分享至PLURK 分享至twitter

原標題:傳統行業遇到劇本殺是降維打擊還是轉型升級 來源:中國青年報

六七個年輕人放下手機,圍坐在桌前,認真翻看著手中的紙質劇本,接下來他們要根據劇本中的故事開啟「第二人生」。這樣一份紙質劇本,成了玩家進入故事世界的入口。也因此,劇本殺的出現被稱作紙質閱讀的「文藝復興」。

如果玩家仔細對比,就會發現,根據劇本故事類型的不同,小小的一份紙質劇本也會有很大的區別。「採用的米色膠版紙,相比於白紙黑字更有書籍典雅感;彩色圖以銅版紙進行顏色呈現,效果更亮麗飽滿;古風劇本傾向於選擇膠版紙、發黃的米色紙和牛皮紙等。翻啟封面和故事風格一致的印刷品,更能讓玩家沉浸其中。」天津長榮雲印刷科技有限公司工作人員郝悅說,美工設計帶來的視覺衝擊需要在印刷品上體現,印刷質感的好壞影響著劇本故事的呈現。

中青報·中青網記者走訪發現,很多傳統印刷業務體系都已經增加了劇本印刷項目。區別於紙質書籍、商務印刷等傳統項目,在接觸劇本印刷的過程中,年輕群體帶來的靈感也在助推傳統印刷行業創新發展。郝悅直言,「不同於原來各自接單的『單打獨鬥』模式,同行之間的溝通交流也更多了,大家都可以相互取經學習」。

「當劇本印刷外觀、設計都很精緻時,在美工印刷的紙張、顏色上花費的心思不是簡單模仿就可以呈現出的。」郝悅認為,好的印刷在一定程度上也能發揮防止盜版的作用。

更早進入劇本印刷的還有上海的印牛牛數字印刷中心。印牛牛數字印刷中心總經理劉年介紹,他們原來主要印刷短版畫冊、精裝畫冊、台曆掛歷、手提袋、個性化定製相冊等,初次印刷《黑羊公館》劇本后,他們便發現了這個市場,開始承接大量劇本印刷業務,如今劇本印刷業務已經佔據其銷售額的四分之一。

劉年認為,劇本殺的劇本印刷成為「錦上添花的產品」,這個細分市場也被越來越多印刷商重視,他說:「大家也在用行業經驗、工藝標準、場景產品應用選材等,去配合劇本殺在高速增長下產生的更多類型產品需求,按需生產。傳統行業市場更加細分化,劇本印刷也能更為精益化。」

不同於印刷行業迅速加入劇本殺產業鏈,不少傳統故事行業的從業者認為,進入劇本殺領域是一種「降維打擊」。萬有引力聯合創始人孔令西被劇本殺自由沉浸的第一視角故事形態深深吸引,帶領影視製作團隊加入了劇本殺的「戰局」。在他看來,傳統影視和劇本殺的重要基因都有故事,故事也是長在人類基因裏面的,沒有人不愛故事。人類的故事講述形式從傳說、到文學、到戲劇、再到電影電視,都是文化消費者在看故事,「劇本殺是故事的2.0時代,文化消費者是在參與和改變故事」。

孔令西認為,區別於傳統敘事,劇本殺有自己的敘事結構和受眾審美慣性,劇本殺本身需要被作為一種新型的面向未來的文化娛樂產品來定義和研究,「劇本殺是一個載體,可以和各種行業融合,一些傳統社交和娛樂形式殭化時,劇本殺能有效填補這部分的空缺」。

憑藉著在內容創作、影視製作和技術領域的經驗,孔令西希望劇本殺在互動敘事上有所突破。因為其高度沉浸和自由的故事屬性,環幕視覺恰好可以通過互動敘事呈現故事世界。基於劇本描述的場景氛圍實拍、CG製作,根據角色成長曆程視覺復現,真人NPC實拍演繹等方式,能具象化還原劇本故事的每個人。視覺化呈現故事的方式不僅能增強故事的情緒表達,也能緩解玩家傳統的故事閱讀壓力。他認為,不同類型的劇本殺作品,通過環幕在視覺及技術領域的創新發展,是未來的方向。同時,也希望通過環幕形式將複雜的演繹內容呈現標準化,降低店家的開本難度。

「在這個虛擬故事世界中,每個人都可以有一個新的身份,他既是創作者又是故事中的人物;每個人都可以參與這個故事世界,每個人都可以平等地創作和改變這個故事。」處於產業鏈內容創作環節的深圳市火山圖像數字技術有限公司負責人陳坤,就嘗試將數字視覺引入劇本殺,進行全息劇本殺內容製作。他希望做出打動人的優秀作品,打造精品化的故事世界,「多樣打造故事、升級玩家體驗,是不少傳統故事行業進入劇本殺的方向」。

不僅是全息、影視環幕的劇本殺視覺化呈現,OdZ設計工作室也在劇本殺行業中找到了自己的道路——燈光設計。其負責人趙雷告訴記者,劇本殺門店場地、燈光、道具很大程度上影響著玩家體驗,沉浸式燈泡、筒燈、燈帶,顏色、明暗、閃爍……相比於普通劇本殺房間代入感更強,無需聯網的智能燈也為店家帶來了更多便利。

「好的人物和故事在不同文娛產品表現形式上是互通的,好的呈現形式在不同文化娛樂類產品中也是可以相互助力的。」孔令西說,文娛產品與表現形式都有共通性,劇本殺並非刺痛傳統行業的「眼中釘」,傳媒行業從業者們可以找到交集,進入劇本殺領域,碰撞出更多火花。

中青報·中青網記者 謝宛霏 孟佩佩 實習生 丁鳳蕾 來源:中國青年報

加入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