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京的「孩子們」㉖|特工王與金融家:博爾特尼科夫父子

北京新浪網 (2021-11-30 07:21)
分享| 分享至新浪微博 分享至facebook 分享至PLURK 分享至twitter

【編者按】

這裏所說普京的「孩子們」,並非生物學概念,而是政治社會學概念。他們指在普京執政俄羅斯20多年期間成長起來、開始在俄羅斯政界嶄露頭角,並有可能在2024年後對俄羅斯政治經濟發展產生重要影響的新一代權力精英。

普京提交的憲法修正案2020年3月14日獲憲法法院批准,7月1日經全民投票通過,7月4日開始生效。這意味著普京之前的總統任期「清零」,他從理論上將獲得參加2024年總統選舉的機會。2021年4月5日,普京簽署了關於總統任期的法案。根據該法案,他可以在現任期結束后再連任兩屆。但俄羅斯國內政治歷來波詭雲譎,法理上的可能並不代表現實中的必然。修憲不僅沒有解決、反而凸顯「2024問題」已經浮出水面。2024年之後,誰將掌管俄羅斯,是大家都熱切關注的問題。因此,復旦大學俄羅斯中亞研究中心主任馮玉軍教授推出「普京的『孩子們』」專題系列,與大家共同盤點,哪些人有可能進入未來俄羅斯的權力核心或以其他形式對俄羅斯政治產生深度影響?

【之二十六】

丹尼斯•亞歷山大羅維奇•博爾特尼科夫(Денис Александрович Бортников,下稱小博爾特尼科夫),1974年11月19日出生於列寧格勒市(今聖彼得堡市),本科畢業於聖彼得堡國立經濟金融大學,獲得國民經濟學學士學位。先後在俄羅斯多個大型銀行工作,2011年起,擔任俄羅斯外貿銀行高級副總裁,西北地區負責人。2017年5月,升任俄羅斯外貿銀行高級副總裁,董事會主席,是俄羅斯金融界冉冉升起的新星。

丹尼斯•亞歷山大羅維奇•博爾特尼科夫

小博爾特尼科夫的父親是俄羅斯著名政治家、聖彼得堡幫的代表人物、俄羅斯聯邦安全局(克格勃的主要繼承者)局長亞歷山大·瓦西里耶維奇·博爾特尼科夫(Александр Васильевич Бортников,下稱老博爾特尼科夫),老博爾特尼科夫被公認為是俄羅斯總統普京的密友,是當代俄羅斯歷史上任職時間最長的聯邦安全局局長。在《獨立報》2021年10月的百名政治人物排行榜中,老博爾特尼科夫位列第16名。

金融界的「青年近衛軍」

由於老博爾特尼科夫的特殊身份,有關其家人的公開信息極少,但是通過一些公開的人事任命和報導,筆者大致梳理出小博爾特尼科夫這位金融界 「青年近衛軍」的成長軌跡。

1974年11月19日,小博爾特尼科夫出生於列寧格勒。1996年小博爾特尼科夫從聖彼得堡國立經濟金融大學畢業后,進入當時全俄風頭最盛的俄羅斯工業建設銀行工作。

俄羅斯工業建設銀行的歷史可以追溯到1922年,它是一家股份制公司「工業銀行」,旨在為國內工業企業提供長期貸款。蘇聯解體后,俄羅斯工業建設銀行迅速與西方銀行建立起獨特的聯繫,不僅成為全俄第一家金融控股公司,而且迅速在英國、瑞士、德國開設了代表處。1997 年,它成為第一家在美國開設代表處的俄羅斯銀行。在俄羅斯混沌無序的1990年代,沒有背景絕不可能成為上百家新生銀行的典型代表。

在俄羅斯工業建設銀行背後掌管一切的是聖彼得堡寡頭弗拉基米爾·伊戈列維奇·科甘(2011年11月被授予四級祖國功勛序章,2012年7月任聯邦地區發展部副部長)。他在1990年代初期創建並領導著幾家金融機構,同時與多位聖彼得堡的經濟學家保持親密關係,其中就包括俄總統葉利欽時期的聯邦第一副總理丘拜斯,以及普京時期的聯邦副總理兼財政部長庫德林。

弗拉基米爾·伊戈列維奇·科甘

大學畢業后的幾年裡,小博爾特尼科夫先後在俄羅斯工業建設銀行多個部門歷練,歷任流通管理部顧問、轉賬業務部顧問、金融工具部顧問、經紀業務部首席顧問、收購和授權部首席專家、收購和授權部門主管。

1998年金融危機給俄羅斯新興的銀行體系帶來了致命打擊。1998年8月17日,由於無法支付1000億美元的到期債務,俄羅斯政府宣布盧布大幅度貶值,引發全國性金融動蕩。國債市場停止交易導致股市和匯市指數暴跌,而大量在蘇聯解體后新興的銀行由於持有大量政府國債而損失慘重。儘管俄羅斯央行及時發放31億盧布貸款作為援助,但俄羅斯工業建設銀行在巨額債務面前依舊難以為繼,該銀行的大股東——俄羅斯天然氣工業公司也舉步維艱,難以伸出援手。

1999年,俄羅斯工業建設銀行被央行吊銷牌照。2000年,代理總理米哈伊爾·米哈伊洛維奇·卡西亞諾夫向代理總統普京請求不要讓銀行破產,因為「實施出售其財產和其他資產的措施不會給國家帶來積極的結果」。根據卡西亞諾夫的提議,該銀行的財產應轉變為國有財產並「同時增加俄羅斯開發銀行的資本」。在普京的介入下,銀行度過了第一次危機。不過傾巢之下安有完卵?俄羅斯工業建設銀行最終在2004年被清算,進而被俄羅斯外貿銀行收購。小博爾特尼科夫則轉到古塔銀行工作。

古塔集團是俄羅斯的多元化控股公司,由著名富豪尤里·古什欽控制。上世紀九十年代初期,古什欽與時任俄羅斯總統辦公廳主任尤里·弗拉基米羅維奇·彼得羅夫關係密切。彼得羅夫在1993年被任命為國家投資公司董事長,這直接促成了古塔集團的成功。古什欽後來還創辦了整個歐洲最大的糖果和巧克力企業。憑藉在俄羅斯工業建設銀行的光鮮履歷以及強大的家庭背景,小博爾特尼科夫在古塔銀行被委以重任,擔任西北分行行長、古塔銀行行長顧問。

2006年,小博爾特尼科夫再度跳槽,進入著名的俄羅斯外貿銀行工作,擔任外貿銀行聖彼得堡分行行長助理。有專家指出,小博爾特尼科夫的新任命與俄羅斯外貿銀行對俄羅斯工業建設銀行的收購有關。俄羅斯工業建設銀行更名為俄羅斯外貿銀行西北分行,據說小博爾特尼科夫是此次收購的重要推手,值得注意的是,古塔銀行不久后也被俄羅斯外貿銀行併購。

外貿銀行標誌下的小博爾特尼科夫

2007-2011年間,小博爾特尼科夫迅速晉陞為銀行高管,歷任俄羅斯外貿銀行董事會副主席、第一副主席。2011年以來,他開始擔任俄羅斯外貿銀行西北地區負責人,俄羅斯外貿銀行高級副總裁。2014年,小博爾特尼科夫成為聖彼得堡國立經濟金融大學董事會成員,列寧格勒地區工商會董事會成員。2017年4月,他升任俄羅斯外貿銀行董事會主席,並積極主持參與政府促進中小企業發展的計劃,與聯邦工業貿易部、經濟發展部、農業部保持親密聯繫,在俄羅斯金融界成為一方巨擘。

俄羅斯外貿銀行與政府保持著密切聯繫。2020年新冠疫情嚴峻之際,該行向全俄中小企業和個體企業家提供了5100億盧布的各種項目支持,簽訂的協議總數超過3.4萬份。在俄羅斯近幾年加速「向東轉」的背景下,俄羅斯外貿銀行首先做出了表率。2021年9月,小博爾特尼科夫作為俄羅斯外貿銀行代表同俄羅斯聯邦遠東與北極發展部副部長帕維爾·沃爾科夫在東方經濟論壇上籤署協議,計劃增加對遠東地區旅遊業的貸款,價值超過200億盧布的項目已經開始啟動。有專家推測,這是老博爾特尼科夫授意兒子對俄羅斯國防部長紹伊古「轉向遠東」言論表示支持。

2021年10月,俄羅斯外貿銀行被美國金融雜誌《環球金融》評為俄羅斯年度最佳中小企業銀行。同年,還在國際中小企業銀行俱樂部協會的「2021年商業銀行最佳生態系統」年度排名中位列第一。在小博爾特尼科夫領導下,俄羅斯外貿銀行已經成為僅次於俄羅斯聯邦儲蓄銀行的超級銀行。

在很多人看來,小博爾特尼科夫確實是一位才華橫溢的經濟學家,憑藉自己的能力從專家顧問逐漸成長為大型銀行的領導者。他的同事曾透露,小博爾特尼科夫有著非比尋常的創造力,但總是以謹慎負責的態度對待工作,他的勤奮、耐心、進取心贏得了所有同事的尊重。此外,他從不提及與父親的關係,對所有同事都保持尊敬和理解,團隊協作能力極強。

可是,能在當下俄羅斯政壇和商界走紅的,少有出身寒門的素人。更多人將小博爾特尼科夫的成功歸功於其身居高位的父親及其在俄羅斯權力金字塔頂峰的眾多人脈關係。

俄羅斯政治技術中心第一副主任阿列克謝·馬卡爾金就直言不諱地指出,安全部門官員的子女純粹是由於父母的政治影響而被任命為國有銀行的高級領導,比如曾任俄羅斯外貿銀行高級副總裁的聯邦安全會議秘書帕特魯舍夫之子、現任俄羅斯對外經濟銀行第一副行長的前俄羅斯對外情報局局長弗拉德科夫之子。而且,長期以來俄羅斯外貿銀行一直與權貴有著千絲萬縷的關係,在某種意義上,甚至成為了權貴子弟成長的「加油站」。除了小帕特魯舍夫之外,聯邦委員會主席之子小馬特維延科也曾在2005年擔任外貿銀行的高級副總裁。俄羅斯聯邦儲蓄銀行行長格列夫之子職業生涯之初的頂頭上司就是俄羅斯外貿銀行總裁的兒子小科斯金。

對此,聖彼得堡政治基金會主席米哈伊爾·維諾格拉多夫表示,儘管高官子女繼承國家政界和商界職位明顯不合時宜,但俄羅斯上一代權力轉移的趨勢只會不斷加強。

老博爾特尼科夫其人

小博爾特尼科夫能在商界如魚得水,自然在很大程度上是受父輩蔭澤。

老博爾特尼科夫1951年11月15日出生於彼爾姆邊疆區首府彼爾姆市。1966年加入蘇聯共青團,1973年畢業於列寧格勒鐵路運輸學院。畢業之初他在列寧格勒地區加特契納市一家企業從事專業工作。但不久之後,他就加入了克格勃。

亞歷山大·瓦西里耶維奇·博爾特尼科夫

1975年,老博爾特尼科夫從蘇聯克格勃高等學校畢業,正式成為克格勃一員,在蘇聯克格勃列寧格勒地區的反情報單位工作多年。在蘇聯克格勃高等學校就讀期間,他加入了蘇聯共產黨。傳言在1970年代末,老博爾特尼科夫與同在克格勃工作的普京相識,並建立起友誼。普京在飛黃騰達之後並沒有忘記老友。2003年6月,博爾特尼科夫被任命為俄羅斯聯邦安全局聖彼得堡市和列寧格勒州局局長。

多年來,普京在進行重要人事布局時總是對自己的列寧格勒大學法學院同學以及克格勃出身的同僚青睞有加。老博爾特尼科夫不出意外也成為了「西羅維基」(意為強力部門,其核心成員是俄羅斯情報、安全、司法、軍事等強力部門的要員。這個集團的成員主要由普京在列寧格勒大學法學院的同學以及在克格勃工作期間的同事組成,對普京高度忠誠)的一員,進而逐漸成為聖彼得堡幫的核心人物之一。

2004年3月,老博爾特尼科夫奉調莫斯科,被任命為聯邦安全局副局長兼聯邦安全局經濟安全部門主管。在經濟安全部門重組后,老博爾特尼科夫成為聯邦經濟安全局局長,同時擔任反洗錢跨部門工作組成員、政府經濟一體化委員會成員、俄羅斯出口管制委員會成員、燃料和能源綜合體以及礦產資源基礎再生產政府委員會成員、俄羅斯聯邦飛機製造綜合體企業整合政府委員會成員。

2006年7月,老博爾特尼科夫被授予上將軍銜。2008年5月12日,老博爾特尼科夫被新任總統梅德韋傑夫任命為俄羅斯聯邦安全局局長兼國家反恐委員會主席;5月19日,成為俄羅斯聯邦總統反腐敗委員會成員及委員會主席團成員;5月25日,成為俄羅斯聯邦安全會議常委。此外,他還先後成為獨聯體國家安全機構和特工部門理事會主席、俄羅斯聯邦總統下屬金融市場發展委員會成員、俄羅斯聯邦信息社會發展委員會成員。

俄羅斯聯邦安全局為蘇聯時期契卡(全俄肅反委員會俄文縮寫音譯)、內務人民委員部、克格勃的繼承組織。現在全局共有約35萬人,在全國設有分支機構,其組織規模和地位都直逼昔日克格勃。目前,俄羅斯聯邦安全局被認為是俄羅斯規模最大、實力最強的安全機構之一。

自2008年以來,老博爾特尼科夫領導的聯邦安全局繼承了克格勃的大部分國內安全任務,並控制著俄羅斯聯邦邊防局,保衛俄羅斯聯邦國土安全,具體職責包括反間諜,反恐,邊防,打擊經濟犯罪、政治犯罪、網路犯罪等。此外,聯邦安全局控制著俄羅斯兩支精銳的反恐特種部隊阿爾法、三角旗以及其他各種特種部隊約8000人,邊防軍16-20萬人。

 因為老博爾特尼科夫身兼俄羅斯聯邦總統反腐敗委員會成員及委員會主席團成員身份,所以聯邦安全局還承擔著重要的反腐敗職能,在全俄反腐工作中作為一個關鍵的執行機構運作。

普京心腹

儘管老博爾特尼科夫是在梅德韋傑夫擔任總統時期被提拔重用的,但是在梅普搭檔時期,聯邦政府成員構成的人事權歸於時任總理普京,同時普京身為統一俄羅斯黨領袖,實際上在政治生活中仍居於核心政治地位。此外,普京通過設立政府主席團的工作機制,直接掌握控制強力部門的權力。因此,老博爾特尼科夫在短短四年間,從聖彼得堡市安全局長晉陞為聯邦安全局局長,背後的支持者其實是普京。果不其然,在梅德韋傑夫總統任期結束后,老博爾特尼科夫連任聯邦安全局局長至今,成為當代俄羅斯歷史上任職時間最長的聯邦安全局局長。

2020年6月16日,老博爾特尼科夫向普京總統彙報反恐工作。

長期以來,俄羅斯公務員的年齡限製為65歲。今年3月,普京簽署了一項法律,允許延長他任命的高級官員的工作年限,即擔任高級職務的官員任職年齡限制可以延長至70歲。2021年11月15日,1951年出生的老博爾特尼科夫迎來了自己的70歲生日。一時間議論紛紛,每次有關博爾特尼科夫離職的傳言都會成為社會關注的熱點。當天,俄羅斯總統新聞秘書佩斯科夫

在新聞發佈會上表示:「我不能確切地回答最後期限。我需要澄清一點,博爾特尼科夫將繼續工作。」

老博爾特尼科夫常常和國防部長紹伊古伴隨普京左右。下圖中的博爾特尼科夫身著正裝,左胸佩戴的是聖喬治絲帶。聖喬治絲帶是俄羅斯取得蘇德戰爭勝利的最重要象徵。

普京與紹伊古(左一)和老博爾特尼科夫(右一),博爾特尼科夫左胸佩戴者聖喬治絲帶。

2005年,聖喬治絲帶首次在俄羅斯民眾自發組織的活動「我們的勝利」中出現,用以紀念在第二次世界大戰中保衛俄羅斯的軍人。絲帶條紋由3條黑色和2條橙色條紋組成,橙色象徵火焰,黑色象徵火藥,代表著俄羅斯的軍事實力以及榮耀。這個設計原來是俄羅斯帝國頒發的軍事勳章的綬帶,也就是人們熟知的聖喬治勳章。而近年來,聖喬治絲帶被認為是支持普京的標誌,在俄羅斯無處不在,常常用於閱兵等重大慶祝場合。

多年來,普京與國防部長紹伊古一同度假的新聞總會佔據頭條,俄羅斯民眾也常常對普京和紹伊古在西伯利亞的針葉林度假的點滴細節津津樂道。儘管老博爾特尼科夫很少出現在此類新聞中,但是在2018年8月27日,總統新聞秘書佩斯科夫透露,普京、紹伊古和老博爾特尼科夫三人一同在圖瓦共和國葉尼塞河邊度過了周末。這條新聞卻證實了老博爾特尼科夫是為數不多的在工作之餘仍有資格陪伴普京左右的人之一。

老博爾特尼科夫(左)陪同普京度假

多年來,老博爾特尼科夫長期的優異業績屢獲殊榮,先後被授予俄羅斯聯邦安全英雄稱號,聖喬治四世勳章,祖國功勛一級、二級、三級、四級勳章,軍事功勛勳章,榮譽勳章,友誼勳章等。而作為俄羅斯最重要的強力部門的掌管者,老博爾特尼科夫同時也是俄羅斯大量國際事務的參與者,自然常常不得不面臨諸多非議,並且總是首當其衝,成為歐美與俄羅斯爆發爭端時遭受制裁的首要對象之一。2014年7月,因俄烏衝突,在歐盟和加拿大對俄羅斯高層的制裁名單上就有老博爾特尼科夫。去年鬧得沸沸揚揚的俄羅斯反對派人物納瓦利內中毒案再次將老博爾特尼科夫推上風口浪尖。歐盟認為只有俄羅斯當局才能接觸到諾瓦喬克神經毒劑,而聯邦安全局一定是重要參與者。歐盟、美國、英國均對老博爾特尼科夫實施了制裁。

在不遠的2024年,老博爾特尼科夫無疑會因為年齡因素淡出俄羅斯政治核心舞台,但派系叢生的聯邦安全局下一步的人事洗牌將如何進行?聯邦安全局第二號人物——第一副局長謝爾蓋·科羅廖夫所代表的俄羅斯首富羅滕貝格家族核心圈子與手握重權的K局局長伊萬·特卡喬夫所代表的俄羅斯石油公司總裁謝欽核心圈子將展開怎樣的激烈角力?聯邦安全局與總檢察院、聯邦偵查委員會、聯邦保衛局等部門由來已久的因職能劃分產生的矛盾將如何解決?小博爾特尼科夫又將何去何從?對此,普京會給出怎樣的安排?讓我們拭目以待。

(周楚人系復旦大學國際關係與公共事務學院碩士研究生)

加入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