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永彪 劉彥彤:美國是阿富汗系統性危機的根源

北京新浪網 (2021-11-29 03:35)
分享| 分享至新浪微博 分享至facebook 分享至PLURK 分享至twitter

原標題:朱永彪 劉彥彤:美國是阿富汗系統性危機的根源

隨著阿富汗局勢的巨變,阿富汗的人道主義危機引發廣泛關注和擔憂。總體來看,阿富汗面臨的人道主義危機根源很深,在塔利班掌權后,政治危機和經濟危機疊加,再加上近兩年疫情和乾旱等問題,進一步擴大了包含糧食危機、難民危機、女性權利危機等在內的人道主義危機。所以,阿富汗面臨的是一場綜合性、系統性危機,而且和美國有直接關係,如果美國不積極承擔起應有的責任和義務,危機很難得到真正的解決。

阿富汗孩童打工維持生計 圖源 視覺中國

阿富汗孩童打工維持生計 圖源 視覺中國

表面上看,阿富汗難民是繼委內瑞拉難民和敘利亞難民之後的第三大難民群體。但由於政治原因和難民的反覆跨界流動等,聯合國關於阿富汗難民的數據存在較大誤差。事實上,在巴基斯坦的阿富汗難民已經超過350萬,在伊朗的也已達350萬,阿富汗境內還有350萬流離失所者。所以,阿富汗難民實際上已是世界第一大難民群體。儘管聯合國等一再發出警告,但是國際社會普遍沒有真正意識到阿富汗人道主義危機的嚴重程度和可能的長期負面綜合影響。

自8月中旬以來,在紅十字國際委員會支持的坎大哈兒童病房裡,營養不良、肺炎和脫水的兒童數量增加一倍多。與2020年同期相比,坎大哈周圍的嚴重和中度急性營養不良兒童增加了31%。國際移民組織總幹事維托里諾本月初結束對阿富汗的訪問后指出,人們「身無分文,處於崩潰狀態」。

自塔利班接管政權以來,聯合國和多個國際組織一再警告阿富汗經濟正處於崩潰的邊緣,這可能會進一步加劇人道主義危機。阿富汗今年的GDP可能下降40%。預計小麥將比去年減產31%,小麥短缺246萬噸。阿富汗的電力缺口也在進一步擴大,並且由於長期拖欠電費,正面臨著中亞國家切斷電力供應的問題。這個冬天對於阿富汗人民來說將格外寒冷。

阿富汗的安全局勢也並未真正得到大幅改善。2020年「伊斯蘭國」在阿富汗共發動60次襲擊,但是今年截至11月中旬已達334次。此外,阿富汗境內的綁架、搶劫、謀殺等犯罪事件自8月中旬以來也呈現激增的狀態。

截至第三季度,包括中國在內的部分國家和人道主義組織已向近1050萬阿富汗人提供援助,但還有至少1000萬阿富汗人需要援助,而且目前的各類援助都不是長期、穩定、可持續的。儘管其他國家承諾了一定的援助,但離實際需要還有很大差距,且兌現情況和實際利用效率也不容樂觀。可以說,阿富汗從來沒有出現過權力真空,卻經常出現關注和援助真空,而這些真空又常常會使其他努力最終前功盡棄。

塔利班近期宣稱其獲得約270億阿尼(約2.8億美元)的收入,將一次性發放政府僱員過去3個月的工資。但這筆錢的覆蓋面很窄,只包括在塔利班上台後有機會上班的一部分政府僱員。而且據聯合國表示,阿富汗每月需要高達2.2億美元來養活近2300萬挨餓人口,所以塔利班的這筆資金只能說是杯水車薪。

美國聲稱2021年已經向阿富汗提供4.74億美元人道主義援助,但這些資金主要發生在8月之前。美國也沒有說明其中有多少到了阿富汗人民手中,有多少流回美國,又有多少甚至連到阿富汗洗個澡都沒有,而只是被從華爾街的一個賬戶劃到另一個賬戶。

美國國防部長奧斯汀近日再次公開表示:「儘管美國完成了從阿富汗撤軍,但我們將繼續在那裡打擊恐怖主義」,並表示美國將採用「超視距」作戰方式。這表明美國的撤軍只是為了減少在阿富汗的投入,但是它的總體目標並沒有改變,即掌控阿富汗局勢走向並繼續保持對周邊地區的影響力。

美國仍然凍結著阿富汗約95億美元的資金,這也影響著阿富汗人道主義危機。聯合國開發計劃署表示,由於缺少流動性,阿富汗銀行系統崩潰的經濟成本以及隨之而來的負面社會影響「將是巨大的」。正如阿富汗人聲稱的:這是存放在阿富汗中央銀行的普通人的資產,美國凍結資金制裁的是阿富汗人而不是塔利班。美國阿富汗和巴基斯坦問題特別代表本周將在多哈與塔利班官員進行會談,預計也將談及有關阿富汗被凍結資產的問題。

美國稱,阿富汗人道主義危機在撤軍前就很嚴重了,意圖辯稱現在的人道主義危機不是由於美國撤軍引發的。巧合的是,塔利班也宣稱當前的危機是美國撤軍前的延續。這恰恰說明在過去20年,美國並沒有將阿富汗的經濟發展、改善民生作為主要任務甚至是次要任務。而且,美國不負責任地甩包袱式撤軍,又加劇了阿富汗的政治和經濟危機,使得當地的人道主義危機進一步擴大並加速爆發。作為阿富汗事務的操縱者,美國可以說是阿富汗系統性危機的根源。(作者分別是蘭州大學一帶一路研究中心、阿富汗研究中心教授,蘭州大學政治與國際關係學院研究生)

加入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