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金投資顧問業務離我們還有多遠?

北京新浪網 (2021-11-28 17:30)
分享| 分享至新浪微博 分享至facebook 分享至PLURK 分享至twitter

基金投資顧問業務,主要是指擁有相關資質的金融投資顧問機構接受客戶委託,在客戶授權的範圍內,按照協議約定,為客戶做出投資基金具體品種、數量和買賣時機的選擇,並代替客戶進行基金產品申購、贖回、轉換等交易申請。這意味著基金投顧有別於證券投顧,首先在於它可以代替客戶做出決策和進行賬戶操作,而不僅僅是提供建議。

對於不炒股的投資者而言,基金投顧業務也許有更加重要的意義。基金是許多家庭理財的重要產品類別,但市場上大量不同類別的基金產品如何選擇、何時買入或贖回、怎麼組合,都成為非專業投資者的投資障礙。因此,我們常常看到許多投資者用買股票的方法買基金,快進快出、追漲殺跌,出現「基金賺錢,基民不賺錢」的現象。

其實,基金投顧業務在一定程度上可以幫助解決這個問題。我們可以委託專業的基金投資顧問來幫助我們進行基金投資和組合管理,以獲得更加穩定的收益。這更接近美國等國家的投資顧問業務,也就是所謂「買方投顧」。

因為其重要性,我國對基金投顧業務實施嚴格的牌照限制和監管要求,2019年10月,證監會發佈《關於做好公開募集證券投資基金投資顧問業務試點工作的通知》,基金投顧業務由此啟航,試點工作開展至今已經接近兩年。

目前,已經有59家機構獲得基金投顧資格試點的備案函,包括24家公募基金、29家證券公司、3家銀行、3家第三方獨立銷售機構。從供給角度來看,目前基金投顧提供的業務不論是在覆蓋用戶數,還是在規模和復購率上均有不錯的成效。數據顯示,截至今年二季度,首批試點金融機構的投顧服務資產超過500億元,服務投資者超過200萬戶,基金投顧客戶中保有3個月以上的客戶復投率超過40%。

但在實際操作中,仍然有許多不具備業務資格的主體,在互聯網平台上對外提供基金組合的投資建議,有的甚至允許平台用戶「一鍵跟投」。這種業務模式與基金投顧業務類似的擦邊球業務,並不受監管框架約束,不僅帶來對試點機構的不公平競爭,也存在專業性無法保證、損害投資者利益時無處監管維權的風險。為此,近日多地證監局下發《關於規範基金投資建議活動的通知》,引發廣泛關注。

《通知》要求,「不具有基金投資顧問業務資格的機構不得提供基金投資組合策略投資建議」,明令禁止上述服務模式。此外,《通知》還對基金投顧業務進行負面清單管理,對業務開展主體、標的基金、服務對象、合同簽訂、收費模式等業務細節做出明確限制,助力業務規範化、專業化地發展。

這顯然是一件好事,金融服務中持牌經營是保障客戶利益的基礎措施,也是規範行業行為的重要方法。對於試點了兩年的基金投顧業務而言,是對合格主體一次重要的確認和保護。

基金投顧業務的試點不斷擴展,隨之而來的是市場需求的不斷匹配和投資人專業意識的不斷提升。上海高級金融學院和嘉信理財聯合發佈的《2021年中國新富人群財富健康指數報告》顯示,新富人群在逐漸朝著理財投資專業化的方向進步,對投資顧問和專業金融機構信任度的逐年提升。2017年,僅有57.8%的新富投資者表示對投資顧問和金融機構非常信任;而在今年,這一數據攀升至75.5%。對投資專業化的信任程度加深,說明投資者的觀念在不斷成熟。

如果說投資者對投資顧問的信任是投資顧問業務發展的主觀條件的話,那市場上基金投資顧問業務發展的客觀條件是否已經成熟呢?基金投顧業務離我們還有多遠?

客觀而言,近兩年的機構試點為投資者提供了嘗試基金投顧業務的機會。機構的逐漸加入也帶來良性競爭,促使機構不斷改善自己的投顧服務質量,以贏得更多投資者的青睞。另一方面,我們仍需要看到的是,目前在「投」和「顧」兩個方面,試點機構仍然呈現出了水平的參差。從「投」的角度,基金投顧需要在充分了解投資人性格、喜好和目標的基礎上匹配合適的投資策略,提供更多個性化的選擇,幫助投資者找到更適合自己的解決方案;從「顧」的角度,更多是對客戶的陪伴和投資者教育。然而,不同的投資機構,無論是在投資能力還是軟服務流程和管理投入上,都存在一定差異。

從這兩點而言,我們與海外仍有差距。例如在實踐中,從「投」而言,可投產品類型有限,特定類別產品可投數量有限;從「顧」而言,客戶服務體系搭建未完成,客戶陪伴和投資者教育亦存在缺失。事實上,海外市場目前正在積極尋求從傳統投顧向智能投顧的業務模式轉型。我們起步晚,卻站在技術和制度雙重變革的路口,也許可以同步完成賣方投顧轉買方投顧、傳統投顧轉智能投顧的兩項轉型。

對於機構而言,毫無疑問,基金投顧業務的市場潛力是巨大的。許多發達國家金融市場的基金投顧業務早已成熟,並且進一步推動了基金市場的繁榮。美國49%的家庭直接通過投資顧問購買共同基金,80%的家庭通過養老賬戶購買共同基金(多數也通過投資顧問),僅19%的家庭通過基金公司直接購買。由此看來,中國的基金投顧業務還有巨大的發展空間。目前,不少拿到試點牌照的機構都在積極布局基金投顧這個風口業務,而在這次整頓后,許多還未持牌的機構也表示正在積極申請投顧相關業務的許可。供給增加帶來服務競爭的加劇,而充分的服務競爭才可能帶來效率和品質的提升。

個人投資者可以期待投顧業務給居民投資理財帶來變革,並隨之對專業金融機構有更多的信任。但在具體操作中,選擇投顧業務時仍需要謹慎嘗試,多關注業務與自身的匹配程度,提升自己的甄別和選擇機構的能力,避免轉型過程中帶來的投資風險。

(作者吳飛為上海交通大學上海高級金融學院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