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女足競聘鬧劇后,需要的是不折騰

北京新浪網 (2021-11-18 22:46)
分享| 分享至新浪微博 分享至facebook 分享至PLURK 分享至twitter

讓球迷關注許久的中國女足帥位選擇,終於有了結果。

隨著中國足協在11月18日的官宣,水慶霞成為了中國女足新任主教練,將率領球隊開啟一段新的征程。

值得一提的是,此前中國足協就進行過一次公開競聘,但是參與競聘的人員中並沒有水慶霞。從結果來看,這場競聘肥皂劇的結果也是不了了之。

東京奧運會上,中國女足就一度遭遇「疑雲」籠罩,如今走進新的時代,這支球隊需要的是在不折騰的環境中穩步前行。

水慶霞 本文圖片 CFP

中國女足首位本土女性教練上位

在女子足壇,女性主帥的出現幾率自然遠遠高於男足世界,但對於中國女足來說,一位女性土帥上任卻還是第一次。

此前中國女足曾經聘請過多曼斯基和伊麗莎白兩位女帥,但二者都是洋帥,水慶霞的到來,是中國女足一次新的嘗試,但卻也早就在許多圈內人的預料之中。

從足球生涯一開始,水慶霞就見證著上海乃至中國女足的歷史,她在11歲進入了體校練習田徑,1983年被推薦去女足隊,那是上海歷史上第一次建立女足球隊。之後,水慶霞也成為了中國女足歷史上第一個被徵召的上海球員。

而如今成為中國女足首位女性土帥,她最大的資本就是多年來在足球圈的努力和付出。在17歲「高齡」才接觸足球的她,一開始對足球一竅不通,但硬是通過自己的刻苦,一步步脫穎而出,最終成為了中國女足黃金時代的打造者之一。

1986年、1993年,她隨中國女足奪得兩次亞洲冠軍,而讓眾多中國女足球迷難以忘懷的1996年奧運會亞軍,水慶霞也是當時女足國家隊中的重要成員。

水慶霞即將踏上自己足球生涯的新征程。

水慶霞在35歲選擇退役,之後她沒有猶豫,繼續留在球場成為了一名教練,從上海女足助教,到女足國青助教、上海青年女足主教練、上海女足主教練……在新的崗位上,她和曾經做球員時候一樣,依然用不懈的努力和學習一步步證明著自己。

2017年全運會,水慶霞就率領上海女足在成年組奪冠。除此之外在聯賽和錦標賽等國內賽事中,她也屢次率隊取得佳績。在所有中國老一代女足退役球員中,水慶霞可以說是在教練行業上投入最多成就也最大的那一個。

由於其豐富的帶隊經驗和不俗的成績,在中國女足兵敗東京奧運會之後,水慶霞也自然地被視為了中國女足未來主帥的熱門人選。

在率領奧運聯合隊(即從東京歸來的中國女足國家隊)在全運會奪冠后,這一預期也達到了最高點。全運會的女足決賽在聯合隊和原本就是水慶霞執教的上海女足之間上演,這場屬於水慶霞的個人「德比」,也從另一個角度證明了她在教練崗位上的能力。

陝西全運會上水慶霞率領奧運聯合隊奪冠。

主帥競聘鬧劇最終不了了之

全運會期間,水慶霞就曾在接受採訪時表示了願意接下中國女足帥位責任的決心:「夢想每個人都有,我希望能當女足國家隊主教練,帶隊在世界舞台上展現。」

在和澎湃新聞記者的交流中,水慶霞也同樣流露過這一理想,「畢竟作為教練都會有這個(執教國家隊的)願望」。然而就在人們期待這位女足名宿走上前台時,劇情又出現了轉折。

10月8日,中國足協在官網發佈了競聘中國女足主帥的公告,然而剛剛在全運會奪冠通過「小考」的水慶霞並未報名。圈內早已流傳一種說法:由於足協方面傾向讓肇俊哲擔任下一位國家隊主帥,因此水慶霞主動選擇退出。據澎湃新聞記者了解,這樣的擔憂,也的確是水慶霞無意參選的原因之一。

對於任何一位在教練崗位上摸爬滾打了多年的資深教練來說,參加一場註定「陪跑」的競聘,無疑都是一種對尊嚴的損害,而水慶霞也就此暫時離開了女足選帥的候選名單。

水慶霞所執教的上海女足貢獻了眾多國腳。

然而,中國足協的這場競聘卻讓外界感到一絲「詭異」。上位「呼聲」很高的肇俊哲因為經驗欠缺而頗受球迷擔憂,雖然其過往經歷和條件滿足中國足協制定的要求,但畢竟其從未有過執教女足球隊的經歷,即便是執教男足球隊,也只有2017賽季臨時救火執教了遼足半年,最終還是保級失敗。

那之後,肇俊哲更多擔任行政工作,沒有在教練崗位上有更多發展,這樣一個教練席上的「菜鳥」直接被放上國家隊主帥的位置,無疑很難服眾。

而另一位熱門候選人,女帥陳婉婷則更有教練資歷,此前她曾執教港超球隊東方隊奪得港超冠軍,成為世界上首位率男子球隊奪得頂級聯賽冠軍的女教練,並在2019年先後成為U16女足國家隊的助教、主教練,帶隊獲得了亞少賽季軍。

但尷尬的是,在足協發佈的選聘通知中明確提出,候選人需要是中國籍,持有有效的職業級教練員資格證書,並具有職業或專業球員經歷。候選人的過往經歷還需滿足下列條件之一:1.曾擔任過中國足協U19及以上國字型大小隊伍主教練;2.曾擔任過中國足協女足超級聯賽隊伍主教練;3.曾擔任過中國足協頂級聯賽隊伍主教練或助理教練。

如果用這些規則來看,陳婉婷就不應具備參加面試的資格,因為其並沒有做過職業球員,也不符合過往經歷要求中的任何一項,但她還是進入了競聘的面試環節。

水慶霞把多年時光都投入了女足事業。

中國女足需要在穩定環境中再出發

最終,這場有些尷尬的競聘成為了一次沒有實質意義的競爭,在競聘會結束之後結果遲遲沒有公佈,最終因為種種原因而不了了之。

選擇水慶霞接過中國女足的教鞭,並不是一個令女足球迷意外的結果,但這個有些無厘頭的過程,卻平添了幾分動蕩。

對於水慶霞來說,這份新的責任無疑是極具重量的。在東京奧運會上,中國女足在時任主教練賈秀全的帶領下打出了隊史最差的表現,小組賽階段三場比賽丟17球,1平2負無緣淘汰賽。進入巴黎奧運會周期,這支球隊需要從這場意外打擊中走出陰影,重新打起精神。

而在2022年1月下旬,女足亞洲杯就將在印度舉行,這將是中國女足在新周期的第一個國際大賽,如今留給水慶霞打造新球隊磨合陣容的時間也並不多。

對於中國女足來說,通過亞洲杯拿到世界杯資格的難度不高,由於下一屆女足世界杯擴軍到了32支球隊參賽,亞洲杯只要取得前5名就可以獲得世界杯門票,而剩下兩支成績最好的隊伍也可以獲得附加賽資格。

但球迷對於隊伍的期待無疑不會只是前5名,能否在比賽中打出球隊的精神面貌,衝擊決賽資格,將是水慶霞在上任后迎接的第一個挑戰。

水慶霞對於足球的熱愛有目共睹,對於教練崗位長久以來的堅持和鑽研也得到了時間的證明。但在中國女足主帥的位置上,壓力相比地方隊無疑會成倍的放大。

能否得到足夠的時間和空間來打造自己理想中的球隊,對於這位女足名宿來說,也需要用實際表現來為自己贏得信任。

兵敗東京后,水慶霞要率領中國女足再出發。

回首往日,從2002年執教中國女足的馬良行到如今已成為過去時的賈秀全,19年時間里,中國女足迎來了第15次帥位更迭,帥位的不斷「動蕩」,對於一支球隊的長遠建設來說自然不是一件好事。 

多次的帥位變動中,也發生了不少「鬧劇」,比如將沒有經驗的張海濤推上帥位結果遭遇雅典奧運會0比8不敵德國的慘案,比如伊麗莎白在和領隊張建強鬧矛盾后「下課」。更近的,也有賈秀全到了奧運會卻突然啟用眾多新人結果慘敗的「謎案」。

19年時間里,中國女足試過了各種教練:「菜鳥」土帥、有經驗的土帥、男性洋帥、女性洋帥……但唯獨沒有給過本土女帥一個機會。如今在這個意義上,水慶霞成為了第一個吃螃蟹的人。

多年的執教經歷,讓水慶霞對於國內女足球員非常熟悉,可以無縫對接,但與此同時,一個穩定的發展環境,也是女足國家隊當下需要的重要「資源」。

希望在這一次競聘風波過去之後,中國女足能夠告別折騰,再度出發。

本期編輯鄒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