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記福州市公安局原局長潘東升:用生命詮釋忠誠

北京新浪網 (2021-11-18 22:54)
分享| 分享至新浪微博 分享至facebook 分享至PLURK 分享至twitter

他是一名老公安,從警37年,一心為民,護一方平安,直至犧牲在工作崗位。他常說:「加入公安隊伍,就時刻準備著,為黨為人民犧牲一切。」

他是一名領導幹部,對黨和人民賦予的權力始終心存敬畏。他常說:「只有個人的乾淨,才有做人的底氣、幹事的硬氣、從警的正氣。」

9月25日,福建省公安廳黨委委員,福州市副市長、市公安局局長,一級巡視員潘東升因長期超負荷工作,突發疾病,犧牲在工作一線。許多民警、群眾自發悼念、緬懷他:「潘局用生命踐行了『人民公安為人民』的莊嚴承諾,為政法幹部樹立了榜樣。」

他是敢打敢拼的「硬漢局長」

生命最後的幾天,潘東升忙得「像陀螺一樣」:疫情防控、會議安保、慰問一線民警和防疫點醫護人員……

9月24日晚,剛結束一項安保任務,潘東升跟妻子微信視頻通話。和往常一樣,因為工作電話不斷「加塞」,幾句家常話回撥了多次才說完。

9月25日早上9時許,一向守時的潘局少見地「缺席」了……雖經全力搶救,那顆心臟再也沒能跳動起來。

「潘局太累了……」大家難以接受這個噩耗。

他的辦公室,桌上還堆滿了待辦的文件,只是藤椅空蕩蕩的,再也不見那個人,大步流星、推門而入。

「好像他只是離開一小會兒,馬上就會回來,繼續指揮我們戰鬥……」福州市公安局副局長施玉安說,「只要老潘在,就沒有打不贏的仗。」

2018年,首屆數字中國建設峰會在福州召開,福州市公安局創新啟用的「智慧安保」系統大顯身手。從太陽光線直射影響人臉識別通過率,到外國人臉部結構差異影響辨識準確度,再到參觀人數最高峰時的安保預案,潘東升都曾嚴格把關、反覆推敲。

最終,峰會上的立體「雲防」實現了10萬人最高流量的安全通行,參會的全球技術專家不約而同地對潘東升豎起大拇指。

第44屆世界遺產大會、金磚峰會「三合一」會議……1700餘場各類活動安保任務順利完成的背後,是潘東升參與推動的公安大數據智能化建設發揮的作用。

上世紀80年代,潘東升畢業於福州大學計算機科學系軟體專業。當年,國家信息化產業正處於起步騰飛階段,他的專業成績全班第一,不少同學勸他下海經商,老師也勸他出國深造,但他毅然選擇了人民公安事業。

「是黨培養了我,人民警察是為群眾做事、保護一方平安的崇高職業,我想加入這支光榮的隊伍。」正是抱著這個信念,他勇往直前——

為了讓大數據真正為民所用,他敢立,更敢破。

他是「數字福建」專家委員會19名成員中唯一的公安代表。警務信息有「堵點」,他堅信「數據用不壞」,打破部門和層級壁壘,推動建成省市一體化的公安大數據中心;

疫情溯源有壁壘,他主抓的「超算」疫情數據模型,20分鐘可分析處理數萬條流動人員數據,助力福州市在全省首批實現現有病例、疑似病例「雙清零」;

掃黑除惡有障礙,他毫無懼色坐鎮指揮,「有壓力都是我的壓力,你們只管放手干!」

在同事眼裡,這位「專家型」領導雷厲風行、敢打敢拼。只有親近的人才知道,已被切掉半個成人拳頭大小肺部的他,常常會胸悶難忍……

「他十幾年沒有休過假了,兒子結婚的當天下午還去開會。他總對我說『謝謝』『對不起』,我很後悔沒有更好一點照顧他……」妻子袁秋榕哽咽著難以言語。

「加入公安隊伍,就是時刻準備著,為黨為人民犧牲生命。」潘東升用生命踐行了這句滾燙的誓言。

他是心系百姓的好局長

潘東升走了,很多沒有和他見過面的百姓,卻把這個名字記在心裏。

2015年的一個夏日,三明市市民鄒滿生因為騎摩托車沒戴安全頭盔被執勤民警攔下。讓他驚訝的是,民警不但沒有記分罰錢,反倒送給他一頂安全頭盔。

「處罰不是目的,一定要引導群眾把安全頭盔戴上去。」潘東升說。

時任三明市公安局長的潘東升推行的這種安全教育,不經意間改變了城市的面貌,也把公安幹警的良好形象印入了群眾心底。

「不管大事小情,只要有利於群眾,他都要做。」這是福州市公安局黨委委員、交警支隊支隊長陳明俤對潘東升的評價。

2016年,潘東升履新福州后,發現城區交通擁堵嚴重,很多道路的信號燈還靠民警在現場按,路況靠電台報。多次實地調研后,他牽頭在全省率先推出智能交通大數據平台,實現了信號燈精準配時、智慧排堵。

面對百姓的訴求,他有春風之暖,亦有雷霆之舉。

福州聚集著大量人流、物流、信息流和資金流,各領域的風險也在隱蔽角落裡叢生。特別是少數黑惡勢力社會關係極為複雜,犯罪手段也不斷翻新。

「如果這類毒瘤不切除,群眾會對福州市公安局掃黑的決心和力度產生懷疑!」潘東升直接指揮、縝密部署,經過一年多秘密偵查、固定證據,終於將一個十分棘手的涉黑組織連根拔起。

小到一頂安全頭盔、一盞信號燈,大到驚天大要案,面對阻力和壓力,潘東升聲聲叮囑:「你們要牢牢記住『人民警察』前的『人民』二字」。

對於事關百姓生命財產安全的民生案件,潘東升要求快偵快破,「打防」結合——

在他的帶領下,福州市公安局在全國省會城市首開先河,創建24小時實戰研判、「情指勤輿督」一體化的合成作戰體系;全面「升級」科技化信息收集觸角,實施「智慧天眼」工程,打造環福州治安防控圈。

對於群眾的「急難愁盼」,潘東升始終記掛在心——

在福州的派出所,有「辦不成事」的受理窗口,還有線上的「清零窗口」。顧名思義,這些「刀刃向內」的改革,都是為了杜絕對群眾簡單說「不」的不作為、不擔當。

把僑胞辦理證照、貨運汽車備案等群眾辦事項目搬到「雲上」;把行政審批的網上流轉時限不斷壓縮……潘東升推出的創新舉措無不彰顯著為民理念:「什麼叫 『馬上就辦、真抓實幹』?就是把 『不能辦』變成『怎麼辦』,把 『不好辦』變為 『想辦法辦』。」

2021年初,有群眾提出「抓拍多、罰單多,停車難」,潘東升立即牽頭調研,幾個月後會同相關部門增設9600個停車泊位,出台允許老舊小區、學校、公廁周邊有序停車等人性化舉措。

命案破案率創新高、「兩搶」案件發案數連降至最低、累計打掉200多個各類涉黑涉惡組織和犯罪團伙、治安狀況滿意度躋身全國36個大中城市前列……一張張令人信服的成績單,見證著公安幹警為百姓守護「平安福州」的努力。

他是乾淨擔當的「父兄」

「一起再向潘局敬個禮吧!」送別潘東升的那一天,民警們在他的遺像前整齊肅立。

往事幕幕,浮上心頭。

4年前的夏天,潘東升看到交警林州明頂著高溫執勤,特意讓他休息,稍後又送來兩大桶涼茶。

「我給潘局剝了一碗來自平潭的花生,希望他吃好家鄉味,再走好!」得知潘局長去世的消息,林州明泣不成聲。

「潘局更像是我們的兄長。還想著等他退休以後,好好和他一起吃餐便飯,他總不會再拒絕吧……」福州市公安局政治部主任潘臻穎紅了眼圈。

潘臻穎曾任福州市羅源縣公安局局長,她說:「潘局從不怕擔責任,工作中遇到重要情況,總會給我非常明確的指示,他常說,『放手去干,天塌不下來』。」

潘東升常告誡民警權力要為民所用,「摘下警徽,我們也是老百姓」。

潘東升留下的遺物很簡單:一個用了13年的尼龍公文包,鼓囊囊地塞滿一疊待辦件。隨身攜帶使用了30多年的錢包里,常年放著一張泛黃的照片,那是他一家三口的合影。工作之餘,他時常拿出來瞧瞧。

風清氣正地來,乾乾淨淨地走。

「除非有特別重大任務,工作再晚,他都會回家吃飯。」袁秋榕忘不了,上班時,他常會仰頭看看陽台,跟她告別;她也會站在那裡,等他下班回來……

妻子長年待業在家,潘東升從未利用手中的職權,為家人謀過任何利益。

潘局長是「硬骨頭」,但又是「軟心腸」。

2014年,來到三明市地處偏遠的岩前派出所調研,眼前的景象讓潘東升佇立良久:不足10平方米的老平房宿舍里,僅有一桌一床,所有的生活用品都擠在桌面上,冬天沒有熱水洗澡,食堂也沒辦法開辦伙食。

「一定要給民警一個溫暖的家!」很快,「暖警工程」「團圓計劃」陸續推開,基層派出所民警住得好、吃得好,外地無房民警也住進設施齊全的「周轉房」。

到了福州,他又在總結三明經驗的基礎上,推出了解決民警夫妻兩地分居的「積分制」,目前已幫助68名民警調動工作。

從入職培訓到職級晉陞,從提高待遇到醫療保險……潘東升雖然走了,但他愛警惠警的一腔熱忱,為民執法的一腔抱負,都留在了一線民警心中。

福州市公安局巡特警支隊民警姜迎新忘不了,2018年的春天,自己和一百多名新警參加授銜儀式,他們一個個走向潘東升,他就那樣筆直挺立,敬禮、授銜,面帶微笑,如師亦友。

「您未竟的事業終將被我們扛起。」姜迎新在紀念文章里這樣寫道,「如同詩里說的那樣——只要春風吹到的地方,到處都是青青的野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