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堂讀詩丨朗誦:戴濰娜《風華》《曇花曇花,是她的名字》

北京新浪網 (2021-11-15 13:36)
分享| 分享至新浪微博 分享至facebook 分享至PLURK 分享至twitter

原標題:草堂讀詩丨朗誦:戴濰娜《風華》《曇花曇花,是她的名字》

風華

吞一口沙子挑出一粒甜米我時常納悶:年輕時的血,去了哪裡?它去到一顆遙遠的星星,為我點亮一棵聖誕樹?抑或變成燃料,加滿了一台拖拉機?我只是在錶盤上睡了一宿,和衰老交換了一副身體錦繡的灰燼,周身鳴放喑啞禮花——祝賀它成功從我小小的皮囊中越獄不竭地去往陌生之人,陌生之地偶爾,在我喜歡的朋友們身上我會嗅到它!在寬闊的山坡,在無數聳動的葉脈甚至命運交響曲里,它衝動地想念了一把我這副舊身體縱然是一份宇宙級鄉愁我從不指望回頭。過去在未來等我——我像一個嶄新的情人,戴著白髮新簪坐在它偏愛的風雪天嘈雜人群中,辨認他們內心流淌的音符平庸人生里,聽到湮滅的華章逆淌的淚,是砸向眼眶的霜雪曾被這醜陋世界奪走的青春的血清澈的血,它千萬人千萬條路地尋回

詩歌就是生活,歡迎來到由封面新聞、成都廣播電視台聽堂FM與《草堂》詩刊聯合推出的 「草堂讀詩」,我是讀詩人涓子。剛剛聽到的詩歌《風華》出自女詩人戴濰娜的同名組詩。

戴濰娜,詩人、青年學者。畢業於英國牛津大學。出版有詩集《我的降落傘壞了》《靈魂體操》《面盾》等,文論《未完成的悲劇:周作人與靄理士》,翻譯有《天鵝絨監獄》等。自編自導戲劇《侵犯》。主編詩歌mook《光年》。曾獲多個詩歌獎項。現供職於中國社會科學院。

戴濰娜擅長運用戲劇手法來增強詩歌的藝術效果。她常常藉助於對話、獨白、場景、衝突來營造戲劇性情境,把詩歌寫得一波三折、風生水起。我們再來聽聽這首《曇花曇花,是她的名字》:

曇花曇花,是她的名字

她臉頰上的那枚月亮一天天黯淡曇花鏡前,驚異地撞見月球表面——嶙峋的骨骼與生活恰如酒店旋轉門口,意外遭遇了另一個老態龍鍾,卻跟自己長得一樣的傢伙轉門催促著,掀起沙塵暴她欣然投奔的懷抱,原是屬於一堆塵埃的擁抱她臉上金色的灰塵如星辰壓迫白髮梢藏有月亮的白刃——和瓦檐上的月、井底的月、昭和美人眸中的月毫無差別,都是水中曇花,在這具胸腔里搖碎又在另一副肉體上完整起來我們從未佔有也不曾逝去的青春只在極其遙遠的事物上,她的月亮仍瘋狂生長曇花,曇花這慘白又壯麗的一生空洞且豐饒的一瞬

戴濰娜調集詞語、經營意象、運用感受、組合觀念,將富於生命力的因素融合於詩歌中,讓文字在如水柔情中隱含著反思批判的鋒芒。

詩歌就是生活,「草堂讀詩」,有溫度、有質感。今天讀詩就到這裏,感謝關注,我們下期再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