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酒如交友 Aaron莊才勳

Heho健康網 (2021-10-27 11:00)
分享| 分享至新浪微博 分享至facebook 分享至PLURK 分享至twitter
品酒如交友 Aaron莊才勳

▲品酒如交友 Aaron莊才勳

話說危機即轉機,當上帝給了你一顆檸檬,你要想的應該是把它打成檸檬汁還是來杯Mojito?從小移民南非的Aaron莊才勳,畢業後從事銀行業工作,優渥、穩定,卻也枯燥。當他鼓起勇氣跨海回台尋職,卻正巧遇上了金融風暴與911事件,整個金融業哀鴻遍野、一片蕭索,時不我與的逆旅反倒成了他踏上葡萄酒尋味之旅的契機。20年過去,這顆「檸檬」帶他在葡萄酒世界裡交了那些朋友?

倒杯酒,我們一塊兒坐下來聽。

圈內大家都稱「AA老師」的Aaron莊才勳,同時是葡萄酒講師、活動策畫者、餐酒會主持人、隆河與里奧哈官方大使,以及RVF世界葡萄酒盲品大賽的台灣隊統籌兼教練……,身分眾多、族繁不及備載,更別提他在葡萄酒世界外,還兼顧著個人的事業。我詢問Aaron該如何定義他自己?他想了想,說既然這些身分都跟葡萄酒有關,「那就當個『葡萄酒推廣者』吧!」

葡萄酒推廣,從業餘走向專業

90年代的南非,身為新世界產酒國之一(至2020年南非葡萄酒產量已與澳洲相當),葡萄酒品飲風氣較地球另一端的台灣普及且成熟。Aaron回憶,當時受到鄰居與同事的影響,他不僅對葡萄酒開始產生興趣,也跟著上了不少葡萄酒課程。

「不過畢竟南非自己有產酒,所以課程放在當地的比重也較高,」Aaron比較,「不像台灣的課程更大幅度地面向世界,對各產區與品種的涉獵會較廣。」這也是他認為要銜接台灣的葡萄酒體系,自己該做的調整之一。

由於初回台灣苦尋不到金融業職缺,正巧當時大同亞瑟頓在尋找業務行銷人才,對葡萄酒抱著滿腔熱血的Aaron,便毅然轉入葡萄酒銷售的行業。「一開始什麼都新鮮、什麼都需要學習,」Aaron自承,「不過也因為職務後期需要寫一些產品介紹的文案,讓當時中文不甚流利的我,打下了用文字介紹葡萄酒的基礎。」

也從那個時候開始,Aaron寫起了葡萄酒部落格Nectar Corner,迅速累積起可觀的讀者數。離開大同亞瑟頓後,雖然Aaron曾短暫回鍋金融業,不過筆耕並未間斷;2年過去,當他服務的外資計畫撤離台灣,葡萄酒的門彷彿說好了似地為他開啟,Aaron不僅與另一位葡萄酒達人屈享平一同成立了「葡萄酒講談社」,定期舉辦餐酒會推廣葡萄酒,連課程、講座與文字報導等邀約也開始穩定增加。由業餘邁向專業的葡萄酒推廣之路,就此正式展開。

風味搖籃,南非與布根地的奇特混合

相較於台灣多數酒友,Aaron的葡萄酒啟蒙之路極為特殊,畢竟,很少人是從南非開始認識葡萄酒的吧?!「南非葡萄酒的甜美風格多少影響了我喜愛的風味走向,」Aaron分析,「不過我認為真正的啟蒙,應該要算是在大同亞瑟頓時開始大量接觸的布根地。」

Chambolle Musigny、Gevrey Chambertin、Vosne Romanée……,這些布根地名村的獨特風味讓Aaron對葡萄酒世界有了更深一層的認識,「當時藉著工作累積了許多布根地的寶貴經驗值,成為我日後品飲葡萄酒的味覺標準。」由於在風味上經歷了如此奇特的建立過程,當我們聊到近期遇到的好酒時,Aaron提到的不只是價格已經被炒上天的布根地佳釀,新世界偏向甜美柔順的可口酒款,也不會在他的酒單上被遺忘。

被譽為「沒有平凡葡萄酒」的Vosne Romanée,座擁布根地許多知名特級園(Grand Crus)。
醉翁之意不在酒,酒後的心聲才最真

我好奇Aaron這一路走下來將近20年,過程是否曾迷惘、失去熱情過?「許多念頭當然都曾在腦海裡閃過,」Aaron坦承,「如果你光論收入,葡萄酒業與金融業簡直不能比。不過每當我遇到瓶頸時,總是剛好會遇到一些有趣的邀約或酒友真心的回饋,讓我重新找回葡萄酒的樂趣與熱情。」

Aaron舉例,隨著擔任講師與主持的機會增加,他也更擅於觀察台下觀眾的情緒。他逐漸了解到,其實每個來參加這類活動的人,心裡都抱著對葡萄酒更深一層的期待,「或許是為了學習、紓壓、交友,甚至是打入老闆的社交圈。」這些藏在「酒後的心聲」,往往是更真摯的感受,也更能觸動他心底的聲音,重新尋回對葡萄酒的熱愛。

疫情推動科技躍進,面對面交流難以取代

這兩年的疫情,讓許多活動被迫延期或取消,Aaron自然是受影響極深的族群。不過當科技在其中扮演了更多角色時,他反而更加明確地體會到,面對面的交流是目前科技怎麼樣也無法取代的需求。「每場餐酒會大家之所以會這麼開心,除了美味的餐點與酒水外,更重要的是你可以與身邊的人一起交流。要是少了這個部分,樂趣會減少何止一半!」

因此無論是記者會或品酒會,當疫情警報逐漸解除後,Aaron認為還是會回到實際的場域,否則「酒後的心聲」就會成了無法透過螢幕傳遞的遺憾。「我想實體的餐酒活動與身為講師的我們,有很大的價值就是在這裡吧!」

其實當下我沒說出口的是,「採訪報導」這件事能夠成立,很大一部分也是建立在與受訪者面對面相處的兩個鐘頭裡。或許「見面三分情」這句老掉牙的話,無論放在採訪或品酒,依舊都有它無法取代的化學效應吧!

享受從無到有,為推廣葡萄酒尋找更多可能

同時身兼這麼多身分,有沒有哪一個身分讓Aaron最自在也最享受?面對我的提問,他側頭想了想,「我不確定什麼身分我最喜歡,但可以肯定的是我非常享受從無到有的創造過程。」他接著解釋,從早年葡萄酒講談社定期舉辦餐酒會與酒友交流,或是在多數人不了解時大力推廣義大利酒,甚至是在台灣還沒有盲品風氣時便組隊參加國際比賽,都是從零開始,經過一路構思、策畫、聯繫,最終得以執行的例子。

Aaron(左三)帶領台灣隊拿下法國RVF世界盲品大賽第三名的殊榮。(圖片提供:AA's Nector Corner FB粉絲團

這些案例除了證明他的策畫具有可行性,也讓他學習到如何以自己為支點,靈活調動身邊的資源去執行一個更大、更有想像力的活動。「說穿了,我的角色就是成為許多元素的交集點,而我也隨時隨地在尋找更多連結的可能性。」

品酒如交友,臭味相投就能一拍即合

詢問Aaron這20多年來,有沒有哪一款酒讓他印象特別深刻?「應該是1985年的Ducru Beaucaillou吧!」他毫不遲疑地回答,「當然布根地的DRC、LeRoy,或是許多特級園都有令人難以忘懷的風味。但不知道為什麼,我喝了好幾次’85年的Ducru Beaucaillou,就是覺得它感受特別好,柔順不艷麗,高貴又不搶鋒頭,可能是特別合我的tone調吧?!」

Château Ducru Beaucaillou雖在波爾多列為2級酒莊,許多酒評家卻認為有直逼五大的超二級水準。

Aaron強調,只要是用正確的程序釀出的葡萄酒,他認為只有個性與適飲時機的差異,並不需要特別去比個高低、爭個輸贏。「就像人一樣啊!每個人個性都不一樣,你不會說這種個性很棒、那種個性糟糕,某些個性就是會彼此臭氣相投,你要做的只是在葡萄酒裡找到對味的『朋友』而已。」

採訪尾聲,Aaron與我繼續坐在吧檯閒聊著,隔壁客人聽到某個關鍵字也加入了聊天行列。Aaron拿出當天帶來一瓶罕見的酒請大家品嘗,觥籌交錯中,原本的陌生人彷彿成了熟識已久的老友。就像Aaron說的,每個人在酒裡尋找的,都是隱身在後的另一道投射。採訪結束後,我忍不住好奇—今天,我們藉著這杯酒交了朋友;改天,這杯酒會帶我們踏上哪一段旅程、遇見什麼樣的風景呢?

Aaron 莊才勳

專業葡萄酒講師,法國隆河與西班牙里奧哈官方葡萄酒大使,品酒社團「葡萄酒講談社」創始人之一。

個人部落格Nectar Corner曾入選「中時最佳生活品味」部落格,曾為《Decanter品醇客》、《Vintage富豪人生》、《M Society》、《愛吃客》、Sopexa法國食品協會、香港《Winenow》等媒體撰文。

2018與2019年RVF世界葡萄酒盲飲大賽台灣隊統籌和教練,帶領台灣隊拿下世界第3名殊榮。

文字、攝影/Steven Liu
主圖設計/Rita. Wang

Heho 溫馨提醒:飲酒過量,有害健康,禁止酒駕!

延伸閱讀:

非典金牌侍酒師 Carlos陳冠璋

Wine O’clock葡萄酒專賣店 讓品酒小酌步入日常生活

除了82拉菲,愛喝葡萄酒的你不能不懂的五大酒莊

>> 有健康上的問題嗎?加入 LINE 好友 Heho 馬上來為你解答!

加入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