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代青年人,在離婚綜藝里感同身受?

北京新浪網 (2021-10-16 23:01)
分享| 分享至新浪微博 分享至facebook 分享至PLURK 分享至twitter

@中國新聞網

社會進步了,人們經營婚姻的方式是否隨之進步了?

記者:袁秀月

2021年還未過完,有些觀眾提前將自己的「年度綜藝」獎頒給了《再見愛人》。

這檔頗具實驗性的離婚綜藝,以旅行的形式製造了一段別樣「冷靜期」,三對已離婚或將要離婚的夫妻,經過18天的旅行,再決定要不要分開。

儘管人們普遍認同真人秀的戲劇性,但離婚這種極具個人情感色彩的私事,仍賦予觀眾強烈的代入感。

「意難平」也好,愛好「BE美學」也罷,當代青年人為何在離婚綜藝里感同身受?

《再見愛人》海報

中年夫妻的分別

在生活中,婚姻大多不是兩個人的事情,它還涉及孩子、雙方父母、親戚朋友等等。《再見愛人》恰恰將嘉賓們從複雜的人際關係中剝離,只關注夫妻兩個人的感受。

三對夫妻分別處於不同的階段,章賀、郭柯宇離婚一年,王秋雨、朱雅瓊處於「離婚冷靜期」,魏巍和佟晨潔還未離婚。

隨著旅行即將結束,他們之間的問題基本暴露出來,甚至有些嘉賓還因此招致網友的罵聲。而節目的情感濃度之高,可謂是「男默女淚」。最新一期夫妻間的36問,讓觀察室的幾位嘉賓哭得控制不住。

不是劇情太狗血,反而是因為太真實。王秋雨在最後對視時說,他突然發現朱雅瓊變老了好多,一句話打開兩個人的淚閘。

視頻截圖

郭柯宇和章賀對問時很輕鬆,唯獨說到這十年時無法控制情緒,到最後對視更是淚如雨下。

視頻截圖

魏巍和佟晨潔能夠敞開心扉,但當魏巍說「我們也許會有一個或兩個很可愛的孩子」時,佟晨潔卻澆了一盆冷水「我們也許會分開」。

視頻截圖

每對夫妻之間的問題都平淡而日常,但細碎的感知和錯位的期望讓彼此疏離。他們都有深厚的感情,彼此了解且相似,彼此陪伴走過艱苦或美好的歲月,但始終有些問題無法克服,不得不考慮用離婚來徹底解決。

人到中年要離婚,比年輕時分手要「慘烈」得多,因為不只是換一種生活方式,更是對一段人生路程的告別。作為觀眾,也不免唏噓感嘆。

視頻截圖

婚姻生活的啟示

從實際經驗方面來說,《再見愛人》給我們提供了幾個範本。在婚姻生活中,除了物質條件、家庭關係和社會外界原因,溝通交流、原生家庭和自我價值的實現等因素亦值得重視。

章賀、郭柯宇和王秋雨、朱雅瓊兩對夫妻都沒有形成較好的溝通交流方式。前者是用高高的心牆隔開彼此,將自尊放在愛人前面,維持了體面,卻失去了更進一步了解的可能。後者則是在沉默和歇斯底裡間轉換,平心靜氣的有效溝通成為難題。

視頻截圖

魏巍和佟晨潔在這方面有很好的示範,但他們面對的卻是原則性問題——生不生孩子。背後也有原生家庭的陰影,兩人都是單親家庭,尤其佟晨潔更缺乏安全感。被原生家庭影響最深的是王秋雨,他小時候面對的天才式教育,讓他在情感表達上出現缺失。

朱雅瓊和郭柯宇的情況相似,一個是追求獨立自我的成長,一個是繼續熱愛的事業和想要的生活,兩人都選擇了追求自我價值的實現。

視頻截圖

現代婚姻觀

一段關係失去控制,不在一朝一夕間,每個年代婚姻觀的變化卻有跡可循。《再見愛人》里幾對夫妻面臨的問題,也顯現著現代社會的婚姻風向。

2007年時曾有研究指出,現代社會家庭的生產功能減弱,情感慰藉的功能日益突出。「以人為本」的觀念成為現代婚姻觀念的核心,「人的需求至上」開始代替「家庭利益至上」。

近期,共青團中央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理論體系研究中心課題組的一份調查,則描述了「Z世代」的婚姻觀——「Z世代」青年在婚戀中的獨立意識更強,注重自我感受及自主選擇。如果婚姻不能提高自己的生活質量,或者影響到個人自我價值的實現,他們就不願意接受和選擇婚姻。

節目海報

從關注自我到強調自我,可以看見青年人對於婚姻的要求和期待更高。然而在社會轉型期,過去的傳統觀念沒有完全消失,不同的婚姻觀念在現實中碰撞,我們又該如何正確對待婚姻?

在節目中,胡彥斌提到,上個時代的人,家裡鍾錶壞了會拿去修,而這個時代的人就會丟掉換個新的。社會進步了,人們經營婚姻的方式是否隨之進步了?

這或許正是節目帶給當代青年人的啟發。「放棄總是容易的,維繫感情才是最難的。」比起逃避,也許我們更應該去學習,如何處理一段親密關係,如何面對親密關係中的裂縫。

編輯:高萌

責編:宋方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