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萬級罰單頻現民營銀行「七年之癢」?

北京新浪網 (2021-09-09 00:55)
分享| 分享至新浪微博 分享至facebook 分享至PLURK 分享至twitter

  來源:北京商報

  民營銀行又現大額罰單。9月7日,上海銀保監局公佈一則罰單,華瑞銀行因違規向關係人發放信用貸款等11項違規事由被罰超520萬元。北京商報記者注意到,除華瑞銀行外,今年以來新網銀行、溫州民商銀行也因內控合規相關問題領大額罰單。從2014年首家民營銀行微眾銀行獲批籌建算起,民營銀行已走過七年。隨著互聯網渠道攬儲、各類創新型存款、靠檔計息存款等被叫停,民營銀行也陷入了「攬儲」困境。

  華瑞銀行遭罰520萬元

  9月7日,上海銀保監局披露罰單顯示,華瑞銀行涉及信息披露、貸款、同業業務等違法違規事實,共計被罰沒520.58萬元。

  具體來看,華瑞銀行2016-2020年存在未按規定進行信息披露、未經任職資格許可任命高級管理人員、重大關聯交易未經董事會批准、違規向關係人發放信用貸款、授信集中度管理嚴重違反審慎經營規則、放任借款人將流動資金貸款用於股權投資、供應鏈融資業務未按規定進行統一授信管理、違規向資本金不足的房地產項目發放貸款、未嚴格監督流動資金貸款的使用情況、同業業務嚴重違反審慎經營規則和個人住房租賃貸款嚴重違反審慎經營規則等違規行為。

  針對上述罰單所提到違法事實的整改情況,華瑞銀行在接受北京商報記者採訪時表示,「我行高度重視監管提出的問題,近兩年來,已按照監管意見和要求開展自查自糾、持續全面整改,目前大部分問題已經完成整改,其他問題已取得階段性進展」。

  事實上,這已不是華瑞銀行第一次領罰。因同業投資違規、房地產貸款貸前調查不盡職、客戶授信集中度高於法定上限等事由,該行曾於2019年5月被罰180萬元。

  公開資料顯示,華瑞銀行於2015年5月23日正式開業,是全國首批試點的五家民營銀行之一,截至2020年末,華瑞銀行的資產總額為433.94億元。據其年報顯示,華瑞銀行凈利潤已連續兩年下滑,2019年、2020年,華瑞銀行歸母凈利潤分別為2.68億元、2.03億元,較上年末分別下滑17.95%、24.21%。

  內控管理不到位

  北京商報記者注意到,今年以來,已有多家民營銀行遭百萬元處罰。在華瑞銀行之前,新網銀行刷新了民營銀行大額罰單紀錄。據央行成都分行7月19日披露的罰單顯示,新網銀行因未按照規定履行客戶身份識別義務、未按規定保存客戶身份資料和交易記錄、未按照規定報送大額交易報告或者可疑交易報告、與身份不明客戶進行交易4項違規行為被處以罰款630萬元。

  而稍早前,今年3月,溫州民商銀行收到了開業以來的首張罰單。溫州民商銀行因貸前調查嚴重不審慎、向存在重大不良信用記錄的公司發放貸款、向資本金不足的房地產項目發放固定資產貸款等「六宗罪」,領罰225萬元。

  民營銀行今年為何頻頻收大額罰單?易觀高級分析師蘇筱芮表示,多家民營銀行因內控問題收大額罰單,一方面是由於監管加大對民營銀行的關注度,另一方面則是由於民營銀行自身合規工作存在薄弱環節,內控管理不到位致使被罰。

  資深銀行業分析人士王劍輝也表示,隨著監管的逐步收緊、日趨嚴格化,銀行業也日益朝著規範化的方向發展,而受制於業務規模和投入,民營銀行在合規方面還有待改善。同時為能夠爭取到更多開展業務的機會,一些民營銀行在合規風控方面也還存在著一定的僥倖心理。

  攬儲難度與日俱增

  2014年12月,微眾銀行獲得由深圳銀監局頒發的金融許可證,成為國內首家開業的民營銀行,如今,民營銀行數量實現了從0到19的突破。

  根據銀保監會發佈的2021年二季度銀行業保險業主要監管指標數據,民營銀行業務仍在擴張,截至二季度末,民營銀行凈利潤為67億元,同比增長55.81%;不良貸款率為1.24%,同比減少0.07個百分點。而從不良貸款規模來看,截至今年二季度末,民營銀行不良貸款餘額為102億元,較去年同期的77億元增長超三成;同時,民營銀行資本充足率也在明顯下降,截至二季度末,民營銀行資本充足率為13.08%,去年同期則為14.22%。

  不過,不同民營銀行之間的分化差距較為明顯,根據Wind統計數據顯示,2020年微眾銀行、網商銀行凈利潤規模遙遙領跑其他民營銀行,多家民營銀行凈利潤規模甚至不足排名首位的1/10。

  受制於成立時間較短、客戶基礎弱、網點少或缺少實體網點等因素,通過非自營網路平台開展存款業務一度成為民營銀行推廣存款產品、吸引儲戶的重要渠道。但部分銀行為吸引客戶,甚至通過縮短付息周期、提供現金獎勵或發放購物券等方式變相提高存款產品利率,加重銀行負債成本的同時也擾亂了存款市場的秩序。為此,在監管部門的指導下,互聯網渠道攬儲、各類創新型存款、靠檔計息存款等被叫停。

  在監管的層層加碼之下,民營銀行攬儲難度也隨之加大。一位民營銀行相關人士曾向北京商報記者坦言,在相關政策的規範下,民營銀行一方面需要想辦法做客戶拓展,另一方面也要做引流,同時還要考慮老客戶復購的問題,在存量產品到期后,老客戶如果沒有找到合適的新產品可能就會出現流失。許多民營銀行不得不另謀出路,加大自營渠道建設、代銷理財產品。

  在蘇筱芮看來,上述方式是其獲取新客並留存客戶的一項重要手段,也是廣大中小銀行目前普遍採取的一個重要方向,但代銷業務做得較好的通常是擁有眾多流量優勢及用戶優勢的大型機構及平台,民營銀行能否以此走出困境還有待時間的檢驗。

  而在負債端,由於缺乏場景、流量受限,成為部分民營銀行開展貸款業務的痛點,一些銀行選擇與外部場景、流量方合作,以期迅速獲客、做大業務規模。但「享車事件」、租金貸等事件也讓多家民營銀行一度被推上輿論的風口浪尖。

  對於民營銀行未來應如何發展以及如何開拓業績尋找新增長點,蘇筱芮建議,從資本補充的角度看,民營銀行需要豐富多樣化的資本來源,優化資本結構;從攬儲角度看,民營銀行需要強化客戶的精細化運營。後續,民營銀行應當居安思危,對標監管要求查漏補缺,提升流動性管理能力,增強自身的獲客、運營能力。對於部分民營銀行開展的存款產品營銷活動,建議關注用戶體驗與用戶留存,儘可能減少後續因營銷力度減小而用戶大量流失的情況發生。

  王劍輝則表示,民營銀行建立自營渠道更多是一種探索,如果資本實力足夠雄厚,可能沒有問題,但對於多數機構而言這隻能是一種補充方式。民營銀行更多還是要發揮創新意識,在合法合規的前提下創新金融產品,例如,利用股東背景拓展客戶資源渠道,與其他企業建立合作、拓展市場等。

  北京商報記者 孟凡霞 李海顏

加入好友
五倍券速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