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務院:新增3000億支小再貸款額度 發揮專項債作用帶動擴大有效投資

北京新浪網 (2021-09-02 00:13)
分享| 分享至新浪微博 分享至facebook 分享至PLURK 分享至twitter

  原標題:國務院:新增3000億支小再貸款額度 發揮專項債作用帶動擴大有效投資

  據中國政府網,9月1日國務院召開常務會議。會議部署加大對市場主體特別是中小微企業紓困幫扶力度,加強政策儲備,做好跨周期調節等工作。

  會議指出,穩增長、保就業,重在保市場主體特別是量大面廣的中小微企業。要貫徹黨中央、國務院決策部署,進一步加大對中小微企業支持力度,針對大宗商品價格居高不下導致生產經營成本上升、應收賬款增加、疫情災情影響等問題,在用好已出台惠企政策基礎上,進一步採取措施穩住市場主體、穩住就業,保持經濟運行在合理區間。

  新增3000億支小再貸款額度

  會議指出,加大幫扶政策力度。今年再新增3000億元支小再貸款額度,支持地方法人銀行向小微企業和個體工商戶發放貸款,完善對受疫情影響嚴重行業企業貸款貼息及獎補政策。

  支小再貸款是再貸款的一種類型,創設於2014年3月。發放對象是小型城市商業銀行、農村商業銀行、農村合作銀行和村鎮銀行等四類地方性法人金融機構,然後中小金融機構再將資金貸給小微企業,其利率相對較低。目前3個月、6個月和1年期支小再貸款利率分別為1.95%、2.15%和2.25%。

  去年為應對疫情,人民銀行先後安排3000億元專項再貸款、5000億元再貸款再貼現額度、1 萬億元再貸款再貼現額度共計1.8萬億元,其中部分再貸款投向小微企業,支持小微企業從疫情中恢復。Wind數據顯示,2019年末支小再貸款餘額為2832億,隨著前述三類再貸款的陸續發放,餘額迅速增長至2020年末達到9756億。

  今年由於去年發放的再貸款到期,餘額有所減少,6月末餘額為8882億。此次新增的3000億額度相當於餘額的三分之一,有助於銀行加大對小微企業的支持力度,投放更多低利率的貸款。

  推動銀行更多發放普惠小微信用貸款

  小微企業經營風險大、存活率低,因此為控制風險,銀行業金融機構發放貸款一般要求抵押擔保,但小微企業缺乏抵押品。此次國常會亦提出多項針對性措施,一是推動銀行更多發放普惠小微信用貸款。

  2020年6月,央行推出了普惠小微信用貸款支持工具,鼓勵銀行增加信用貸款投放。今年4月人民銀行等五部委發佈的《關於進一步延長普惠小微企業貸款延期還本付息政策和信用貸款支持政策實施期限有關事宜的通知》明確,普惠小微企業信用貸款支持政策延期至2021年12月31日。

  具體而言,對於符合條件的地方法人銀行業金融機構新發放的普惠小微企業信用貸款,人民銀行通過貨幣政策工具繼續給予優惠資金支持,加大對個體工商戶的支持。貨幣政策工具支持範圍為2021年4月1日至12月31日期間新發放且期限不小於6個月的貸款,支持比例為貸款本金的40%,資金總量控制在國務院批准的再貸款額度內。符合條件的地方法人銀行業金融機構為最新中央銀行評級1-5級的地方法人銀行業金融機構。

  數據顯示,2020年-2021年5月,全國銀行業金融機構累計發放普惠小微信用貸款6.3萬億元。

  二是建立國家融資擔保基金風險補償機制,支持擔保機構為缺乏抵押物和信用記錄的小微企業提供擔保。2018年7月,國家融資擔保基金完成工商註冊,9月26日正式揭牌運營,首期註冊資本661億元人民幣,通過再擔保分險、股權投資等方式,引導更多金融資源流向小微企業、「三農」、創業創新和戰略性新興產業等普惠領域。

  三是引導金融機構開展票據貼現和融資,人民銀行提供再貼現支持,緩解中小微企業占款壓力。

  票據是買方向賣方提供遠期付款的憑證,一般交易當中處於弱勢的一方收票據。當前大宗商品價格上漲,小微企業購買原材料成本提高。同時,小微企業把產品賣掉后,沒有收到現金,但採購原材料、發工資等日常開銷都需要現金,只好向銀行貸款、拿票據貼現或者抵押。

  但出於風險管控的需求,銀行對票據的抵押或貼現比較謹慎。比如銀行並不接受所有票據的抵押或貼現,例如商業承兌匯票,銀行會考慮簽發的企業是否可靠。因此,人民銀行提供再貼現支持,有助於緩解中小企業的占款壓力。

  專項債發行適度提速

  會議提出,發揮地方政府專項債作用帶動擴大有效投資。

  數據顯示,今年新增一般債限額為8200億,新增專項債限額為36500億。Wind數據顯示,上半年新增專項債發行規模約一萬億(扣除中小銀行專項債,因該額度是上年結轉),完成全年額度的27.4%,遠低於去年同期的61%;新增一般債發行0.46萬億,完成全年額度的56%,和去年同期相當。換言之,今年專項債發行進度較慢。

  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採訪了解到,其原因在於今年穩增長壓力不大,因此提前批額度下得相對較晚,專項債也不必急於發行。此外,由於前兩年專項債大規模發行帶來資金閑置等問題,今年對專項債項目審核更加嚴格。

  財政部8月27日公佈《2021年上半年中國財政政策執行情況報告》提出,下一步將適度提速地方政府專項債券發行,用好地方政府專項債券資金,指導地方加強項目儲備,推動今年底明年初形成實物工作量。分月份來看,今年1-2月專項債發行額度為0,3-6月分別為264億、2056億、3516億、4304億。7、8月發行已經提速,其中7月發行4088億,8月發行規模約5000億。

  此前,21世紀經濟報導曾獨家報導,按照監管要求,地方將預留部分專項債額度在今年12月發行,這部分資金需在明年年初支出形成實物工作量,預留額度可能在20%左右。因此9-12月專項債的發行節奏可能為9月約5000億、12月約7000億,10、11月合計發行約6000億。

  市場預計,由於經濟下行加大,下半年專項債發行將適當提速,基建投資增速將有所企穩甚至略有回升。國家統計局數據顯示,1-7月基礎設施投資(不含電力、熱力、燃氣及水生產和供應業)同比增長4.6%,相比1-6月回落了3.2個百分點。

  加強政策儲備,做好跨周期調節

  會議還提出,統籌做好跨周期調節。根據國際環境變化和發展實體經濟需要,加強政策儲備,研究和適時出台部分惠企政策到期后的接續政策,提高應對困難挑戰的能力,保持經濟平穩健康發展和就業穩定。

  跨周期調節並非此次會議首次提出,該提法在去年7月的政治局會議首度提出。當時的政治局會議表示,完善宏觀調控跨周期設計和調節,實現穩增長和防風險長期均衡。

  「跨周期調節」和「逆周期調節」相對應,二者存在區別:逆周期調節,指在經濟下行時宏觀經濟政策寬鬆,經濟上行時宏觀經濟政策收緊,以避免經濟波動太大,但往往會帶來一些副作用,比如寬鬆期積累泡沫化風險、收緊期風險被刺破。而跨周期調節,意味著放鬆時不過松,收時不過緊,把政策評估期從短期擴展為中長期。

  長江證券首席經濟學家伍戈稱,展望未來,結構性約束短期難言鬆綁,房地產投資下滑可能明顯,基建投資有望發力但未必強烈。「逆周期」疊加「跨周期」調節,社融增速四季度或將企穩,但此後升幅較為有限。與疫前相比,經濟可能在相對更低的增速水平實現均衡。

  (作者:楊志錦 編輯:李伊琳)

加入好友
五倍券速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