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下,留學貸款該如何選擇?

北京新浪網 (2021-08-18 21:20)
分享| 分享至新浪微博 分享至facebook 分享至PLURK 分享至twitter

  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胡天姣 北京報導  立秋後,申請留學的新生開始收offer。 他們接下來要思考的是,如何支付學費與生活費。對於追求財務自主的留學生來說,留學貸款是首要選擇。這項業務也開啟新一輪周期。 

  據了解,國外高校一般通過與有著良好聲譽的私人貸款機構合作,助國際留學生獲得貸款,利率普遍在8%上下。

  相比國外寬鬆的放貸條件和較高的利率,國內銀行一般提供抵押貸款或信用擔保貸款,利率在5-6%,放貸要求較高。

  貸與不貸,如何去貸,靠權衡。

  疫情下,留學貸款該如何選擇

  「穿梭在華爾街,西裝筆挺,冬日Patagonia馬甲打底,身背數十萬美元留學債。」留學貸款是否普遍,這句留學生中流行的段子可見一斑。

  尚未出國門的留學生,自然會先尋求來自國內銀行的搭把手。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了解到,中信銀行、建設銀行、中國銀行、招商銀行等大行均為留學生提供貸款服務,年利率通常在4-5%上下區間。然而,縱使有語言與熟悉的金融借貸體系等支撐,對擔保抵押、資產狀況評估及貸款額,國內各銀行對於這個群體批貸的概率可能不高。

  一般情況下,國內銀行留學貸款最高額度原則上不得超過學雜費總額的80%,且需要一定的房產抵押與信用擔保。以中國銀行「理想之家·個人留學貸款」為例,貸款期限最高可長達10年,可以人民幣、美元、日元、歐元等幣種進行貸款。金額每年最高可達人民幣或等值外幣12-20萬元,留學保證金最高可達150萬元或等值外幣,視具體情況與幣種而定,貸款利率則採取「基準+浮動/加點」方式。

  「2年、5年或者10年的利率都差不多為5%-6%」,一位國內銀行的工作人員對記者說,「質押等准入門檻是高了點,但與國外第三方貸款相比,利率還是低了不少,相對有吸引力。」

  不過,房產抵押與信用擔保仍足以將不少「白身」的留學生攔在門外。國內銀行的信貸標準下,貸款最高額一般不超過貸款人認可的房產抵押物價值的60%;而擔保貸款,對於銀行認可的自然人,貸款最高額僅有20萬元。

  由此,多數留學生基本會選擇國外學校與第三方貸款申請留學貸款。

  留學貸款條件的變化,疫情下有過一波。比如2020年始,英國政府提升對本國大學生貸款額度,美國同期也進一步放寬了聯邦貸款的條件。

  美、歐等大學通常以與第三方貸款機構合作的形式為國際留學生提供貸款,Lendwise、Future Finance和Prodigy為常見的三家機構。根據留學生國籍、選擇的學習項目、經濟狀況及未來收入,不同貸款機構提供不同的一攬子貸款規劃。

  美國留學生貸款形式主要為聯邦貸款與無需擔保貸款。前者由政府提供,申請人需為美國公民或持有美國綠卡;後者為留學生最為普遍的選擇,利率相較於前者高出不少,約為8.2%。

  貸款無需共同簽署人及抵押品是與國內銀行尤為明顯的不同。

  一位於倫敦政治經濟學院(LSE)就讀社會學的中國研究生告訴記者,再三對比后,她選擇向Lendwise申請25000英鎊的貸款。「按照實打實9個月授課期測算,因為我屬於全日制,兩年期限利率為8.3%,每月需還1153.3英鎊,學習期間無需還款。」

  當被問及為何不選擇國內銀行貸款時,她解釋稱,國內質押條件較多,辦理程序與時間冗長而複雜。「尤其是,即便國外貸款機構利率與國內約5%比高一些,但前者貸款期間利率固定,享有半年還款寬限期,負擔減輕不少。更為重要的是,可以直接以外幣還款,所受匯率變動的影響小了不少。」

  「申請過程十分容易,拿到學校通知書後,相關貸款資格與I-20表格均會一併附上。填好文件,遞送至指定銀行便可坐等通知。」 一位哥倫比亞大學(Columbia University)中國研究生說。

  除此之外,相比國內,國外貸款機構是對貸款人未來的收入潛力做評估,以確定他們的貸款負擔能力,並不囿於信用評分或財產狀況。

  貸與不貸,未來有何區別?

  私人貸款以靈活、個性化、固定利率等為吸引標籤,卻還是些許風險存在。

  儘管高校官網首頁推薦長期合作的私人貸款機構,點擊鏈接可直接跳轉,大多數大學照舊稱,其並不與屬於貸款協議的任何一方,由此不對合同關係可能產生的任何問題負責。不過,多位美英留學生表示,因學校官方背書,且向來合作良久,學校此番陳詞不構成任何障礙。

  「學校官網會直接推薦幾家私人貸款機構,後者通常信譽優質且與學校保持長期合作關係」,上述在美研究生補充,「與此同時,學校的審計等部門會定期對合作的機構進行調研,詢問貸款的同學,確保各項事宜順利進行。學校的法律部門也會在產生糾紛時幫助我們應對。」

  客觀風險得以充足規避,主觀問題全靠個人衡量。

  數據顯示,截至2020年,聯邦研究生PLUS貸款計劃(Grad Plus)貸款餘額約為112億美元。而在紐約大學(NYU),擁有出版學碩士學位的畢業生借款中位數為11.6萬美元,畢業后兩年的年收入中位數為4.2萬美元。西北大學(Northwestern University)中擁有語言病理學學位的人中有一半借款超過14.8萬美元,而畢業兩年後的收入中位數為6萬美元。

  私人貸款利率同為8%以上的英國,經調查顯示,G5碩士畢業生早期平均薪資為3萬英鎊。

  「薪資當然兩極分化,平均收入當然受社科類畢業生收入往下墜,但試問,本就沒有幾個獎學金項目申請的社科,其學生當然為申請大頭。對於金融貸款留學生而言,相對較高的收入也會使其壓力小不少。」前述英國留學生說。

  據皮尤研究中心(Pew Research Center)調查結果,截至2019年3月底,美國大學生欠下約1.5萬億美元的學生貸款,多出10年前的兩倍不止。在常青藤大學攻讀碩士學位而申請貸款的人中,至少有43%的人在畢業后兩年內沒有償還任何本金,甚至還拖欠了還款。

  「有學生貸款的年輕大學畢業生比無貸款的畢業生更有可能在財務上陷入困境」,有研究指出,「與償清貸款的同齡人相比,未還清貸款的學生對個人財務狀況的評估更為悲觀,其中22%聲稱在經濟上難以維持,11%則認為僅勉強維持。有學生貸款的年輕大學畢業生中,32%認為自己生活得很舒適,而在貸款償還完畢的同齡大學畢業生中,這一比例為51%。」

  不過,與未獲得學士學位的人相比,經由貸款完成學位的年輕大學畢業生更有可能享有更高的收入。「對許多年輕人來說,學生貸款是一種讓原本無法獲得的教育成為現實的方式。雖然他們必須貸款,但如果以後能更有可能獲得更高的收入,這種投資或許是有意義。」

  有研究結果表明,在背負學生貸款的年輕大學畢業生中,約有一半(52%)的家庭收入至少為7.5萬美元,該數值在無獲得學士學位群體中為18%; 在沒有學士學位的年輕人中,約有一半(53%)的家庭收入低於4萬美元,而在通過學生貸款的年輕大學畢業生中,這一比例為21%。

  由此可見,通過貸款完成更高的學業,今後收入前景還是比較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