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銀河證券首席經濟學家劉鋒:中國有能力成為全球新的安全資產中心

北京新浪網 (2021-08-11 20:24)
分享| 分享至新浪微博 分享至facebook 分享至PLURK 分享至twitter

原標題:專訪銀河證券首席經濟學家劉鋒:中國有能力成為全球新的安全資產中心

后疫情時代,全球資產將流向何方?

「當前全球疫情仍在持續演變,外部環境更趨複雜嚴峻,國內經濟恢復仍然不穩固、不均衡。」7月30日召開的中共中央政治局會議,即對當前經濟形勢作出了這樣的判斷。在此背景下,會議提出要做好宏觀政策跨周期調節,保持宏觀政策連續性、穩定性、可持續性,統籌做好今明兩年宏觀政策銜接,保持中國經濟運行在合理區間。

對此,銀河證券首席經濟學家劉鋒在接受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專訪時表示,政治局會議提出「做好宏觀政策跨周期調節」,在穩定國內經濟的同時,也能為海內外投資者提供相對穩定的投資預期。在這樣的宏觀政策配合下,中國有能力成為後疫情時代全球新的安全資產中心。

推進構建全球安全資產中心

目前,監管層也已注意到后疫情時代我國經濟恢復常態化仍面臨諸多挑戰。

在劉鋒看來,政治局會議提出的「宏觀政策跨周期調節」部署,能在穩定國內經濟的同時,也能為海內外投資者提供相對穩定的投資預期。這樣連貫穩定的宏觀政策環境,將有效避免資金大進大出,也為中國在後疫情時代成為全球新的安全資產中心提供了支撐。

除宏觀政策的支持外,劉鋒認為,中國市場的其他優勢也讓中國有能力通過進一步改革開放成為全球新的安全資產中心。

一是中國利率定價體系的「安全墊」仍然可觀。

央行進入21世紀之後,一直沒有真正動用自身資產負債表工具實施美國、歐洲與日本樣式的量化寬鬆,在利率工具及貨幣數量工具(準備金率)等方面都還有較大空間,即中國安全資產的收益率因為央行利率定價基準的空間而仍然存在較高的安全邊際,相對於已經跌入或即將跌入負利率區間的美歐日各國國債等「安全資產」有著更大的吸引力。

二是中國率先控制疫情並開始復產復工,抗疫過程中展現的國家能力顯示自身整體宏觀風險較其他經濟體為低,國家發展相關的各項政策預期穩定性更高。因此,中國市場對於國際投資者的吸引力不應僅從估值低著眼,而應從宏觀避險價值上把握才更為全面。

三是中國作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依然保持了經濟的高速增長,對國際資產有著充足的吸引力。

不過,劉鋒也認為中國仍需進一步加大對外開放改革,不斷優化和豐富外資投資國內資本市場的路徑和產品,暢通國內資本投向境外市場渠道,以增加中國資產的吸引力和外資配置的便利度。

劉鋒指出,目前國內資產化、證券化程度仍然有待加強,今年我國公開募集基礎設施證券投資基金才正式推出、銀行間貨幣工具也有繼續豐富的空間。國內債券產品的期限結構也並不合理,國債市場期貨產品仍有待拓展。

我國的債券市場也還有很大的發展空間,需要改革發行和登記制度,加速註冊制的實施,減少投資者入市限制,提高市場流動性和交易便利,不斷豐富品種,完善期限結構,提升信用評級有效性以及優化債券違約市場化處置機制。

僅在債券評級這一細分領域,國內評級市場就仍未能與國際標準接軌,國內評級有存在虛高的情況,AAA級債券的暴雷無疑會影響中國資產的整體信譽。另外,國際化程度不高,也意味著海外投資者無法真正理解國內資產的價值,其獲取的相關信息與評價較少且不準確。對此,劉鋒認為,要打破各個類型債券市場之間的藩籬,理順債權融資工具的信用風險定價機制,完善信用評級國際化等一系列配套機制建設,促進債券市場的長足發展。

除此以外,劉鋒認為,在相關配套基礎條件和管理比較完善、匯率預期基本穩定的情況下,有序放鬆資本管制,逐步實現人民幣國際化。路徑上,可以逐步探索從對資本流動的通道審批制管理,逐步轉向以金融中介機構資本進出賬戶管理為抓手的新型資本流動宏觀審慎管理制度。穩步推進資本項目開放需要實時關注資本項目雙向開放的風險防範,區分實體經濟運行中的正常外匯需求和短期的投機需求,防止匯率的短期波動被投機者利用,防範私人部門的短期外債風險以及國際資本市場風險傳染。

整體而言,在劉鋒看來,如何進一步通過金融體系的改革開放,完善一系列金融基礎設施建設如法律體系、多層次市場體系、產品體系、國際化的徵信和信用評價體系、國際化的研究定價和估值體系、資本流動和換匯便利等方面的配套機制,實現中國金融體系更高水平的市場化、法治化與國際化,以吸引全球投資者,是中國構建新的全球安全資產中心的必由之路。

註冊制改革也需完善「出口端」退市制度

具體到權益市場,近年來A股也受到了海外資本的格外關注。

今年5月,MSCI國際指數編製公司公佈了2021年5月的指數季度調整結果,新增109隻個股,其中就包括39隻A股股票,更有5隻科創板股票本次新納入MSCI中國A股指數,這也是科創板股票首次進入MSCI旗艦指數系列。

實際上,科創板作為國內資本市場改革的試驗田,通過註冊制和豐富上市標準等改革,已經提升了中國資本市場的吸引力與競爭力。時至今日,科創板已平穩運行兩周年,擁有超300家上市公司。

劉鋒認為,註冊制改革是繼股權分置改革以來,國內資本市場多年來的又一重大改革舉措,進一步提升了市場化水平,設立了更具包容性的上市標準,信息披露更加完備透明,基本解決了資本市場的「入口」問題。

但他表示,國內資本市場改革的關鍵,不在於「入口」,而在於「出口」。劉鋒指出,中國的上市公司數量在過去十年翻了一倍,總市值卻基本沒有發生變化。這中間有佔用市場資源的殭屍企業存在,市場熱錢以及部分散戶投資者反而熱衷於追逐這批具有退市風險的個股。

「有進有出,才能打造優勝劣汰的市場生態,實現資本市場資源的有效配置,將A股打造成更具國際吸引力的全球性市場。」劉鋒說。

除退市制度外,劉鋒認為資本市場的改革還需要繼續保持「零容忍」的態度,打擊各種違法違規行為加大對證券賬戶的異動監管,從根源打擊內幕交易和操縱市場等違法違規行為。同時,加強市場機制的建設,完善優勝劣汰的市場機制,倒逼上市公司提高治理質量,強化投資者保護,做到有法可依,提升監管能力,實現精準打擊。

值得一提的是,在近期的A股市場,由於相關政策的變動等因素,部分新興產業個股股價出現震蕩,也引起了全球範圍內投資者的關注。

劉鋒認為,從近期監管層的表態來看,已經意識到了市場上存在一些由資本無序擴張帶來的亂象,如果不進行有效的遏制與解決,反而會進一步影響國內資本市場的穩定與經濟的發展。

「無論是針對平台經濟、校外培訓機構、還是醫美以及網路遊戲,監管的本意都是促進行業規範有序健康發展,並非針對相關行業的限制和打壓。」劉鋒表示,對於行業及市場,一方面要遵循其客觀的發展規律,另一方面也要防範資本介入后引發金融脫實向虛,導致平台經濟的壟斷,形成影響經濟發展的系統性風險。

實際上,將資本置於監管掌控下促進其健康有序發展,形成連貫穩定的行業政策環境,也能夠穩定投資者對行業未來發展的預期,提升相關資產的吸引力。不過,劉鋒也提出,在此期間,監管層也應增強與市場溝通的力度與信息披露的透明度,使得投資者充分了解政策內涵,形成對行業投資的準確研判。

(作者:滿樂 編輯:林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