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富汗華商:我在阿富汗經商20年,這是我看到的

北京新浪網 (2021-08-11 19:13)
分享| 分享至新浪微博 分享至facebook 分享至PLURK 分享至twitter

原標題:阿富汗華商:我在阿富汗經商20年,這是我看到的

原創 餘明輝 觀察者網文 觀察者網專欄作者 餘明輝阿富汗華商

我叫餘明輝,是一個在阿富汗從事外貿的中國商人,從2001年到現在,我在阿富汗經商也剛好20年了。2001年中國外貿體制改革逐漸深入,我去了伊朗、阿聯酋、俄羅斯考察。當時,我們做了很多調研與實踐,阿富汗急需基礎工業建設,而且對中國人比較友好,所以我們最後選擇了阿富汗。

我2002年3月從伊朗赴阿開展業務,投資阿富汗設立辦事處,是戰後最早的一批中企。2008年開始,我和夥伴們一起投資建立明海鋼鐵廠,2014年,把青金石及一些礦產大規模引入中國市場、幫助採礦工人銷售至今。2019年建立喀布爾中國城,今年引進了電纜、塑料包裝、油漆、日化、服裝鞋子等六家工廠,已陸續投產和正調試生產。

位於喀布爾的「一帶一路中國城」。圖自作者
阿富汗的中國城。圖自作者

初到阿富汗時,阿富汗的工業基礎比較弱,礦產資源比較豐富,對中國出口的機會很多。我們從河北鋼鐵集團請來了工程師,註冊開建「明海鋼廠」,開始做起了阿富汗戰後重建的事情。明海鋼鐵廠的建設成功,贏得了阿富汗政府、部落、民間各階層的認可和好感,也是從這時媒體開始報導,阿富汗稱「中國人是建設者,美國人是侵略者」。

明海鋼鐵廠。圖自作者

上個月,中國大使館發出撤僑通知,派了專機,對我們很是照顧,周圍的華商大多數都撤離了。我們和阿富汗有合同,也有自己的戰略規劃,現在只能打算走一步看一步。

隨著美軍加速撤離,阿富汗局勢不斷惡化,我們也不是預言家,也不知道阿富汗最終走向何方,塔利班、政府軍各方力量的博弈都會讓政局發生變動。

我眼中簡單又複雜的阿富汗

戰亂是阿富汗的另一個名字。但從我這個常年生活工作在阿富汗的人來看,阿富汗局勢和多數人想像中的炮火連天、陣地攻防、飛機被擊落的場面不同,現實中激烈的正面戰爭幾乎看不到,雖然仍有暴恐襲擊,但對比以前,感覺是更和平了。

在阿富汗探索二十年,養成的習慣是以事實為依據而不是道聽途說,不簡單相信街頭議論和信息二道販子。在我看來,阿富汗被多數人忽視的一個特點是主弱客強,阿富汗從來都不僅僅是阿富汗問題,周邊國利益、大國利益交織在一起左右著阿富汗的地緣政治。

現在,大多數人談到阿富汗頭頭是道:塔利班佔領八成領土,兵鋒接近首都喀布爾,省會被圍,圍著不攻是給美國面子,只等最後撤出時間8月31日到來便一舉拿下阿富汗政權。這樣說的多了,信的人就會多。

今年以來,我去了喀布爾周邊多次,最遠是距離50多公里的巴格朗姆。感受是疫情影響凸顯,阿富汗人民家庭積蓄本不多,一年多來消耗殆盡。在市場上的反映則是進口商降低了批次、頻率,加上美元兌阿尼升值,多數公司利潤減低甚至虧損,把希望寄託於疫情結束后。

在喀布爾周邊,沒看見反政府武裝游擊隊,看見了農家在瓜田裡裝中國淘汰的二手太陽能,準備灌溉澆田。東邊40公里的盧格爾有交戰,部隊堵著公路不讓走,先到的司機問:「還沒打完?」回答說「快了」。過了20分鐘放行,據說打死了十多個游擊隊員。迎面來了閃著警燈的救護車,同行的阿富汗人說這是運送受傷的政府軍人。

戰鬥未息,四處烽煙。今天佔了,明天丟了,已經成為常態。各類武裝分子不一定躲在山區待機襲擊,政府軍也很難遇到真正的大規模戰鬥,不是不能激戰,是實力決定只能麻雀戰,至今未見陣地戰。

昨天坎大哈來電話說要儲備糧食,糧食要漲價,游擊隊10分鐘前佔領了邊境海關,正在收費呢。無論武裝分子游擊,還是政府軍制定好計劃的圍剿,都影響著平民生活。貓捉老鼠,人民遭殃。

當地時間2021年8月9日,阿富汗首都喀布爾,因塔利班和阿富汗安全部隊發生衝突,民眾逃離家園流離失所。圖自視覺中國

阿富汗人民可憐啊,四十二年來久經戰火,前蘇聯熬不住走了,但並沒有由此過上幸福太平的日子,一些居民反而懷念前蘇聯發的福利、免費教育。我們早期代表到達阿富汗時,還有一些政府和學校職員懂俄語。

美國剛推翻塔利班時,一夜間外國人湧入,酒吧遍布城市角落,忘卻了這裡有伊斯蘭生活禁忌。阿富汗的政府部門、軍警、居民面對與過去完全不同的生活,還在慢慢適應。

阿富汗女性得到很大程度解放,塔利班套在女性頭上的16條禁令隨著它的垮台消失,年輕一代女生思想比外表要超前,公眾場合依然注重行為舉止,女性和男性單獨相處也總是叫同事燒茶水、送資料,盡量不產生誤解。

不同國家有不同國情,中國城在阿富汗二十年,尊重阿富汗人民的宗教風俗習慣,更沒有攻擊和自己習慣不同的行為,除了贏得尊重外,中國人還成為阿富汗居民的好朋友。

我在阿富汗跑的地方多了,聽的事情也多,慢慢發現政府並不是一根筋非要消滅反政府武裝。阿富汗周邊大片的雪山、沙漠和高原,幾千年來就是封閉的部落社會,自成一體,和城市生活幾乎風馬牛不相及,而且財力也不允許,何必強行捏在一起?

中國城外街道。圖自作者

現在,喀布爾新城和城建配套規劃有條不紊地推進,繼續在尋求外援,阿富汗有地、有需求、有價值,但是很缺錢。阿富汗拿國際支援已成習慣,整個國防、城市、農業、工業大部分靠援助。

從喀布爾周圍的情況觀察來看,阿富汗政府的執政精英更現實,知道把城市經濟搞好才是執政根本。水電今年運行了三個,西部的鐵路剛通,赫拉特議會要求財政部給預算建配套設施。

總統加尼帶隊視察各地項目落實情況,在公開講話中說要遏制權力腐敗,對前往迪拜生活拋棄兄弟姊妹(指穆斯林同胞)的竊賊深惡痛絕,批評了暴恐分子殘害平民,反對外部力量在阿富汗培植代理人勢力。

阿富汗總統穆罕默德·阿什拉夫·加尼。圖自百度百科

塔利班和各派反政府武裝並沒有媒體說的那麼強,虛張聲勢的政治宣傳一直有。阿富汗現政府也並不是他們講的那樣潰不成軍,反政府武裝所到之處只需接受投降。至於一個政府軍士兵在哨所對抗反武裝分子兩天兩夜才等到援軍這類事件,也是極少數個例。

大城市一邊依靠國防軍一邊組織部落民兵自衛。政府軍的將軍和指揮官都比較忙,在各地指導戰鬥。據媒體報導,7月20日,總統加尼正在主持古爾邦節儀式,數枚火箭彈落入了阿富汗總統府附近區域。襲擊發生數分鐘后,完成祈禱的總統加尼發表演講,他還走上街頭和行人打招呼,問候營業的店主。總統突然現身引起大量人群圍觀,還有人衝破警衛防線拿著手機和總統合影。

在西方軍隊撤離和塔利班地盤不斷擴大的背景下,阿富汗政府過去幾個月來一直在卡達與塔利班方面進行談判,但收效甚微。

一直以來,阿富汗人並沒有特彆強的大一統意識,甚至國家概念也是近幾十年的事。從我接觸下來的情況看,還是有民眾認為反政府武裝只會打仗、破壞力強,無法帶領國民過上好日子。近幾日,塔利班佔領六個省會城市的消息令阿富汗政府陷入困境,未來局勢如何發展,阿富汗國內外都感到有點撲朔迷離。

阿富汗居民厭惡腐敗、低效的政府,更厭惡暴恐、戰爭和無差別攻擊。當暴力奪權者四面開花的交戰發起后,各部落居民就成群結隊拿起武器直面反政府武裝,使之腹背受敵,再無擴大戰事的基礎。這就是媒體說阿富汗馬上政權更迭而實際巋然不動的原因。一個月前說各省會被圍、兵鋒已到首都20公里處,現在卻還沒有下文。

我聽到人們在家鄉集會時說:「你要趕走侵略軍我們支持你,你要建設清廉政府我們也支持你。而現在呢?侵略軍走了你還打,還想把人們綁架當人質和籌碼,你們能建設什麼?既然把民眾當敵人,那就不用再忍受了。」

中國、中國城與阿富汗

中國是當今國際上產業鏈最全的國家,我們計劃根據阿富汗工廠匱乏、民生急需、技工缺少、就業艱難等現實情況,組織中國各行業前往阿富汗參與建設、培訓和生產,讓中國智造深入當地社會。中國城建設者本身就是中阿經濟共同體成員,簽約經營權二十年,中國人說了算。

考慮到我們製造大國氣吞山河的出貨量,我們在三千米主廣場注入了一尺厚的鋼筋水泥,50噸集裝箱車進出無虞。相比較印度、土耳其、日本、伊朗貿易中心就沒有如此便利條件,採購貨物道路狹窄、停車都麻煩。相信要不了多久,中國智慧可以覆蓋阿富汗周邊和沿線。

除了商務部部長面對面表態要支持中國城經貿藍圖,阿富汗建設部部長也通過了產業園用地文件,在新規劃的國際工業園中劃出一塊地作中國產業園。

在2019年新冠疫情暴發的幾個月前,中國、阿富汗和巴基斯坦的外長同意將中巴經濟走廊延伸到阿富汗,從巴基斯坦的白沙瓦市到喀布爾將興建一條高速公路。2021年6月第4次中阿巴外長會議上,王國委也非常關注戰後阿富汗的全面建設。

阿富汗是世界少有的陽光充沛國家,發展太陽能前景廣闊。而中國太陽能生產全球領先,中國城在阿富汗工作二十年了,依託中國世貿研究會中阿經貿促進委和中阿經濟共同體,籌建了中國物資交易中心,可以連通中國製造與阿富汗市場,開拓資源互補。中國城做的太陽能系統在中國普通,到了阿富汗就是領先技術,完全適應阿富汗氣候變化,已經形成了良好的口碑。

之前在阿富汗工作生活飽受缺電困擾,2002年喀布爾是每三天供電一次,每次4到5小時,現在周邊國家也開始援助阿富汗,烏茲別克、土庫曼、伊朗、印度都過來建水壩、接電網。

在我看來,寶貴的電力在輸送中除了被各類勢力訛詐外,電損電耗十分高昂,如能運用中國技術,僅節約一項就能提高供電比例百分之十以上,且一勞永逸。中國電力發展的每個階段都值得阿富汗借鑒,不僅僅是先進,而且在實用、適用等方面都非常突出。

最近兩三年,中國城在過去的基礎上逐漸讓阿富汗電力部門了解到中國作用,我們介紹了風、水、火、新能源,每一次讓那些掌握阿富汗電力命運的人聽得津津有味,從質疑到接受,從動搖到信任。

喀布爾的光伏電池板。圖自作者

對於我們中國城來說,持續耕耘阿富汗已步入二十年,正好實踐響應中國的雙循環政策。中國不拘一格的開放合作心態會讓阿富汗資源和中國製造有機結合互換,各取所需。

國內傳統行業出現新的產能過剩,除了調整創造新的需求外,走出去是積極選項。未來中國經濟要引領全球發展,還須遠近兼顧和不畏艱險。

阿富汗政府很希望將礦產輸出中國,既提高財政收入又紓解走私困局。藏紅花、青金、松子、乾果乃至水果都極有特色和市場潛力,只差一條「絲路」把一個個「珍珠」串起來成項鏈。

中國城正努力籌建阿富汗研究所,促進中阿文化交流、教育合作等領域的同時,繼續深化中阿機構合作。當中國企業在阿富汗形成聚集,帶動就業和收入的時候,中國故事就會深入民間,正面大國形象和影響力水到渠成。

用中國現代國際關係研究院南亞所所長胡仕勝老師的話是:中國人不用武力,用經濟方法摸索出了讓阿富汗的安定模式。

中國城和高校老師研究討論阿富汗問題。圖中右四為作者

阿富汗市場不能只有印度、土耳其、日本,中國製造並不遜色,諸多領域遙遙領先。讓阿富汗儘快進入發展軌道符合阿富汗人民的願望,中國城也致力於推動「一帶一路」發展,幫助阿富汗擴大對鄰國的商品出口。我們也在探索,拓展合作渠道變純官方為多方並舉,國企和民企團結起來互補長短,做兩國長久友好使者和建設者。

來源|觀察者網

加入好友
五倍券速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