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難怪東京奧運會開幕式那麼「陰間」!

北京新浪網 (2021-07-24 07:57)
分享| 分享至新浪微博 分享至facebook 分享至PLURK 分享至twitter

  來源: ECO氪體 體育圈人

  昨天,東京奧運會正式開幕,開幕式的開場表演只有40分鐘,與以往精彩絕倫的開幕式表演比起來,東京的這次展示看起來稍顯黯淡。

  但是在了解了幕後的故事後,我們釋然了。原來在奧運開幕式的背後,竟然是一段涵蓋了行賄抄襲、職場霸凌、歧視女性等全部橋段,跌宕起伏程度堪比黃金檔日劇的跨年度大戲。

  文/ Kelly

  01

  負面新聞不斷的『陰間』開幕式

  昨晚,東京奧運會開幕式在東京新國立競技場舉行,沒有觀眾的奧運會開幕式顯得有些冷清。

  五年前的里約奧運會閉幕式,『東京八分鐘』給很多人都留下了十分深刻的印象。日本人當時運用AR科技,引入二次元角色等文化IP,向世界展示了一個富有科技感的日本。也因此,許多人都對東京奧運會原本的開幕式充滿期待。

  東京八分鐘,安倍作為『馬里奧』出現

  然而疫情之下,奧運能順利舉辦已經實屬不易,開幕式表演的質量可以說是和之前的期待相去甚遠。開場的現代舞、抽象派藝術……雖然官方『貼心』地安排了情懷滿滿的二次元歌單和漫畫對話框的國家名牌做彩蛋,但是吃瓜群眾看完可能只有一個感覺:看不懂。

  中國奧運代表團按照五十音圖的順序,於第110個入場,旗手是朱婷和趙帥。

  最後,伴隨著無人機從東京奧運會徽變換成地球的樣子,會場響起了《Imagine》,幾位演員變換出了50種圖標的造型,人們終於能看到了一些期待中富有科技感的開幕式的影子,只是這場表演已經將要接近尾聲。

  有人或許對這個開幕式很失望,因為在開幕式直播期間,有10萬多人打開了北京奧運會開幕式的視頻;也許有人想起了拉高人們期待的『東京八分鐘』,想像著平行時空中本應精彩絕倫的表演。

  但其實,直至開幕前一天,我們依然能聽到關於開幕式的負面新聞。

  開幕式前三天,開幕式作曲者小山田圭吾因被扒出曾經霸凌殘疾人主動辭職,關於他負責的其中四分鐘開幕式音樂,東京奧組委也明確表示將不會再使用。

  開幕式前一天,開閉幕式演出導演(Show director)小林賢太郎因為在曾經當搞笑藝人時拍攝過以猶太人被屠殺為歷史背景的段子而被辭退。

  人們不禁為東京奧運會的開幕式捏了一把汗,其實就在開幕式前幾個小時,仍有不少人在懷疑,奧運聖火到底能不能順利點燃。

  其實,奧運開幕式前的負面新聞絕不只有這兩件。

  尤其是在研究了近一年的開幕式新聞之後,我們發現看似光鮮的開幕式背後竟然是一段涵蓋了行賄抄襲、職場霸凌、歧視女性等全部橋段,跌宕起伏程度堪比黃金檔日劇的跨年度大戲。

  02

  曾經星光熠熠的導演天團

  奧運會的開幕式,是一個重要的,對外展示本國文化的窗口,導演的選定都頗有講究。

  北京奧運會開幕式紀錄片《張藝謀的2008》一開頭就講了,早在開幕前兩年,北京奧組委就給『國師』張藝謀頒發了聘書。

  東京奧組委也遵循了這個規則,早在2018年,他們就召開新聞發佈會,正式對外公佈了開幕式導演組的人選。可以說光看導演組中這些星光熠熠的名字,就讓人對東京奧運會的開幕式充滿期待。

  東京奧運會原導演組(記住這張圖,要考)

  日本國寶級狂言師野村萬齋,將擔任綜合統籌。狂言是聯合國『非物質文化遺產』,野村萬齋是其中一個名門的繼承人。除此之外,野村萬齋也活躍在大銀幕,他演繹的《陰陽師》中的安倍晴明深入人心,羽生結弦也曾多次向他取經。

  野村萬齋飾演的安倍晴明

  電影《寄生獸》的導演山崎貴,負責奧運會開幕式。

  山崎貴(左)與野村萬齋、佐佐木宏在發佈會上

  廣告導演佐佐木宏負責奧運會閉幕式,他曾是『東京八分鐘』的導演。

  著名音樂人,『蘋果女王』椎名林檎擔任音樂總監。

  椎名林檎

  著名編舞師,同時也是優秀的舞台導演MIKIKO擔任總編舞,『東京八分鐘』和著名電音組合Perfume的舞台都是由她一手打造。

  《逃避雖然可恥但有用》片尾戀舞也出自MIKIKO

  除此之外,團隊中還有《你的名字》的製片人川村元氣,著名廣告導演菅野薰,投身於公益事業的殘疾人創意導演栗棲良衣。

  但是在三年之後,這八個人卻沒有一個人還留在團隊中,當初的『夢之隊』最終還是『一地雞毛』。

  03

  頻繁換人,一件靠譜事都沒有

  根據《周刊文春》的報導,東京奧組委內部的一位幹事曾向文春爆料:奧運籌備組的工作效率極低。

  因為直到2019年6月,原定的奧運開幕式前一年,東京奧組委仍然沒有交出一份關於開幕式的具體方案。

  起初,奧運會開閉幕式總導演是山崎貴,但是由於他個人的電影拍攝進度問題,無法全身心參與到開幕式的設計,因此他主動退出團隊。於是,開閉幕式總導演就成了總負責人野村萬齋。

  據爆料,野村萬齋當時提出了一個宏大的方案:鎮魂與重生,主要是圍繞2011東日本地震的災后重建,結合傳統文化,展現奧運精神。

  但當時的東京奧組委主席森喜朗不同意,並提出了一些他自己的想法:比如『茶室在天上飛』、『用氣球組成哥斯拉觀賽』……野村萬齋覺得這些想法很難實現,並且沒什麼實際的意義,兩人的意見難以統一。

  於是,森喜朗使出了自己的權利,將野村萬齋降為挂名的顧問,野村萬齋不再參與相關事務,直至去年12月,原定八人導演團隊正式『解散』。

  但是,當時(2019年)國際奧委會給出的的Deadline就在眼前,總得有人出來做事。

  這時,MIKIKO臨危受命,接下了這個爛攤子,力挽狂瀾重寫方案。她的創意設計是一份核心為『與運動員一起同行』的方案,意在使用最先進的技術,以女性舞者為主,向世界展示東京的街道和風土人情。

  據說國際奧委會對這個方案非常滿意,開幕式很快就進入到排演階段。並且,MIKIKO憑藉自己的人脈和確實優秀的方案,還吸引到了動畫監督大友克洋和任天堂董事長宮本茂,他們都表示會參與到開幕式製作中。

  此時,MIKIKO的團隊已經擴大到500人。

  《文春》曝MIKIKO方案的封面

  聽上去本應該是非常完美的一場開幕盛典,然而,奧運會的延期就像是打開了一個『潘多拉魔盒』。在被疫情籠罩的這一年裡,開幕式團隊內部又出了許多『Drama』的事。

  去年年初,MIKIKO的好朋友,有過多次合作的菅野薰,在東京奧運會最大合作方:電通的內鬥中落馬。因為被指控『職權騷擾』,菅野薰卸任了奧運企劃組的職務,與他共同擔任CG故事創作的團隊也因此離開。

  《文春》曝MIKIKO原計劃用馬里奧介紹競技項目

  這時,佐佐木宏作為電通『內鬥』中勝利的一方出現了。作為和森喜朗關係密切的電通高管指定的人選,作為殘奧會開幕式導演的他也開始介入奧運會開幕式的事務。

  佐佐木宏在開幕式項目中『隻手遮天』,先是對身障女導演栗棲良衣進行職權霸凌,對栗棲良衣的身體殘疾帶有歧視色彩。

  然後又對MIKIKO的方案進行縫合抄襲。有報導稱,佐佐木看不上MIKIKO的方案,他希望能提出新的內容,但是國際奧委會更欣賞MIKIKO的,於是他就在MIKIKO原有的方案上進行二次創作,將MIKIKO的作品進行拼湊,更是對MIKIKO的權利進行架空。

  MIKIKO曾去質問當時的東京奧組委主席森喜朗,森喜朗表示:『佐佐木當然和你談不來啦,因為你是女的。』

  去年10月,MIKIKO曾給電通負責人發了郵件,向電通表示自己在過去幾個月里完全得不到任何工作上的反饋,自己不能工作也就算了,但是團隊里的500個人不能沒活干。MIKIKO說自己因為這件事壓力很大,還曾突發失聰。

  在發送郵件三周后,MIKIKO正式辭職。

  團隊中的另外一位女性:MIKIKO的閨蜜,音樂總監椎名林檎也因此辭職,還疑似發歌『內涵』奧組委。著名DJ田中知之(FPM)代替她擔任音樂總監。

  到最後,奧組委解散了原來的團隊,佐佐木宏正式擔任了總導演,雖然不太盡如人意但也算是塵埃落定了吧。

  沒想到《周刊文春》又爆猛料,在今年3月25日的刊物中曝光了佐佐木宏曾在LINE聊天中建議讓著名搞笑女藝人渡邊直美在奧運開幕式上扮豬,以對應『Olympig』的諧音爛梗。

  佐佐木的LINE發言,用豬的emoji代指渡邊直美

  雖然佐佐木宏出面解釋,自己只是在群里講『冷笑話』,但還是引起了民憤。因此有電通的人出來爆料,佐佐木曾對眾多女同事進行『Body Shame』。

  渡邊直美

  佐佐木最終難頂輿論壓力,引咎辭職。

  至此,直至今年四月,東京奧運開幕式前三個月,東京奧運會組委會還在尋找新的開幕式總導演。

  而到了開幕前一天,又有一位開幕式的演出導演因為自己的『黑歷史』被辭退了。

  04

  東京奧組委的一筆爛賬

  雖然《周刊文春》歷來以愛寫娛樂圈的小作文著稱,但是本次面對東京奧組委的黑料卻『求錘得錘』。

  在今年3月31日的報導中,《周刊文春》表示已經拿到了MIKIKO長達280頁的開幕式方案,裡麵包含三浦大知、渡邊直美等重要內容,東京奧組委雖然表示了不滿,要求文春立刻刪除相關文章。

  但是東京奧組委的抗議在證據面前顯得有些單薄,文春的態度卻十分強硬,他們表示,文春對開幕式相關內情的報導具有公共性和公益性,未來也會繼續報導。

  MIKIKO的開幕式企劃案中三浦大知登場

  奧組委內部也確實有一筆爛賬,今年2月,前東京奧組委主席森喜朗因為歧視女性的言論被曝出,他曾發表這樣的論斷:『有女性成員在場的會議沒完沒了,應該限制女性發言時間。』

  森喜朗

  這再次掀起了民眾情緒,最終森喜朗辭職,女性領導者橋本聖子即位。

  橋本聖子

  而這還只是冰山一角,最令日本民眾震驚的可能還有奧運開幕式的預算問題。

  單說開閉幕式項目的預算,截止去年2月,東京奧運會開閉幕式的預算已經達到了130億日元,由於延期導致器材保管費、人力成本的增加,預算已經漲到了165億日元(約合10億人民幣)。

  在3月接受日媒採訪時,佐佐木宏曾透露過四個開閉幕式的總預算僅剩10億,這對於製作一場偶像演唱會來說都是比較吃緊的數額,即使組委會又緊急追加了一些預算,但是可用於演出的金額並不會增加太多。

  單單一個開幕式就和最初申奧時的『緊湊型奧運』相悖,更不必提東京奧組委在其他方面的支出。

  再加上新冠疫情的影響,日本民眾也曾多次遊行示威,呼籲東京奧運再次延期或者取消,即使是在開幕式開始前,也依然有群眾在抗議。

  申辦奧運時,日本希望能通過這場奧運,讓世界看到一個嶄新的日本,看到一個從泡沫經濟、地震核災中完全站起來的日本,可以說這是一次和『國運』的對賭。

  好在,隨著大坂直美點燃主火炬塔,雖然槽點滿滿,但是東京奧運會算是終於有驚無險地順利開幕了。

  但這卻是『奧運會』這場『大考』的正式開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