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為海思轉向將衝擊台廠?! 從「孫臏賽馬」、「瞄準月亮至少射得到老鷹」兩個角度,看台灣與大陸IC設計業的競賽

KNOWING新聞 (2021-07-21 09:40)
分享| 分享至新浪微博 分享至facebook 分享至PLURK 分享至twitter

華為海思轉向將衝擊台廠?! 從「孫臏賽馬」、「瞄準月亮至少射得到老鷹」兩個角度,看台灣與大陸IC設計業的競賽

▲華為海思轉向將衝擊台廠?! 從「孫臏賽馬」、「瞄準月亮至少射得到老鷹」兩個角度,看台灣與大陸IC設計業的競賽

根據陸媒報導,華為旗下大陸IC設計龍頭海思因美國禁令而無法繼續生產高階製程麒麟系列手機晶片,但近期海思已經轉向,以不受美國限制的40奈米成熟製程切入當紅的OLED驅動IC領域,預計年底送樣、明年量產。業界憂心恐吹皺產業一池春水,台灣IC設計二哥聯詠恐將首當其衝,另外敦泰、天鈺等台廠也會面臨壓力。

海思轉向開發成熟製程產品,這是很合理正常的選擇,也是海思在發展高階製程道路受阻後,必然調整的方向。至於從高階晶片轉進中低階市場,也並非華為海思一家公司獨有的現象,這些來自大陸IC設計業漸進式的策略調整,值得台灣業界進一步關注與警惕。 

(取自海思官網)

先從華為海思的轉變談起。從川普總統三年前發動美中科技戰至今,華為海思是大陸IC設計業首當其衝的犧牲品,如今,大陸IC設計業在華為海思的帶動下,也有重新整軍聚焦的現象,轉進的目標則是在更務實的市場應用及進口取代上。 

二十多年前,聯發科董事長蔡明介曾以「上駟對中駟、中駟對下駟」的孫臏賽馬理論,分析台灣IC產業人才與美國的競爭問題。當時,蔡明介認為,早期台灣 IC設計公司之所以成功,是因為我們用最優秀的人才,投入許多歐美或日本做不來或不願意做的產品上,靠著人力資源優勢取得初步成就。 

因此,台灣最初從聖誕卡、電子雞等較低階的消費性IC,先建立發展基礎,到後來逐步發展到筆電、手機、網通等難度更高的市場,才逐步奠定在全球IC設計業的競爭地位。 

從這個角度來看,過去能夠開發5奈米高階晶片的海思,絕對是大陸IC設計業中一等一的高端人才,如今「降級」下來做40奈米的OLED驅動晶片,與南韓及台灣業者同台較勁,應該就是「以上駟對中駟」的最好例證,海思策略轉進的成功機會當然也就很高。

更何況,大陸面板業如今已掌握全球近五成市占,包括京東方、華星光電、惠科等都已躍為一級大廠,在OLED面板的研發及量產上也緊追韓商,台灣雙虎友達、群創反而是落後的。 

對IC設計業來說,客戶是誰也非常關鍵。對於採用海思的IC零件,大陸主要面板客戶的接受度必然很高,外在大環境也充斥著以本地晶片取代進口貨的想法,因此,聯詠、敦泰、天鈺等台廠面臨海思瓜分市場的衝擊將很難避免。

(示意圖/取自pixabay)

除了海思,大陸其他IC設計業也有類似現象。過去總是放話要幹掉國際一流大廠的大陸業者,如今更務實地以各種控制IC、電源管理IC、物聯網IC為目標,這些產品單價通常都不高,但都是用量很大的基本IC配備,當企業更明確聚焦在較小範圍的領域發展時,資源投入會產生的效益將更明顯。這種目標更明確、手法更務實的作風,直接衝擊到的就是產品線最類似的台商,預料台灣業者受到的挑戰最大。

大陸IC設計業另一個值得重視的現象,就是許多網路及手機大廠的跨界投資,從小米、OPPO、vivo等品牌廠,到阿里、騰訊等網路巨擘都投入手機或人工智慧(AI)晶片的研發,這些來自非傳統IC領域的對手,人才也都來自不同產業,長期來看也有改變IC設計產業生態的力量,對台商的競爭力也會形成一定衝擊。 

不過,除了觀察大陸IC設計產業的演變外,仍然可以把焦點拉回台灣IC設計業近年來的蛻變與成就。

事實上,過去十多年來,並非只有聯發科可以站到世界一級舞台,與國際大廠高通同台競技,台灣也有很多IC設計新秀不斷冒出頭,並且擠身國際市場的重要玩家。這些公司規模不見得很大,有的只是年營收幾百億元的企業,甚至更多是年營收在百億元之內,但這些公司在每個產品單項上,都能緊跟著國際級企業,甚至還能進一步取而代之。 

例如,信驊在伺服器遠端管理晶片拿下過半市占率,祥碩、譜瑞在高速傳輸晶片及中繼器產品表現也很強,另外在電源管理IC、微控制器(MCU),或是重要的智財元件(IP)領域,台商公司也以質量兼具的市占取得領先地位,相關公司也形成很重要的類股族群。

此外,像鈺太在筆電等產品上所使用的微機電(MEMS)麥克風IC,已取得近半市占率,對手是1946年創立的老牌企業美商樓氏電子(Knowles),另外昇佳推出可依外在環境亮度調節手機光線的光感測晶片,目前市占也直逼1981年成立的歐商奧地利微電子公司(AMS)。

講到這裡,我也想提醒一下,近來台灣IC設計業表現強勁,甚至多家IC設計公司股價都在千元之上,有很多人都以為這波台灣IC設計業的崛起,原因是受惠於美中科技戰,但事實上,這些新秀能夠脫穎而出,早都已經投入至少八年到十年的時間,才能有今天的成就。

因此,我更想強調的是,台灣IC設計產業多年來發展出來的產業實力,以及陸續培養累積出來的優秀人才,即使沒有美中科技戰的加持,一樣讓台灣在這一波競賽中更加突出,這是台灣不必妄自菲薄之處。

而且,這些小而美的企業能夠如此突出,很多都是在創立時的選題上,就把目標層級拉高,直接挑戰的對手都是歐美日等一流大廠,而非只是做現有台商或陸商的me too產品,只想以更低的價格來競爭。

在此引用一位好朋友、前奧圖碼科技總經理郭特利說過的名言,「瞄準月亮、至少射得到老鷹」,當企業把目標難度設得愈高,未來能達到的成就當然也就愈高。這也是如今看待兩岸IC設計業的競賽,以及關注個別企業的競爭力,一個相當重要的思考角度。

即刻申請Bankee社群銀行,用交友圈創造新財富! 一鍵進入加密投資市場,點我馬上體驗! 年輕人開始用30美元小額投資,讓外匯交易翻轉你的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