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境支付:高速賽道與牌照困局

北京新浪網 (2021-07-20 00:03)
分享| 分享至新浪微博 分享至facebook 分享至PLURK 分享至twitter

原標題:跨境支付:高速賽道與牌照困局

在國內第三方支付市場基本已被微信、支付寶等巨頭「壟斷」的背景下,跨境支付和海外市場成為各類意在支付賽道的玩家們新一角逐點。

近年來,跨境電商進入發展快車道,疫情的催化更是為跨境電商帶來了前所未有的機遇。根據海關統計,2020年跨境電商進出口1.69萬億元,同比增長31.1%,預測分析,2021年中國出口跨境電商交易規模將達7.73萬億元,預計在2023年交易規模或突破9萬億元。這個大市場也造就了Anker、SHEIN等品牌的百億市值/估值,跨境電商平台洋蔥、洋碼頭等也因此風潮開啟了IPO進程。

而跨境電商的飛速發展帶飛的絕不僅是電商平台,金融服務和物流渠道同樣邁入了快車道。從具體的金融服務來看,跨境金融服務主要包括三方面:收單、收款、結售匯。國內,支付寶和微信支付是主流的結算平台,但進入跨境交易,雖然支付寶也有部分跨境匯款功能,但是更常用的結算平台還是PayPal,可以為203個國家用26個幣種進行交易。但在PayPal之外,更多跨境支付的維度,也有很多國內廠商的身影。

6月28日,Payoneer派安盈在美國納斯達克成功上市,成為跨境電商支付第一股。而派安盈之外,pingpong、連連支付等頭部企業也在積極運作尋求IPO。但隨著支付行業嚴監管常態化,跨境電商企業國內支付牌照遲遲難以落地,加上跨境支付賽道競爭加劇,也為未來增添了不確定性因素。

Payoneer借殼登陸納斯達克

今年初,Payoneer CEO Scott Galit在一則視頻中公佈了上市決定,在Payoneer投資者關係頁面提供的演示文稿中,顯示了這起併購重組的部分細節。Payoneer與FTAC Olympus達成協議,Payoneer作為目標公司,與這家特殊收購目的公司合併,從而實現借殼上市。據披露,Payoneer在2020年的營收為3.46億美元,營運虧損1800萬美元,並預計未來的營運虧損將繼續擴大。2017年至2019年,Payoneer凈虧損分別為700萬美元、700萬美元以及100萬美元。

而距離與FTAC Olympus達成重組協議短短四個月,6月28日,Payoneer正式登陸美國納斯達克,股票代碼為「PAYO」。截至7月19日收盤,報每股9.48美元,上市時曾預計市值約33億美元,目前估值縮水近1億美元至32.08億美元。

此外值得關注的是,在中國擁有約1/3業務量的Payoneer至今還未擁有一張國內跨境支付牌照。不僅如此,Payoneer作為外資控股的公司,若要成功申請國內支付牌照還有很多不確定性。

2019年,國家外匯管理局下發了《支付機構外匯業務管理辦法》,指出「支付機構申請辦理名錄登記應具備的條件」中,首個條件即為「具有相關支付業務合法資質」。該辦法下發不久,國家外匯管理局原總會計師孫天琦即公開表態,境外平台為中國投資者提供跨境金融服務應「持牌經營」,「有外國牌照,沒有在中國拿到牌照,不能通過數字平台給中國投資者、消費者提供相關的金融服務」。

在金融業務必須持證經營的監管背景下,支付牌照對於眾多跨境支付平台來說是其開展跨境支付業務的一張門票。而除卻外資機構,目前的無牌照問題也在給更多國內跨境支付企業帶來不確定性。

一位跨境支付業務人士對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表示,在經歷了行業早期相對寬鬆的監管環境后,近年來支付市場監管力度加強,對於不同領域支付企業的要求也逐漸明晰,合規與備案成為第三方支付及其上下遊行業的明確要求。

一度被視作將有望成為跨境支付第一股的PingPong(杭州乒乓智能技術有限公司),早於2018年下半年完成C輪融資時估值便超過10億美元,此後一直欲在國內上市,並瞄準了創業板。

2021年1月11日,浙江證監局官網發佈《中信證券股份有限公司關於杭州乒乓智能技術股份有限公司第二期輔導工作進展報告》顯示,PingPong擬申報深圳證券交易所創業板。但上市輔導已半年,仍未有新的進展。據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了解,也是因一直沒有取得國內監管部門批複開展跨境支付業務的許可文件,缺乏資質成為了PingPong上市的掣肘。

事實上,早前跨境支付機構如果要拿下支付牌照,可以通過股權收購的模式或者和其他支付機構合作獲得,否則相關業務就不能開展。但在整體監管趨嚴形勢下,收購也並非萬靈丹。

公開信息顯示,為了解決牌照問題,早在2018年9月,上海伊千網路就將浙江航天電子信息產業有限公司51%(簡稱浙江航天)股權出質給PingPong,浙江航天擁有全國範圍的互聯網支付牌照。2020年中旬,浙江航天變更了法定代表人在內的多項工商信息,范頻出任其新法定代表人和董事長,但除了法定代表人變更外,浙江航天的股東結構仍未發生變動,時隔數月,PingPong收購支付牌照一事還沒有最終完成,也意味著其依舊未獲得國內跨境支付的合法牌照。

價格戰後難盈利

作為國內跨境支付頭部企業之一,PingPong能夠在成立之初迅速站穩腳跟,正是由於其抓住了跨境收款領域的第一個痛點——費率高。以往國內跨境支付業務都被國外支付巨頭壟斷,費率高達3%~5%。PingPong入局后,打出「跨境支付手續費率1%封頂」的王牌,導致PayPal、Payoneer以及Worldfirst等海外支付巨頭被迫下場迎戰,並帶動整個行業費率下降了70%。此後中國跨境支付市場基本一直保持著1%的低費率,PingPong也迅速在業內打出了市場和知名度。

此外,在1%的費率之後,PingPong所採用的T+0的提現模式也成為了行業標配,提高了整個行業資金的周轉率。

但這種通過補貼換取用戶的做法門檻低,目前行業費率普遍在1%及以下,低費率已不再是企業的競爭優勢,且在激烈的價格戰下收款服務費已無法為企業提供足夠的利潤支撐,行業盈利「難上天」。上市跨境支付第一股Payoneer披露財報也顯示其一直處於虧損狀態。

因而目前不少跨境支付企業將目光轉向增值服務。Payoneer發佈橄欖枝計劃,連連數科推出LianLianLink平台,PingPong推出光年、福貿等多項產品與服務。但隨著市場參與者的增多,增值服務類產品也難以體現差異化,最終還是要靠企業爭奪有跨境收款需求的用戶資源。

前述跨境支付業務人士指出,跨境電商企業的核心訴求在最近幾年發生了不小的變化,過去很多企業只考慮便宜好用,現在隨著行業的規範,以及很多持牌機構的入局,企業會對合法合規性有更高的要求,要追求渠道的穩定性可靠性,規避監管風險。這一層面來說,現在沒有拿到國內跨境支付牌照的企業在未來或許將面臨客戶流失的更大挑戰。

而對於監管對跨境支付平台的審慎態度,業內人士指出並非過度謹慎,很多不法分子確實瞄準了跨境支付進行洗錢。而在實際操作環節,由於一些第三方支付機構自身反洗錢能力不足,難以判別跨境支付資金來源,且無法確認貿易真實與合規性,也讓這些不法分子有機可乘。

據了解,第三方支付機構要建立完善的跨境支付反洗錢風控體系,主要需要從三方面入手:一是針對跨境支付業務的資金性質做好管理,從資金來源入手,做到資金源頭「無問題」;二是確保資金實際清算到賣家賬戶,並對賣家加強國際反洗錢、反恐怖融資的篩查;三是儘可能多地接入境內外反洗錢、反恐怖融資機構數據,通過此類機構篩查合作商戶或跨境電商平台是否存在洗錢行為,從而加大相關業務的合規審核力度。

上述人士指出,但反洗錢要求的升級意味著企業需要重新升級其風控系統,平台需要花費更多資金、技術,投入反洗錢風控工作,在價格戰本身盈利困難情況下,跨境支付業務盈利期將愈發被拉長。所以不排除有跨境支付機構,在市場競爭加劇的情況下,為追求更高的業務增長而降低客戶准入門檻,對交易真實性的把控並不嚴格。監管對牌照的謹慎,會倒逼跨境支付企業不得不做好合規。

(作者:侯瀟怡 編輯:曾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