循環經濟是面向可持續發展的綠色行為

北京新浪網 (2021-07-19 10:00)
分享| 分享至新浪微博 分享至facebook 分享至PLURK 分享至twitter

  原標題:觀點丨循環經濟是面向可持續發展的綠色行為

  來源:NGO觀察

導語:

有調查表明,當前我國的二氧化碳排放量處於世界第一。既要保持經濟持續高速發展,也要實現「碳達峰」「碳中和」目標,未來的路,中國上下都需為此共同努力,將目標融入生活、生產、資源循環的方方面面。

「碳達峰是我們國家的需要,不是說因為世界需要我們做我們才做,而是我們國家就需要做這個事。」同濟大學持續發展與管理研究所所長諸大建表明了自己的態度。

  「十四五」提出:循環經濟是未來重要目標

  2020年9月22日,中國在聯合國大會上提出,2030年前,二氧化碳排放力爭達到峰值,2060年前,努力爭取實現「碳中和」。

  同年12月12日,中國在氣候雄心峰會上宣布,到2030年,中國單位國內生產總值二氧化碳排放將比2005年下降65%以上,非化石能源佔一次能源消費比重將達到25%左右,森林蓄積量將比2005年增加60億立方米,風電、太陽能發電總裝機容量將達到12億千瓦以上。

  今年3月13日,《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第十四個五年規劃和2035年遠景目標綱要》對外公佈。「綱要」表明,循環經濟將是我國「十四五」乃至將來,一個重要的目標。

  近日,國家發展改革委印發《「十四五」循環經濟發展規劃》。「規劃」表明,「十三五」時期,我國再生資源利用能力顯著增強,2020年建築垃圾綜合利用率達50%;廢紙利用量約5490萬噸。

  「十四五」時期,我國將著力構建以國內大循環為主體、國內國際雙循環相互促進的新發展格局。發展循環經濟、提高資源利用效率和再生資源利用水平的需求十分迫切,且空間巨大。大力發展循環經濟,推進資源節約集約利用,構建資源循環型產業體系和廢舊物資循環利用體系,對保障國家資源安全,推動實現碳達峰、碳中和,促進生態文明建設具有重大意義。

  ……

  從以上公佈的相關政策看來,中國今後的階段性發展中,循環經濟或是一個繞不開的概念。「循環經濟」將會怎樣與社會產生具體關係?專家又是怎樣解讀循環經濟與中國的「雙碳目標」之間的關係?在中國廣袤的土地上,大家該做些什麼、能做些什麼、才能保證循環經濟有序進行?

  諸大建:循環經濟更應是一個動詞

諸大建,同濟大學可持續發展與管理研究所所長(圖片拍攝:雷爾佳佳)

  「中國經濟增長與物質消耗成正比,循環經濟不是拯救地球,是拯救人類自己。」同濟大學可持續發展與管理研究所所長諸大建表示,循環經濟不應該只是一個名詞,更應該是一個動詞,是面向可持續發展的綠色行為。

  「就好比打麻將時把第一輪摸到的13個麻將牌作為現有資源。如何打贏?在資源規模不變的前提下,進來一個扔出去一個,提高實際質量,最後達到『清一色』就贏了。」 諸大建在一個針對媒體從業人員的培訓上,以「打麻將」舉例,來解釋循環經濟運行的內涵。

  他認為,循環經濟區別於人類工業革命以來以高開採、低利用、高排放為特徵的線性模式,要求把經濟過程組織成為具有高資源效率和高環境效率的閉環過程。傳統的線性經濟只關注經濟價值,是一個單方向的物質流,而循環經濟希望使經濟發展的物質流形成閉環,在資源輸入和廢棄產出不擴大、甚至降低的基礎上,改換、提升經濟價值和產業效率,實現GDP增長與資源環境的消耗脫鉤。

  循環經濟作為經濟發展新模式,要求把經濟活動組織成「自然資源—產品和服務—再生資源」的反饋式流程,讓所有原料和能源得到最合理利用。這個流程的基本原則是「3R」原則:Recycle(回收利用)、Reuse(重複使用)、Reduce(減量使用)。從中可以提煉出三個循環,即基於recycle的廢物循環,基於reuse的物品循環、基於reduce的服務循環。從人類發展的意義上看,循環經濟不僅只是一種環境經濟,而是把經濟、社會、環境整合起來的一種體現統籌發展思想的新經濟。

  諸大建談道,中國想要在2030年碳達峰,就得針對不同領域進行精準減排,特別是加大工業減排力度。他還指出,當前對於企業「碳時髦」有5個誤區,那就是:空談概念,沒有具體目標與時間線;只有總目標,沒有明確的碳排放範疇;過度依賴植樹造林等碳移除、碳補償方式;避重就輕,不談核心領域的減排;以為碳中和是終點,不用進一步負排放。

  蔣南青:循環經濟沒有靈丹妙藥

蔣南青,中華環保聯合會綠色循環普惠專委會秘書長(本人供圖)

  「當前全球溫室氣體排放中,55%來自能源,45%來自產品和食物。循環經濟有助於解決45%的溫室氣體排放,這部分是能源轉型無法解決的。」中華環保聯合會綠色循環普惠專委會秘書長蔣南青表示,循環經濟是基於再生能源和材料的,多形式、多樣化和包容性的經濟模式,循環經濟是一種系統性的解決方案,有助於應對氣候變化、生物多樣性喪失、廢棄物和污染等全球挑戰。

  循環經濟的三個基本原則為:第一,從設計之初避免廢棄和污染。第二,延長產品和材料的使用周期。循環經濟能夠節約更多資源、原料和勞動力。這意味著設計應注重耐用性、再利用、再製造以及可回收性,以實現產品、零部件和原料在經濟體內的循環。為有效利用生物基材料,循環系統鼓勵在營養物回歸自然系統之前被多次利用。第三,促進自然系統再生。

  放眼未來,蔣南青認為循環經濟革命是一個艱難而漫長的過程,它是一種思維方式的轉變、社會架構的顛覆和人類系統性的深刻改變。對此沒有即刻生效的靈丹妙藥,必須有充分的準備和具體行動,在長期推動社會變革。「從在社區中實施垃圾分類到最終整體實現『碳中和』目標,絕不是今天說分類,明天就ok,我們需要有充分的思想準備。」

  20世紀80年代中期以來美國已經有半數以上的州先後制定了促進資源再生循環利用的法規;美國7成以上的州規定,新聞紙的40%—50%必須使用廢紙製成的再生原料;加利福尼亞州1989年通過了《綜合廢棄物管理法令》,要求在2000年以前,對50%廢棄物要通過削減和再循環的方式進行處理,未達到要求的城市將被處以每天1萬元的行政罰款……法治社會,法律體系的監管、督促必不可少。

  蔣南青介紹道,當前中國關於循環經濟的法律體系分為三個層面:第一層面為一部基本法,即《循環型社會基本法》;第二個層面是綜合性的兩部法律,分別是《固體廢棄物管理和公共清潔法》與《促進資源有效利用法》;第三個層面為根據各種產品的性質制定的5部具體法律法規。

  肖翔:不要只關注價值鏈的後端

肖翔,歐洲林業研究所任亞洲區域專家(圖片來源於網路)

  循環經濟並不是一個孤芳自賞、自娛自樂的狀態,它涉及工業、農業、林業、交通運輸、畜牧業等各個方面,需要動員政府、企業、組織、個人等整個社會參與到循環經濟建設中來。即將赴歐洲林業研究所任亞洲區域專家的肖翔對於循環經濟,她的看法是:循環經濟是一種經濟模式、一個有效的設計體系,而並不僅僅是關注價值鏈的後端。

  「有人說包裝是解決全球挑戰的重要領域,但事實上,包裝的可回收並不是一個yes or no的問題。它需要考慮多方面因素,如後端收集系統、分類和加工技術、規模性和經濟可行性等。」肖翔覺得,技術不是難點,最難的是如何去收集零散的垃圾,無法收集就無法被回收。

  肖翔介紹說,目前許多企業在可回收包裝的領域都進行了有趣的創新設計,如可以食用的醬料包、可以吃的咖啡杯等等,從源頭踐行可循環設計的上游創新思維是未來大勢所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