擱淺瓜頭鯨有6頭今晚放歸, 剩餘1頭仍暫養

北京新浪網 (2021-07-07 23:30)
分享| 分享至新浪微博 分享至facebook 分享至PLURK 分享至twitter

「鯨類擱淺原因較多,比如它的導航出問題,或者洋流變化等多種地球變化對其產生影響。具體原因仍需要進一步研究。」張培君說。

全文3030字,閱讀約需6分鐘 

新京報記者 郭懿萌 俞金旻 李陽 張娜 實習生 張弛 編輯 左燕燕 校對 李世輝

▲浙江臨海將於7日晚放生6頭擱淺被救瓜頭鯨 剩餘1頭仍暫養。新京報我們視頻出品(ID:wevideo)

7月6日,浙江台州十二頭瓜頭鯨擱淺在北洋壩灘涂上。

三頭瓜頭鯨在救援人員趕到前就已死亡,兩頭送往台州海洋世界暫養,五頭送往浙江宏野海產品有限公司暫養,另有兩頭瓜頭鯨於6日21時在水深大於15米的外海放生。

台州、杭州、寧波等多地海洋館人員都參與了此次瓜頭鯨的救助,24小時不間斷進行看護。

新京報記者在現場看到,為營造適合瓜頭鯨體溫的環境,工作人員不斷將冰塊投入水中;救助人員圍在鯨周圍,扶著鯨繞水池緩緩遊動,鯨不時地從排氣孔「噗噗」地往外噴水。

7日,新京報記者從浙江省農業農村廳漁業漁政處獲悉,經過專家會診,結合瓜頭鯨體檢數據分析和救助環境等現狀,決定今日晚間對六頭瓜頭鯨進行放歸,對剩下一頭狀況不好的瓜頭鯨繼續全力救助。

▲7月7日,海水養殖場安排專門人員24小時值守,觀察鯨的情況。新京報記者 李陽 攝

台州海洋世界兩頭鯨體溫逐漸恢復正常

擱淺的瓜頭鯨中,有兩頭經救助后被送往台州海洋世界暫養。

台州海洋世界經理陳俊告訴新京報記者,他們的工作人員於6日10時許到達擱淺地現場,為瓜頭鯨進行救治。他們帶去了一些處理外傷的藥品,還有獸醫自己配製的藥品。

6日17時許,救助人員將狀態較差的兩頭鯨送到了台州海洋世界。

陳俊表示,工作人員對鯨進行了采血,送往醫院檢驗后發現,它們身體出現了炎症。「它們昨天被石頭擦傷了,被帶到這裏后,經檢查,發現它們都有點發燒,看起來沒精神,活力差。」

陳俊提到,鯨發燒和人體發燒不一樣,鯨發燒比較嚴重,會影響食慾和各個器官。

「它們是深海中的哺乳動物,很怕溫度高,昨天室外有30多(攝氏)度,對它們影響很大。它們身上的水分蒸發了很多,導致一些器官出現衰竭。」陳俊說。

▲7月7日,暫養在台州海洋世界的兩頭瓜頭鯨。圖源:台州海洋世界

據陳俊介紹,瓜頭鯨的最佳體溫在35至36攝氏度,稍微超出一點也在正常範圍內,昨天測溫發現,這兩頭鯨的體溫稍微高了些。「今天中午再測量時,發現它們的體溫都有所下降。」

7日上午,工作人員也試過給這兩頭瓜頭鯨餵食深海魚,但是它們沒有進食。陳俊說,工作人員只好將生理鹽水和維生素直接餵給它們或者進行尾鰭輸液,希望讓它們儘快恢復。

「它們正常的呼吸頻率是5分鐘要有5到8次呼吸,現在主要是觀察喂完營養葯之後,它的呼吸是否正常。我們中午餵了一次,看情況決定是否需要繼續喂。」陳俊表示。

為了照顧這兩頭瓜頭鯨,台州海洋世界十多位包括飼養員、獸醫、高級馴養員的工作人員昨天幾乎沒怎麼休息。「他們分為兩組,穿著潛水服下水陪著它們,累了就在旁邊躺著睡一會,然後又下水。時間最長的從6日上午8點半一直工作到7日下午。」

陳俊表示,他們用的海洋世界里飼養海豚的水,pH值和鹽度都進行過精確調試,這個環境瓜頭鯨比較適應。「但是目前這兩頭鯨還是有點不太喜歡遊動,會沿著岩石邊休息一會,再往水中間游幾下。」

▲7月7日7時許,醫護人員為暫養在海水養殖場的一頭瓜頭鯨輸液。新京報記者 李陽 攝

養殖場四頭鯨可遊動,一頭需人為協助

距離擱淺地約10公里的海水養殖場中,另外五頭瓜頭鯨在這裏暫養。

養殖場屬於浙江宏野海產品有限公司。新京報記者在現場看到,為了營造適合瓜頭鯨體溫的環境,工作人員不斷將冰塊投入水中,還搭建了防晒網。救助人員圍在鯨周圍,扶著鯨繞水池緩緩遊動,鯨不時地從排氣孔「噗噗」地往外噴水。

杭州長喬極地海洋公園技術負責人劉全勝表示,6日19時許,救助人員將五頭瓜頭鯨運輸到養殖場,下水前對鯨進行了體表的檢查,有三頭鯨體表有輕微的傷痕,當時對它們進行了取樣,進行血常規檢測。

劉全勝提到,此次台州、杭州、寧波等多地海洋館都參與了瓜頭鯨的救助。「從昨天開始二十四小時不間斷看護,今天有四頭瓜頭鯨可以一起遊動,還有一頭需要人為協助遊動。」

杭州長喬極地海洋公園養護經理常峰也在現場參與救治,他告訴新京報記者,瓜頭鯨的生物鍾很準時,作息很規律。「現在這五頭瓜頭鯨比一開始放鬆了很多,慢慢在適應這個環境。」

暫養鯨的水域環境有許多需要特別注意的地方。南寧市動物園海洋哺乳動物獸醫師吳俊儀錶示,暫養鯨的環境要求比較安靜,水溫要盡量控制在24至26攝氏度之間,接近鯨原本棲息環境的水溫。

五頭鯨在海水養殖場暫養過程中,救助人員一直不間斷地進行著護理工作。此外,他們還一直扶正鯨的體位,輔助它們遊動,並不時地輕輕拍打鯨的背部。

吳俊儀錶示,鯨豚類在正常的社群交往中會有互動的行為,用手輕拍可以讓鯨通過這種階段性互動與人類形成交流,輕拍也是一種緩解應激反應的過渡措施。「鯨豚類和人類智商很接近,適當接觸之後會慢慢形成一種感情的交流。」

關於暫養的時間,吳俊儀認為,這取決於動物修復的狀態,在狀態良好的情況下,越早放歸越有利。「需要評估鯨遊動的行為、呼吸的行為、捕食的能力是否正常,形態方面是否正常,有沒有很大的外傷。通過採集鯨的血液、呼吸口、糞便樣本等進行檢測,沒有大的問題就可以放歸。」此外,吳俊儀補充道,如果應激反應過強的話,需要在放歸前進行野化過渡訓練。

▲工作人員正在為瓜頭鯨放生做準備。圖源:臨海市委宣傳部

選擇潮水和氣溫有利情況放歸六頭鯨

7日17時許,浙江臨海瓜頭鯨救護現場指揮部邀請專家回答記者提問。

台州市港航口岸漁業局副支隊長何賢慶表示,目前已對死亡的三頭鯨進行了冷凍儲存,下一步會把它們交給科研機構解剖研究。

據中科院深海工程與科學研究所副研究員張培君介紹, 鯨類動物的擱淺是比較常見的現象,歷史上在台灣和日本有兩次大規模幾十頭瓜頭鯨的擱淺,再一次大規模擱淺就是這次。

「瓜頭鯨是非常神秘的物種,全世界的研究都非常少,僅僅是對夏威夷海域的種群進行過研究,但是研究僅限於瓜頭鯨的食性和潛水行為。」張培君表示,瓜頭鯨主要吃章魚等食物,白天會潛到距海平面三十米靠上的位置,晚上潛到兩百到五百米,屬於深潛鯨類。

此外,瓜頭鯨廣泛分佈於熱帶到亞熱帶水域,是全球分佈的物種,在赤道兩邊近似均勻分佈。我國南海瓜頭鯨群體規模較大,群體規模可能從幾百頭到上千頭。

「鯨類擱淺原因較多,比如它的導航出問題,或者洋流變化等多種地球變化對其產生影響。具體原因仍需要進一步研究。 對於瓜頭鯨的性別年齡,會在放歸的時候進行基本參數的測量。」張培君說。

根據對這群鯨豚集群狀態的判斷,吳俊儀在接受新京報記者採訪時表示,它們可能是臨時的集群組合。「野外生存狀況不是一成不變的,鯨豚捕食的時候需要一些輔助,所以可以把它們三三兩兩地分散放歸。」

放歸鯨豚的海域條件也需要精心地選擇。吳俊儀認為,鯨豚屬於社會性動物,因此放歸地點要盡量選擇和原棲息地環境相近的,離深海近一些的海域,盡量遠離內海,靠近外海,此外,要選擇環境氣候相對平穩的海域去野放,最好是能夠放歸在野生鯨豚往來的路線上。

7日下午,浙江省農業農村廳漁業漁政處副處長方佩兒稱,經過水科院、中科院專家和海洋館獸醫等專家會診研究,結合瓜頭鯨目前狀況的體檢數據分析和目前救助環境等現狀,決定今日晚間對六頭適合放歸的瓜頭鯨進行放歸,對剩下一頭狀況不好的瓜頭鯨繼續進行全力救助。

「今天(7日)晚上海上還有風浪,預報西南陣風八級,我們會盡量在晚上潮水有利、氣溫有利的情況下放歸。情況順利的話可能和昨天時間差不多,在晚上9點左右,放歸地點在頭門港海事碼頭附近。」何賢慶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