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塔尼亞胡給以色列留下了繁榮也留下了分裂

北京新浪網 (2021-06-17 05:32)
分享| 分享至新浪微博 分享至facebook 分享至PLURK 分享至twitter

原標題:內塔尼亞胡給以色列留下了繁榮也留下了分裂

    當地時間2020年12月29日,時任以色列總理內塔尼亞胡在特拉維夫謝巴醫療中心接種新冠肺炎的疫苗,成為該國第一個接種新冠疫苗的人。視覺中國供圖

    60票對59票。當地時間6月13日,在以色列議會只有7個席位的統一右翼聯盟領導人貝內特,以一票的微弱優勢當選下一屆以色列總理。他的勝利關聯了多項紀錄:以史上最少席位當選以色列總理;以色列史上第一屆橫跨左、中、右翼的聯盟政府成型;阿拉伯政黨首次進入以色列政府內閣。貝內特還結束了以色列在任時間最長的總理內塔尼亞胡的統治。

    直到投票結束前幾分鐘,內塔尼亞胡還在指責貝內特「選舉作弊」,並試圖說服他的支持者倒戈。投票結束后,在勝利者的歡呼聲中,內塔尼亞胡無言地與貝內特匆匆握了握手,黑色口罩遮住了他的表情。

    從這一刻起,內塔尼亞胡不得不適應自己的新身份:反對黨領袖,同時等待對他司法審判的來臨。

    耶路撒冷貝爾福街是內塔尼亞胡的官邸所在地,也是他的反對者們長年駐紮之地。與以色列其他地方一樣,經過貝爾福街的司機往往也分成兩派:一半人揮舞著和平標誌、按著喇叭,表達對反對者的支持;另一半人則高喊擁護內塔尼亞胡的口號,或者指著反對者罵罵咧咧。

    「有時你不會想知道他們說的究竟是什麼。」貝爾福街保安西爾維亞·斯特魯普夫曼對美國《華盛頓郵報》表示,「以色列從未像現在這樣分裂過。」

    在任期間,內塔尼亞胡改寫了以色列幾十年來奉行的安全政策,重塑了國家經濟和外交。在他的支持者看來,他給以色列帶來了更繁榮的社會、更高的國際地位,以及沒有巴士爆炸的10年太平日子。在批評者看來,他留下的是一個更分裂、更不公、對巴以和平進程越來越漠不關心的以色列。

    《比比》(「比比」是內塔尼亞胡的昵稱)一書作者安謝爾·普菲佛認為,內塔尼亞胡是以色列史上最重要的領導人之一。雖然他沒有給後世留下值得銘記的高光時刻,但他的影響已經滲透以色列政治和社會的方方面面。

    2009年內塔尼亞胡再次執政時,曾表示支持「兩國方案」;但6年後,他揚言不允許巴勒斯坦「在我的看管下」建國。與前幾任總理不同的是,內塔尼亞胡似乎根本不打算解決巴以矛盾。他多次聲稱,只有把巴以問題晾到一邊,才能讓以色列真正受益。「他差不多已經把巴以問題從以色列國內議程和國際舞台上抹去了。」普菲佛在書中說。

    在內塔尼亞胡眼裡,這片土地永遠屬於以色列,巴勒斯坦人才是入侵者。猶太人在約旦河西岸的定居點不斷增加,一步步蠶食曾經屬於巴勒斯坦人的土地。從2009年至今,被佔領土地上的猶太人定居點人口增長了50%,現已超過45萬人。分析人士哀嘆道,「兩國方案」已死。

    將巴勒斯坦問題邊緣化的同時,內塔尼亞胡不斷擴大以色列的國際影響力。「與前幾任政府不同,內塔尼亞胡通過主動塑造假想敵伊朗來拉攏阿拉伯國家,坐享周邊動蕩帶來的安全紅利。」西北大學中東研究所副教授李瑋接受中青報·中青網記者採訪時指出,在任期間,內塔尼亞胡通過強力手段,與特朗普政府聯手實現了包括耶路撒冷遷館、戈蘭高地所謂「主權」歸屬、與阿拉伯國家關係正常化等多個「歷史上不可能完成的任務」。

    但也正因為一系列咄咄逼人的舉動,以色列疏遠了一些「故友」,與其最重要的盟友美國之間的關係也因伊核問題而搖擺不定。內塔尼亞胡多年來精心鋪陳以反伊朗為核心議題的外交路線,對伊核協議自然不能樂見其成。

    作為麻省理工學院的高材生,內塔尼亞胡是自由市場的堅定擁躉。在他上台前,以色列許多重要行業都歸國有。上台後,他大力推行私有化改革、精簡機構、減輕稅負等。他的支持者把他2009年再次上台後的10年稱為「黃金10年」:以色列人均GDP從2009年的2.7萬美元增至2019年的4.3萬美元。但與此同時,政府公共投資和福利支出都大幅下降。另一個數據是,在內塔尼亞胡任期內,以色列貧困人口比例升至21%。特拉維夫大學經濟學教授丹·本-戴維指出,以色列社會的分裂和不平等已是普遍現象。

    左翼與右翼、宗教與世俗、阿拉伯人與猶太人之間不斷加劇的裂痕,是內塔尼亞胡留給這個國家最深的印記之一。「要重建他改變的一切,需要很多年。」貝爾福街那位保安西爾維亞·斯特魯普夫曼說。

    實際上,面對嚴重分化的社會,新政府能做的恐怕也有限。肯特大學中東政治高級講師亞尼夫·沃勒認為,組建聯合政府的目標只有一個:把內塔尼亞胡趕下台。唯一的共同目標實現之後,這個龐大而鬆散的聯盟將面臨更大的挑戰——如何共事。

    「完成『倒內』任務后,新政府很可能會因失去共同目標而陷入混亂。他們幾乎在所有關鍵議題上都意見相左。」李瑋對中青報·中青網記者表示,「失焦」的新政府需要迅速建立共同目標以實現團結,鑒於貝內特的右翼立場,新政府很難在對外關係等強安全屬性議題上脫離內塔尼亞胡模式;但憑藉多元化的形式優勢,新政府或將在修正以色列近年來右轉過度造成的問題上有所作為。更可能的合作空間將是經濟、民生、抗疫等國內社會治理領域。

    下台後的內塔尼亞胡面臨著受賄、欺詐、背信三項指控。他曾數次逃脫法律制裁,但《耶路撒冷郵報》指出,失去「總理」職位保護傘后,局勢對他十分不利,他很難再從議會獲得豁免權,或者動用權力推遲司法審判。一旦被定罪,他將像前總理奧爾默特一樣成為階下囚。不過,司法審理的過程極為漫長,或許還未等到審判來臨,聯合政府就已瓦解,給他東山再起的機會。

    新政府上台後,內塔尼亞胡在發表電視講話時自信地表示,他「很快就會回來」。  

    本報北京6月16日電

中青報·中青網見習記者 胡文利 來源:中國青年報

2021年06月17日 09 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