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輕的文學大師們,在閑魚告別北上廣深

北京新浪網 (2021-06-13 18:39)
分享| 分享至新浪微博 分享至facebook 分享至PLURK 分享至twitter

原標題:年輕的文學大師們,在閑魚告別北上廣深

忙著在閑魚寫傷痛文學的,還有一群準備離開大城市的年輕人。只不過,他們不需要多著墨,一句「離開北上廣深」,就足夠讓屏幕外的人共情。

這些陪伴自己在大城市奮鬥的各種物品,因為帶不走,只能掛上網出售回血。這些人為什麼要離開?在這些待售的物品背後,又隱藏著怎樣的漂泊故事?

選擇離開的年輕人,大多因為工作

大城市機會多,薪資高,對於很多人,尤其是剛畢業的大學生來說,繁華的都市是夢想的起點。

然而,現實的情況是,選擇一線城市的應屆畢業生越來越少了。根據麥可思研究院發佈的《2020 年中國大學生就業報告》,2015 屆本科畢業生中,有 26% 的人選擇在一線城市就業,而到了 2019 屆,這一比例下降到了 20%。

應屆生選擇去壓力相對較小,更有生活的地方開始自己的職業生涯,而一些在一線城市打拚了數年的人,也發現在漫長的通勤和無盡的加班之餘,難言生活。

更重要的是,自己用辛苦換來的高薪,在天文數字的房價面前,是那麼的遙不可及。掙扎過後,有人選擇離開。

有人繼續去其他一線城市追夢,有人選擇後退一步去小一點的城市找尋生活,有人因為公司內部調動而更換城市,還有些人是因為丟了工作不得不離開,打算另謀生路。

除此之外,搬家、回老家、去外地和畢業,也是這些選擇離開的人在閑魚平台出閑置時提到比較多的理由。

搬家和去外地可能尚屬於正常的變動,但一句「回老家」,就足夠讓在大城市闖蕩的小鎮青年破防。當年背著一個背包、推著行李箱踏上了異鄉,幾年後,帶不走的除了青春,還有添置的各類物件。

在這之後,離開一線城市的主力軍還有房地產/建築行業的從業者,佔比 20.58%。一線城市的房價雖然高,但大部分從業者終究還是搬磚的,賺錢也不容易,想立足也不見得比其他行業的人容易。

IT /互聯網/通信行業從業者排名第三。高薪和光鮮亮麗的背後,是互聯網人道不盡的心酸。就算在 35 歲前沒有被優化,高強度的工作也讓人吃不消,有些互聯網人選擇換工作,有些則乾脆選擇離開。

掛上閑魚的不是物品,是生活

在來到一線城市立足之初,哪怕只是租了一個小單間,年輕人們也會費盡心思把這個小家打扮得溫馨和舒適。

從窗台上長勢漸好的多肉植物,到每個周末都會飄出香味的小奶鍋,都是年輕人為了維護體面生活付出的心血。然而,當要離開時,這些藏滿了年輕人小心思的物品,沒法統統都帶走。

離開前,人們所面臨的第一個挑戰就是斷舍離。東西寄回家運費可能比東西本身都貴,但丟了又怪可惜,不如掛在二手交易平台上回一波本。

這些選擇離開的人掛在閑魚上出售的物品最多的還是家居用品。尤其是茶幾、書桌和置物架,雖然笨重,但可以為異鄉漂泊的生活增添些許生活氣息。

還有的人,乾脆直接把整個房間都掛到了閑魚上。這些大多是尋找轉租回血的打工人,本以為能長久留到租期結束,結果計劃趕不上變化,人已經要提前走了。

除了房間里日常使用的家居用品,閑魚上的一些其他商品也留下了年輕人業餘生活的烙印。

其中賣得最多的,是各種健身器材和沒上完的健身課程。所有在大城市奮鬥的年輕人,都逃不過立下健身、減肥的 flag,等到要跑路了,才想起被放黃的健身器材:

物件好處理,賣不出去還能扔,只不過陪伴他們走過最艱難歲月的貓咪和狗子,就難處理了。按理說,要帶寵物一起走並不是難事,但依然有很多人選擇獨自離開,走之前想為自己的寵物找個下家:

「因工作原因要離開上海發展。家裡老人歲數大了照顧不了狗子,忍痛出有緣人,狗販子、繁殖犬勿擾!德系公狗,一歲,聽得懂坐下、握手等基本動作,性格溫順,不打架,已驅蟲。」

對於陪伴自己多年的生命,哪怕是植物,也有賣家給它們找好心人「接鍋」:

「養了兩年的霧松,長勢很好,因本人打算離開上海,現尋找有緣人。一定要愛惜。」

不搬一次家,都不知道平時自己到底有多能買。那些買來就穿過幾次的衣服、因為換新而閑置的鍵盤、手機和顯示器,在購物節囤積的面膜,都被掛在了閑魚,能回血一點是一點。

除此之外,你還能在閑魚上看到電玩城的遊戲幣、拍賣會上買的油畫,以及盲盒手辦。這些都是他們曾經在城市裡生活的印記。他們在閑魚上販賣的不僅是物品,還有生活。

離開前最後一場交易,得儘快出手

不論離開時是何種心情,是否無奈,買這些物品時有多精挑細選,有多捨不得,這是他們離開一線城市前的最後一場交易,儘快出手才是最重要的準則。

為了早日清倉,賣家備註的商品大多符合「物美價廉」的標準。

除了很多商品本身價值就不是很高外,還有一部分原因也是因為走得實在倉促,價格就隨緣了,幾乎是給錢就賣:標價 50 塊錢的宜家書桌、30 元的貓王音響、70 元的復古小冰箱,這些超低價的商品四捨五入約等於不要錢。

要是低價還不夠吸引人的話,還可以再附贈其他商品。比如買智能手環就送錶帶,或者買電飯煲等廚具三件套就送單位發的香糯可口東北大米一袋。

開椰器叫開椰神器,蒸汽拖把叫拖地神器,早入早享受,不買絕對後悔。而像電動車這種代步神器,賣家還建議出門可以帶個女朋友,開起來一樣很嗖嗖很「nice」。

要想貨賣得好,話術技巧就少不了,屏幕外的買家,可以是「有緣人」,也可以是「好心人」「姐妹」,和買家拉攏關係也是這些人常用的套路。

有趣的是,在這些賣貨文案中,還摻雜了一些奇奇怪怪的東西。一些中介掌握了「閑魚文學大師」的精髓,聲情並茂地編起了故事,藉著「渣男劈腿傷心分手」離開城市療傷的由頭,賣起了房:

「分手了,想離開這座城市,新買的還沒入住,現在要處理了,六萬首付月供一千多,周邊環境優美,交通非常便利。」

而真正要離開自己奮鬥過的城市,要和物品斷舍離的賣家,多多少少還是會有些真情流露,直言「忍痛割愛」「捨不得」,這種就是忍痛割愛型的賣貨套路了。

但無論是走低價甩賣的路線,還是真情流露的套路,趕快出手才是最終目的。畢竟日子要繼續,總不能一直悲傷,在和過往的生活告別後,新生活也得花錢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