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00萬元遭強平!10萬轉眼變180!投資者講述暴富夢碎,比特幣等虛擬貨幣成「絞肉機」

北京新浪網 (2021-06-06 15:18)
分享| 分享至新浪微博 分享至facebook 分享至PLURK 分享至twitter

原標題:3000萬元遭強平!10萬轉眼變180!投資者講述暴富夢碎,比特幣等虛擬貨幣成「絞肉機」 來源:中國證券報

過去的一個月,是比特幣歷史上表現最差的一個月。

6月5日晚間,比特幣再次閃崩。一枚比特幣的價格一日暴跌超1.6萬元(人民幣,下同)至22.8萬元,較4月的歷史最高點41萬元縮水近50%。即使特斯拉CEO埃隆·馬斯克將社交媒體的個人頭像再次換回比特幣,也無法拯救困局。

國內近37億元資金在幾小時內被收割得乾乾淨淨,最大一筆多頭爆倉高達6404萬元。

圖片來源:OKEx
圖片來源:UALcoin

但這隻是財富破滅的冰山一角。

「眼睜睜看著3000萬元的合約被強平,有一種癱倒在地的感覺。」許寧對中國證券報記者表示。

圖片來源:投資者

幻想一夜暴富

經歷了三年沉寂蟄伏后,以比特幣為首的虛擬貨幣今年初漲勢如虹,大量投機者爭先恐後地加入,許寧正是其中之一。

受周圍朋友炒幣的影響,許寧經熟人介紹進了幾個炒幣的微信群。他幻想著由此走上一條快速致富之路,畢竟身邊充斥著動輒漲幅十倍、百倍的造富神話。

「剛開始接觸這個圈子時,還將信將疑,但身處牛市就迷失了,開始跟著老師買一些便宜的小幣種。一開始是狗狗幣,之後又參與了柴犬幣、秋田犬幣……老師推薦的項目很多,目不暇接。這個項目名還沒認全,隨即又加了下一個項目的群,有的微信群剛建一天就加滿了。」在手握「財富密碼」的老師帶領下,許寧的投資熱情被點燃。

4月16日是許寧炒幣生涯最輝煌的一天。這一天,狗狗幣在特斯拉CEO埃隆·馬斯克通過社交媒體瘋狂「安利」之下,價格直線拉升。OKEx數據顯示,最高漲至0.45美元,日內漲幅一度超238%,從年初到當天累計暴漲1330%,其總市值一度躍居至虛擬貨幣總市值榜第五位。

許寧做夢也沒有想到,在年初買入的幾百萬個狗狗幣,竟讓他一躍成為千萬富翁。

「當一天能賺到一輩子的工資時,會覺得靠這個一定能發家致富。」賺了錢,許寧的心理也發生了細微的變化。

狂歡過後 危機四伏

今年初,CoinMarketCap數據顯示,虛擬貨幣的總市值為7181億美元,短短5個月後,這個數字變成了25345億美元,暴漲253%。253%的整體漲幅或許看起來並不耀眼,但單看某個幣的漲幅,還是可以想像到大漲背後的瘋狂。

幣圈一日,人間十年。今年以來,狗狗幣等一系列高收益幣(即比特幣以外的虛擬貨幣)在上漲的聲浪中起舞。CoinMarketCap數據顯示,2019年9月比特幣在全球虛擬貨幣中的市值佔比高達70%,山寨幣的市值佔比僅超20%。而今,伴隨著數百種高收益幣的全線反彈,比特幣的市值已降至不足50%。

但是,無限量和籌碼的過於集中,意味著這些高收益幣空有虛擬貨幣概念,實際不過是輾轉於各個投機人之手的投機工具。

許寧贏得了一時的輝煌,而姚女士購入的高收益幣,卻讓她墜入深度套牢的地獄。

「我充值了10萬元買猩猩幣,本以為可以一本萬利,結果猩猩幣登上交易平台之後迅速閃崩,大跌后資產縮水至180元。」OKEx數據顯示,從誕生到近乎歸零,猩猩幣的交易生命周期只有20分鐘。

近日,狗狗幣等高收益幣劇烈波動,跌回原形,甚至大多徘徊在清零的邊緣。隨著用戶的套現離場,大批投機者被套牢,慘遭收割,只留下所謂的去中心化噱頭和幾億個無價值代幣。

「參考2016年-2017年上一輪虛擬貨幣牛市,近日的『幣災』意味著本輪泡沫離終結不遠了。」國泰君安證券研究所固定收益首席分析師覃漢提示,一輪牛市的上半場往往都是比特幣表現跑贏「高收益幣」,下半場則是行情擴散到高收益幣並大幅跑贏比特幣。「泡沫真正的拐點,往往對應比特幣價格震蕩但不創新高、高收益幣美元價格仍在上漲,而這種背離持續一個月左右後,泡沫將會徹底走向終結。」

槓桿操作 3000萬血本無歸

靠狗狗幣等加密貨幣掙得盆滿缽滿之後,許寧又瞄準了比特幣和以太坊等幣圈最為認可的主流幣種。只不過,這一次,他不再安於現貨,轉而選擇了合約交易,「合約能用低成本博取幾十甚至上百倍的利潤,只要行情波動就能掙錢。」

虛擬貨幣有現貨交易和合約交易兩種形式。現貨交易和股票類似,低價買入,高價賣出,賺取價差。但合約交易具備槓桿的性質,槓桿倍數一般從5倍到125倍不等。以20倍槓桿為例,在這一槓桿下,只需繳納5%的保證金即可交易,但只要出現5%的波動,便面臨爆倉風險。以比特幣一天最多能漲跌百分之幾十的波動來估算,風險被放大到極致。

10倍、20倍、50倍……在合約遊戲中,暴富或破產,只在一念之間。許寧每天交易幾十萬元面不改色,掛單時多打一個零都不會手抖,而現實生活中,他卻仍住在月租2000多元的小房間里。

越玩越大以後,許寧對開單數字後面的零已經麻木,他一天的合約流水甚至能達到數百萬元。

對於虛擬貨幣合約的風險,業內人士指出,只要在期限內任意時間平倉即可止盈或者止損,但由於虛擬貨幣市場交易時間不限,價格波動大,投資者經常反應不及時,有時還會遭遇網路異常等問題,能及時操作成功者寥寥無幾。

據記者了解,有些交易平台、客戶端APP會故意製造閃退、卡頓、倉位無法顯示等異常現象,影響用戶正常的下單、撤單、平倉等交易操作,導致合約爆倉,從而最終達到非法侵佔客戶財產的目的。

許寧在回憶3000萬元合約爆倉的當晚時說:「萬點瀑布來得太快了,打開賬戶只感覺心臟驟停。很後悔管不住自己的慾望,一聽幣價翻倍,就急忙做多。」許寧也告誡其他投資者,「收益與風險並存,貪婪往往能讓人忽略後者。投資要有自己的原則,不要碰虛擬貨幣,不要加槓桿,虧一次就血本無歸。」

監管部門及有關專家多次強調,比特幣與金融產品有本質區別,沒有實際價值支撐,沒有主權信用和商業信用,比特幣交易歸根到底就是炒作。近日,中國人民銀行副行長李波明確表示:「央行正研究對比特幣、穩定幣的監管規則。」

中原證券分析師周建華提示,近期比特幣幣值極高的波動性反映了這一領域普遍存在的過度投機現象,而投機情緒的累積又進一步催生了諸如「槓桿配資交易」、「代幣發行融資」等非法投機、犯罪行為,增加了金融系統的風險。同時,比特幣投機行為衍生出大量跟風「挖礦」的行為,對電力資源造成了巨量浪費,不符合我國「雙碳戰略」的要求。

(來源:中國證券報)

(編輯:葉映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