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值+收入榮登榜首 但這卻是巴薩的「皇帝新衣」

北京新浪網 (2021-05-07 15:59)
分享| 分享至新浪微博 分享至facebook 分享至PLURK 分享至twitter

  深度| 新浪體育 #足球深度策劃

  近日德勤公佈了2020年足球俱樂部收入排行榜,巴薩以7億歐元營收成為全世界收入最高的球隊。

  加泰羅尼亞球隊近年來的撈金能力大家有目共睹,福布斯也根據2020年巴薩的運營表現給了他39.3億歐元的估值,讓巴薩反超皇馬,榮登全世界最值錢球隊的寶座(其實第二的皇馬和巴薩差距很小)。

  對於巴薩球迷來說,自己支持的球隊傲視群雄無疑是振奮人心的好消息。

  尤其是近兩年巴薩走下坡路的訊號明顯,聯賽沒有絕對的統治力,歐戰表現也令人失望,自14-15賽季拿下歐冠冠軍之後,至今還未再打進過決賽。

  儘管剛剛拿下的西班牙國王杯冠軍讓球迷欣喜,但無法掩蓋巴薩競爭力逐漸下滑的現實。

  如今的巴薩早已與當年那支夢之隊漸行漸遠,不難看出,現在他們很大程度上在依賴曾經夢幻巴薩的遺產,勉強維持屬於豪門的尊嚴。

  最值錢球隊對巴薩來說似乎只是皇帝的新裝。海內外都有各種媒體扮演童話故事里那個誠實的小男孩,揭掉巴薩光環下的「破敗」——他們的問題不僅僅是陣容老化、競爭力減退,還有每況愈下的財務。

  雖說巴薩是現在足壇最吸金的隊伍,但只要稍微往深處挖掘,就能看出這隻是表面風光而已。

  01 負債纍纍,「隱形貧困」的巴薩

  百科對「隱形貧困「的解釋為——「消費沒有節制,不是沒有錢,但是花得多」。足球世界里的巴薩,似乎也和現實世界里那些穿戴窮盡奢侈但積蓄空空的人相呼應。

  根據巴薩官方發佈的財報顯示,19-20財年巴薩總共收入8.55億歐元(與上述德勤統計數據有時間上的出入),看起來很多對嗎?但實際上這比巴薩的財務團隊預估的10.59億歐元少了將近20%。

  由於疫情影響,巴薩各項收入都比以往打了折扣:預計2.83億歐元的轉播收入下降到2.48億;相關版權商品銷售也從預計的3.69億掉到2.96億;預計2.29億歐元的門票收入,結算時也只剩下1.6億。

  而且,20-21財年的情況只會更糟糕,畢竟19-20財年的統計還有大部分時間是疫情之前的數據,不難想像空場比賽幾乎全覆蓋的下個財年,巴薩的主營業務收入要慘淡到什麼境地……

巴薩19-20財年因疫情原因收入受損

  當然,受疫情影響的停擺除了讓收入下降,也相應減少了一部分支出。

  比如比賽日相關的運營場地和人員的成本是可以節省的,但很顯然,省下來的錢只是九牛一毛。

  巴薩19-20財年的支出的確下降了2%,但仍然高達9.55億。與8.55億的收入相比,稅後赤字高達9700萬。

巴薩入不敷出

  巴薩真正的支出大頭,是比賽競技相關人員的工資(包括但不限於球員),根據巴薩的財報數據顯示,在19-20財年,這一筆支出佔了總支出的66.5%。

  毫無疑問,球員的工資是掏空巴薩錢袋子的最大項目,巴薩每周要向一線隊球員支付336萬歐元的薪水,全年2.1億的工資支出,已經比許多球隊的市值都高了。

  要知道,此前沙特財團收購紐卡斯爾聯的報價也就3億英鎊左右。

  光是梅西一人每年就要從巴薩那裡拿走7000萬歐元,佔全隊的三分之一(此前還有媒體披露過梅西與巴薩的合同細則,阿根廷人的稅前年薪高達1.38億歐元,但真實性存疑)。還有巴薩身價第二貴的格里茲曼,巴薩每年要向他支付4500萬歐元的薪水。

  巴薩一線隊球員里年薪在800萬歐元(16萬周薪)以上的球員已經有12人,這個數字未來或許還會因為法蒂等年輕球員的續約繼續上升。

媒體統計的巴薩球員工資表

  當然,高昂的工資支出是豪門球隊的常態,皇馬每年的工資支出是2.31億歐元,土豪曼城更是每年要花費2.5億歐元來發薪水。但是,有石油財團當靠山的曼城顯然比巴薩更從容不迫。

  開源節流創造良好的現金流,反過來,入不敷出產生負債。截止2020年6月30日,巴薩19-20財年的負債總額高達14.39億歐元。

  看到這個數字,你還覺得巴薩有錢嗎?

巴薩資產負債對比圖

  02 哈蘭德姆巴佩接班梅西?夢裡可能有

  14.39億歐元的天文數字令人觸目驚心,不過呢,巴薩的處境至少目前還不算太糟糕,至少他們不需要一下子拿出14.39億歐元來償還債務。

  因為這14.39億的債務里只有7.31億需要在短期結清,剩下有4.43億是長期債務(1.37億在21-22財年結清,7140萬在22-23財年,2.33億在23-24財年),2.4億是攤銷,巴薩暫時不需要太過擔心。

  而在這有清償壓力的7.31億負債里,真正有壓力的金融負債只有4.2億(簡單來說就是借的錢),也就是1.26億的應付轉會費(原本總共是1.62億的應付轉會費和員工福利,據財報披露後者已經在2020年7月份結清,金額為5178萬歐元)和2.6億的銀行欠款。

  這就是說,雖然短期內明面上欠銀行2.6億,但對於巴薩這樣的國際知名豪門而言,銀行並不會把巴薩逼到破產的地步,只要準時付利息,延期什麼的都好說,大家並不會把刀架在巴薩脖子上讓他快點掏錢。

巴薩的財政負債表

  換言之,雖然巴薩負債纍纍,但拆分下來也沒有那麼迫在眉睫,至少不會危及正常的經營運作。

  在這裏,我們又要說「但是」——儘管巴薩不需要一下子把債務全部還清,但債務壓力是切實存在的懸在俱樂部頭頂上的達摩克利斯之劍。

  我們都清楚,短期內職業體育聯賽很難恢復到疫情前的運營規模,占足球俱樂部大頭的門票收入一時半會很難為球隊創收帶來貢獻(巴薩預計明年場館收入將下降65%)。

巴薩下調了場館收入的預期

  那麼,收入已經出現一塊缺口,球隊支出依舊高企,若是想要繼續保持平穩運營,開源節流是必然。

  而在防疫的大環境下,想要開源極其困難(只能發力媒體和轉播權的營銷,巴薩也提升了這兩方面的收入預期),球隊財務團隊已經把20-21財年的收入預期下調到8.28億。

  換句話說,巴薩未來削減開支是大概率事件,近期媒體也透露巴薩將對30歲以上老將實施一年一簽的政策。

  支出方面,巴薩已經將20-21財年的支出預算下調到7.96億,比去年的10.29億縮水了22.6%。

  其中,競技比賽人員工資支出的預算減少了1.7億(包括但不限於球員),比去年的5.05億少了33.6%。這也意味著,巴薩並沒有什麼補強陣容的餘地,甚至說沒有補強的意願和能力。

巴薩下調了球隊人員相關的工資支出

  巴薩不具備補強能力的結論並不是張口就來,比起在轉會市場上買人,先把之前欠下的錢還清才是巴薩要考慮的事情。

  巴薩目前賬上還有19名球員的轉會費用和一項來自馬競的優先購買權費用沒有結清,這筆錢總共是1.26億(兩項大頭:庫蒂尼奧3000萬,德容1600萬)。

  而巴薩賬上的現金和現金等價物只有1.62億,兩相抵消,在這種情況下,巴薩還有餘糧補強陣容嗎?答案一目了然。

  所以,巴薩球迷還是別幻想哈蘭德,更不用說兒皇夢的姆巴佩能穿上紅藍劍條球衣了,除非巴薩高層能從諾坎普球場的草皮下挖出金礦。

  或許有人會問,巴薩不可以出售球員來回籠資金嗎?巴薩的財務團隊回答了這一問題,他們預計球隊通過出售球員能獲得的收入只有6700萬歐元,而在足壇通貨膨脹嚴重的今天,6700萬估計只夠買半個哈蘭德。

  即便算上付完欠款的現金,巴薩在付出折損陣容戰力的代價后也只能緊巴巴地湊出1億,和另外幾支豪門相比有競爭力嗎?似乎沒有。更別提拉伊奧拉放過話,說要給哈蘭德爭取稅後3500萬歐的超級肥約。

哈蘭德加盟巴薩?這似乎很難實現

  不僅球迷魂牽夢繞的新絕代雙驕買不成,巴薩想要留下梅西也是一個大難題。

  梅西一人已經佔去巴薩30%的工資支出,留住梅西意味著巴薩將繼續債台高築,巴薩自己也清楚這一點。

  有媒體爆料,巴薩希望用終身合同的條款向梅西換取降薪30%。但原本梅西去年就萌生去意,這次再降薪30%,他能接受嗎?

  而且,即便梅西降薪30%,稅前年薪還是要4900萬歐元一年,仍然是隊內最高薪之人,對於巴薩的財務仍然是極大的負擔。

  所以,這就不難理解為何巴薩極力想要加入歐超聯賽了,畢竟有摩根大通的支持,整個聯賽一年預計有100億歐元的收入,每支球隊每年將近能分到10億,而且創始球隊還有額外的加成。對於缺錢的巴薩來說,這些福利的確非常誘人。

歐超對於巴薩吸引力很大

  03 巴薩困境的根源

  缺錢,是巴薩目前面臨的困境,但缺錢只是表象,背後有各種因素的糾葛。巴薩實際的問題,並不能單純以缺錢來概括。

  各位讀者朋友可以從這樣一個角度想問題——如果巴薩現在能得到一筆足以解決負債的可觀資金,那麼球隊的問題就一勞永逸地解決了嗎?

  這個答案似乎是消極的。

  再者說,現實中的巴薩球迷也沒辦法期待有哪個土豪給他們注資,畢竟巴薩實行會員制的那一刻,就已經把外部力量收購注資的通道給堵上了。

  會員制看似令巴薩保持了所謂的「純粹」足球,讓足球留在社區,讓巴薩留在加泰羅尼亞。但這樣的說辭好像並不具有足夠的說服力,甚至說只是球迷對烏托邦足球幻想的一廂情願而已。

  雖然會員制拒絕了金元對足球的」污染「,但會員制帶來的各種問題也並不比金元足球「乾淨」多少。

  最打臉的例子就是——通過所謂民主選舉挑選出來的巴薩主席卻醜聞頻出,這不正是對會員制最賣力的抹黑?對純粹足球最大的諷刺?

  與其說會員制帶來了純粹的足球與絕對的民主,莫不如說在民意中誕生了民粹。

  德國學者楊維爾納-米勒這樣定義民粹主義,「一種在政治領域內由一群道德純粹、目標完全統一的人物,對抗一群被視為腐敗的或道德低下的精英們的認知方式,但前者在我看來純屬虛構」。

  巴薩球迷對會員制的極度推崇,或許也暗合這一邏輯。

  會員制非但沒有讓巴薩的足球走向純潔,反而通過所謂的民主選擇令足球與政治挂鉤,不難看出,政績和連任對於巴薩主席而言才是第一位的。

  由於足球給政績讓路,這也導致民主必定向民粹的方向偏離,從而滋生貪污腐敗、不負責任的政策以及消除異己的政治煽動手段。

  大部分球迷痛恨的前巴薩主席巴托梅烏就是其中的典型代表,從民意中誕生的球迷領袖最後卻成為人人喊打的過街老鼠。

觀賽球迷高舉巴托梅烏下課標語

  媒體曝光巴托梅烏任內雇傭網路水軍詆毀包括梅西、皮克在內的核心球員班子,還有其他的主席候選競爭者,這些都是與他意見相左的人員。

  同時,在籠絡球迷方面,巴托梅烏則是用豪購來施行自己連任的戰略目標。

  媒體統計,巴托梅烏任內花了10億歐元簽了34名球員,其中庫蒂尼奧、登貝萊、格列茲曼三筆超億元級別的引援效果都是名大於實,格列茲曼4500萬歐元的年薪(全世界沒幾個人比他更貴)更是給巴薩帶來了極大的財政負擔。

  巴托梅烏不計後果、不負責任的昏庸轉會操作透支了巴薩,但一擲千金的豪購是能夠有效滿足球迷、短期內提升球迷滿意度的有效手段。

  從政治的角度出發,不計後果瘋狂引援的性價比對於尋求連任的巴薩主席是更有誘惑力的操作。

  畢竟,尋求連任的當權者沒有理由辛苦栽樹讓覬覦自己位置的繼任者乘涼,球迷大多也缺乏長期記憶去審視前任主席的功過是非。

巴托梅烏引進庫蒂尼奧在當時反而是振奮人心的簽約

  巴薩在歷史上的確取得過輝煌的成功,最近一次的瓜氏王朝更是以絕對的統治力稱霸足壇,但人生總是會有潮起潮落。瓜氏王朝的誕生,是天時地利人和缺一不可的結果。

  就從足球人才方面說,或許由上至下遵從統一足球哲學的拉瑪西亞青訓可以源源不斷地為巴薩提供符合標準的新鮮力量,但梅西、伊涅斯塔、哈維這樣足壇少有的頂級球星卻不是可以按部就班批量化生產的。

  梅西、伊涅斯塔、哈維的成功當然離不開巴薩,但他們自身的頂級天賦才是根本。

巴薩金球三人組

  培養出下一套梅西、伊涅斯塔、哈維需要運氣,而巴薩會員制的結構又把外資幫助拒之門外。目前,巴薩自身已沒有足夠雄厚的財力在維持高昂成本的同時不計後果的買買買,再加上巴薩當權者存在連任壓力,造成他們對政績有天然的追求,這都令球隊天然地偏向短期刺激。

  換句話說,巴薩的困境不是一日之寒,而是結構性問題。

  但巴薩作為足球世界最寶貴的資產之一,也是當今足壇的頂級流量,仍然不會因此就跌落神壇。疫情沒有摧毀他們的金字招牌,目前的經營困境也不會。

  或許未來會再出現「瓜氏王朝」,但更大的可能是不會。存在結構性問題的巴薩,很可能將長期在冠軍和爭冠熱門之間徘徊。

  重要的是,巴薩球迷需要接受球隊的起伏周期,既要戰績和世界性球星,又要健康的財務狀況和可持續發展,哪有這樣十全十美的事情?

  繼續期待俱樂部燒錢買巨星?還是別想了。

梅西離開后,巴薩會怎樣呢?

  (brad ze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