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企業,就該創造可持續的社會價值

北京新浪網 (2021-04-20 00:26)
分享| 分享至新浪微博 分享至facebook 分享至PLURK 分享至twitter

原標題:大企業,就該創造可持續的社會價值

  把社會價值理念貫穿於企業戰略之中,讓企業所有產品和服務都符合社會價值原則,就是大企業的「大樣子」。

  博鰲亞洲論壇2021年年會正在進行時。年會的「共享發展」板塊,還專門設置了「企業社會責任」的議題,意在探討「企業如何為利益相關者創造價值?如何共同應對疫情等全球性挑戰,助力可持續發展?」

  在「十四五」已開局,我國業已進入新發展階段的背景下,面對高質量發展的要求,企業何為?大企業又該盡到怎樣的社會責任?這些確有探討價值。

  這並非給企業附加義務,而是面向未來,企業社會責任的內涵正在發生變化。

  責任感文化首倡者羅傑·康納斯在《引爆責任感文化》中就說:在如今激烈的競爭中,企業若想實現既定目標、戰出優異戰績,就首先應該讓成效導向型的責任感文化深入企業骨髓。

  從1999年的「道瓊斯可持續發展指數」,到後來的「富時社會責任指數系列」,再到RepuTex推出的企業社會責任基準,當下,企業社會責任的量化指標正漸次豐富。與之對應的是,近年來,越來越多的大公司高度重視自身的社會責任,並不斷迭代升級。

  在企業社會責任1.0階段,人們期待企業能夠獻愛心、能夠捐款捐物;在企業社會責任2.0階段,人們期待企業能對相關利益群體負責。隨著經濟的發展和社會的進步,人們期待在新的歷史階段,企業能進入3.0階段——不是被動履行社會責任,而是積極為社會創造更大的社會價值。

  尤其是數字經濟大大改變了企業形態的背景下,企業為社會增能的路徑與方式拓寬,「創造更大社會價值」有了新的可能。

  這在互聯網行業表現得最為明顯,很多互聯網大公司基本上不生產有形的產品,而是作為平台為用戶提供服務。這已不能單純視為在經濟責任驅使下的商業活動,而是平台化履責。這種履責模式在創造經濟價值的同時,也在創造社會價值。

  平台化履責,還得跟國家、社會的需要結合起來。需要看到的是,21世紀以來,國際上出現了社會價值投資、社會影響力投資、ESG、聯合國可持續發展目標等一系列新概念、新理念,但國內一些企業對這些理念的踐行並不到位和充分。如何以此拓展企業社會價值,也一直缺乏很好的範本。

  這與中國發展之需並不適配——中國目前正處於從高速發展到高質量發展的轉型期,如何應對不確定性帶來的新挑戰,不僅是國家層面需要考慮的問題,也是許多領軍企業需要深思的議題。

  當此之時,中國社會也需要大企業帶頭將社會價值提到戰略核心高度,實現從履行社會責任到創造可持續社會價值的轉型,服務於國家與人類社會發展的新需求,也更好地發揮創新引領作用。

  如今,有些大企業也已意識到了這點:當企業有更大能力服務社會時,就應在助益國家重大戰略或人類命運共同體構建方面有更高的自我要求,以超越公益與社會責任的行動,回應社會重大關切。

  如騰訊,就在近日進行了戰略升級,將「創造可持續的社會價值」作為其核心戰略,並計劃投入500億元,投身於探索基礎科研、鄉村振興、教育公平、碳中和、FEW(食物、能源與水)等可持續發展的重大議題。這來得恰逢其時,也是企業在「兩個一百年」新征程上的的新使命、新擔當。

  對互聯網頭部企業來說,這是責任所系:我國互聯網行業在過去幾十年的快速發展,本就得益於國家政策、社會的支持。因此,考慮互聯網產業和企業發展時,理應將其放在國家和社會對數字經濟的期待,甚至是人類社會邁向數字化未來過程中的大背景下考慮。

  這就要求,大的互聯網企業擔負起更大的責任,其戰略定位與落子該有更高的站位和新視野、新格局——正所謂,「大要有大的樣子」,把社會價值的理念貫穿於企業的戰略之中,讓企業所有產品和服務都符合社會價值的原則,就是「大的樣子」的應有之義。

  社會責任外化於行,社會價值內化於心。說到底,大企業也只有將社會價值與經濟價值有機結合,互為驅動,實現共生,社會價值的可持續發展才會愈發可期,到頭來,商業才能更好地向善,社會也才會更加美好。

  □鄧國勝(清華大學公共管理學院副院長、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