綜藝天王吳宗憲的直播賣貨首播秀在抖音點亮

前進新大陸 (2021-01-08 15:36)
分享| 分享至新浪微博 分享至facebook 分享至PLURK 分享至twitter

綜藝天王吳宗憲的直播賣貨首播秀在抖音展開

文:陳澤琪/圖:網站、直播截圖。歡迎關注前進新大陸粉絲專頁。

2020年是中國全民直播帶貨元年,也是抖音參加雙11電商節的第二年。抖音舉辦「全民寵粉節」達成187億人民幣的銷售成績。

綜藝大哥吳宗憲於2020年12月28日晚上10點連續2小時,在大陸抖音進行直播賣貨的首播,比起大陸2020年4月1日愚人節大陸羅永浩的直播賣貨首播秀的力道,威力小了許多,但對於年過半百的憲哥,不畏懼地大膽擁抱台灣尚未熟悉的網路新營銷工具,仍不禁要為其豎起大拇指。

藝人的知名度不完全等於流量的紅利

2020年大陸抖音直播最為人關注的亮點,就是經過前期不停地鋪墊和抖音賣力造勢的羅永浩的抖音直播賣貨首秀。話說當時羅永浩的直播首播觀看人數超過4800萬,支付交易總額超過1.1億人民幣,並創下抖音當時最高直播帶貨的紀錄。這樣的直播帶貨魅力(賣力)持續到了2020年的雙11,透過抖音的全民寵粉節,羅永浩當晚累積銷售總額則超過了3億人民幣。

綜藝天王吳宗憲的直播賣貨首播秀在抖音展開,藝人的知名度不完全等於流量的紅利

在2020年直播帶貨成為中國全民『瘋』潮的同時,大陸有許多藝人、名人也紛紛跨入,只是和傳統的媒體運作不同,藝人、名人等知名度並無法等同他們直播帶貨的能力。

直播帶貨翻車事件最有名者,包括大陸知識名人吳曉波的直播帶貨翻車事件,奶粉帶貨只賣了15罐、上百萬人收看直播,但商品銷售量卻為個位數等。

而其中最為人所詬病者,是許多MCN單位(數位網路經紀)往往是高抬此些藝人、名人的身價,品牌廠商如想讓藝人、名人為商品代言賣貨,多需先上繳數十萬人民幣的坑位費(商品上架代言費),然後直播銷售的銷售額,卻往往連基本的坑位費都無法打平。此外,更不用說MCN為了避免翻車難看,又會再另外邀集樁腳、銷售團隊,在直播賣貨期間進行「刷單」(線上創造銷量,但實際未真正做出銷售),各種荒腔走板的直播事故接連不斷,迫使監管規範因應而生。

中國直播賣貨法律規範化開鍘

2020年7月1日,中國廣告協會制定的《網路直播行銷活動行為規範》正式實施,重點規範直播帶貨行業刷單、虛假宣傳等情況。《規範》指出,網路直播行銷主體不得利用刷單、炒信等流量造假方式虛構或篡改交易資料和使用者評價。不得進行虛假或者引人誤解的商業宣傳、欺騙與誤導消費者。

直播規範法頒布後,首迎有名的重罰事件,就是2020年11月快手直播帶貨一哥辛有志被打假貨人團隊盯上,被控銷售與直播內容不符的燕窩事件。不說辛有志為此事數度透過微博發道歉文、直播間裡彎腰賠罪;按銷售一千多萬人民幣的燕窩,假一賠三的賠償與罰金,辛有志團隊至少要付出了六千多萬人民幣的代價,甚且面臨可能被判刑的窘境。

直播規範法規範的施行,繼而加大了直播賣貨的技術門檻。

開大門走大陸,憲哥勇敢向前行

憲哥為台灣在大陸頗具知名度與人氣的藝人,2019年初他開設個人的抖音號至今已積累49.5萬粉絲;2020年12月28日綜藝天王憲哥的抖音直播賣貨首秀,前後持續2小時,比起4月1日大陸羅永浩的直播賣貨陽春的直播間,憲哥的開播實為有備而來。精巧佈置的直播間、直播裡帶著旗下藝人共同參與,販售全是大陸符合法規的產品,包括:鮮果黃桃水果罐、大陸旅遊產品、和南京保健食品廠合作代言的保健食品、有設計感的小電器等。在台灣,做好準備,透過網路開始無縫接軌大陸賣貨。

只是面對抖音這類的新工具,光靠知名度和人氣是不足的。12月28日當晚直播同時間在線人數最高近6000人,實際銷售額則寥寥可數。但作為經常黏在抖音直播的我,在憲哥的直播間裡,看到大陸網民們熱情地反饋寫著「台灣藝人直播賣貨很新鮮」、「台灣直播賣貨不吵鬧、還可聽音樂」、「聽台灣講話的語調賣商品,特別有味道!」、「喜歡看憲哥」等彈幕,看到憲哥能跨越技術門檻,大膽應用網路新工具,並透過這樣的方式,建構兩岸網民們友善溫暖的交流和對話,真心為憲哥喊讚!

加入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