植物的智慧 恐龍的菜單

北京新浪網 (2019-07-13 09:30)
分享| 分享至新浪微博 分享至facebook 分享至PLURK 分享至twitter

  從最初綠色的光合藻類,到藻類與真菌結盟的地衣、柔軟的苔蘚植物彷彿一張鬆軟的大毯子、拳拳舒展的蕨類植物、傲然挺立的裸子植物以及多姿多彩的被子植物依次在藍色星球演化。並非只有火山運動或板塊撞擊才造就了滄海桑田,因為在地球史的進程中還有另一種力量孕育出我們的家園,那便是植物。

  植物館溫室億年足跡區,各類古老的活化石植物展示其間。裸子植物及一些蕨類植物,它們的祖先曾經都是食草恐龍菜單上的美味。為了讓生態平衡,我們也把食草恐龍的天敵——《侏羅紀公園》中那隻多次拯救主角於危難的霸王龍也請來了。

  遠古的藍色星球,只存在一塊巨大的整體大陸——古泛大陸,裸子植物與蕨類是當時植物王國的兩大統治者。溫室內散落於億年足跡區各類蕨類植物化石和樹化石是遠古時代植物遺存,柔美的葉片經過十幾億年在地層中的保存依舊保留了當年生長時的形態。

  當時植物王國的一大統治者是蕨類植物。神奇的是,蕨類植物的雄性生殖細胞與動物的一樣可以自主遊動。也正是如此,蕨類植物的繁殖方式具有局限性。蕨類植物在濕潤環境孕育而生,所以需要利用水來傳送生殖細胞。蕨類植物離不開水生環境,這是個巨大的局限。

  億年足跡區還種植有異葉南洋杉(Araucaria heterophylla ),在恐龍出沒的時代,它們是真正的「龐然大樹」。遠古的針葉植物要孕育後代,需藉助變幻莫測的風。它們靠風來傳粉,要想成功,每株針葉植物都需要產生大量花粉,非常浪費,一棵樹就要產生多達100億粒花粉,傳播距離卻非常有限。再加上裸子植物種子發育慢、性成熟時間較長,漫長的生活史導致裸子植物不易應對多變的環境。

  遠古的世界只有單調的綠色,古泛大陸上蕨類植物種類稀少,針葉樹種更加貧乏——地球上的生命彷彿要一直這樣繁衍下去。直到幾億年前,古泛大陸的某個地方出現了有花植物(被子植物)。有花植物與昆蟲結為同盟,使被子植物具有了先天優勢,後代變異性更強。隨著地球環境的變化,一個物種大爆發的時代來臨了。

  歷經1.5億公里到達地球的太陽光芒,植物憑藉非凡的能力將外太空的能量轉化為養分,植物王國不斷塑造著地球的形態,改變大氣成分。在一億多年的時光里植物館億年足跡區的這些植物仍是最初演化時的模樣,展現著生命的堅韌與生生不息。

  本次食蟲植物主題展將瓶子草屬、茅膏菜屬、捕蠅草屬等食蟲植物家族成員分置於溫室內六塊區域——支柱根群落、食蟲小島、青果榕廣場、蘭花牆、錦屏時空廊、沙生植物區。這些區域與遊客參觀路線相匹配,將遊客置身於食肉植物帶來的視覺盛宴之中。

甜筒誘惑

  瓶子草

這些「殺手」有點美

  各類食蟲植物集中展示

空中陷阱

  豬籠草

迷你牢籠

  茅膏菜、捕蠅草、捕蟲堇等

糖衣陷阱

  豬籠草+蘭花

荒野獵人

  山地生長的豬籠草

  萬花筒:植物的智慧

  2019年中國北京世界園藝博覽會植物館

  2015年11月萬科集團與北京世園公司簽約,成為2019北京世園會全球戰略夥伴,承建和運營植物館項目。

  植物館為本屆世園會的四大核心場館之一,是唯一的溫室場館,佔地3.9公頃,建築面積約10,000平米,溫室面積3,000平米。

  建築立意--升起的地平線Botanic Garden

  建築立意為「升起的地平線」,植物館好像從大地之中升起,表面紋理象徵著根系,建築元素隱喻紅樹林生態系統中的土壤、根須、干葉、棲息的鳥類等,建築造型神秘且有力量感。觀眾從根系之中穿過,從體驗植物根的力量開始,用全新的視角探索不可思議的植物智慧,展開一個奇妙的植物世界之旅,寓教於樂地喚醒人們重新思考人類文明與地球生態如何共贏。

  這個旅程的高潮是屋頂,觀眾進入一幅被周邊山水環抱的世園會全景畫,向東可以鳥瞰國家館、國際館等核心場館,向西向北可以將媯水河及海坨山盡收眼底。

  植物館集植物溫室、科技服務、科普教育、國際交流、遊覽休閑等功能於一體,呈現猶如「萬花筒」一般多彩奇妙的植物世界,創造獨具魅力的遊覽體驗。

  植物館建築地上四層,首層設有teamLab數字展廳和主題溫室,分別佔地880平方米和2850平方米,其中主題溫室匯聚一千余種、超過兩萬株珍奇植物;

  二層為X空間展廳,會期將陸續舉行各類展覽、科普教育和沙龍論壇等分主題活動,目前正在舉辦邱園植物科學畫展;

  三層為品牌展廳,展示植物館建成背後的故事;屋頂層設自然書店&咖啡、休息區、觀景台和「莫莉和她的一家人」枯木藝術裝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