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下一個全球製造業中心?

北京新浪網 (2015-02-05 02:58)
分享| 分享至新浪微博 分享至facebook 分享至PLURK 分享至twitter

  □蔡恩澤

  雖然同為金磚國家,但印度經濟過去這麼多年始終難與同為人口大國的中國比肩。可是,在如今當俄羅斯、巴西都深深陷入發展困境時,印度經濟卻顯示出了其獨有的亮色。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在1月20日發布的最新一期世界經濟展望報告中預測,印度2016年經濟增長率為6.5%,今年的增長率為6.3%。

  「龍象之爭」持續經年,而世人發現,近幾年印度暗中與中國的比拼勢頭有越來越熾烈之勢。1月31日,印度在東部奧里薩邦成功試射自行研製、可攜帶核彈頭的烈火5型長程彈道導彈,射程達5000公里,覆蓋中國和整個歐洲。得益於經濟增長,印度正在向世界展示其「肌肉」,大秀武力。美國總統奧巴馬新年出訪亞洲第一站選擇新德里,並以厚禮相送,更給印度增添了一份秀肌肉的底氣。美國承諾將加強美印在民用核能方面的合作,建立在防務領域的戰略合作框架,並重申支持印度成為安理會常任理事國。

  2000年,當時的印度總理瓦傑帕伊就提出印度要成為「知識大國」的主張,主旨是牢牢把握經濟全球化和發達國家人力資源短缺帶來的機遇,使印度未來發展以面向全球的服務型知識經濟為主,走一條有特色的發展道路。從上世紀90年代印度提出把IT產業和生物科技作為國家項目,到為21世紀傾力發展作為前沿技術的納米科技,都是為促進知識密集型高端服務業的發展。

  2007年,印度政府宣布了一項五年計劃,投入100億盧比(約合2.5億美元)開設3個納米研究機構,利用最前沿科研力量推動納米技術的應用開發,將印度打造為世界納米研發中心,體現了印度政府決心努力鍛造「知識經濟」的戰略構想。

  顯然,印度是經濟發展模式的創新者,已形成了一種與中國截然不同的經濟增長模式:主要依靠國內市場而非出口,依賴消費而非投資,依賴服務業而非工業,依賴高技術而非低技能製造業。印度經濟中比較發達的產業是服務業,近年來印度服務業佔GDP的比重都在50%以上,工業僅佔不足25%,農業所佔比例也不到20%,與發達國家的產業結構類似。但印度最為引人注目的服務業是面向全球的外包業務,這使印度成為「世界後方辦公室」。

  發展模式決定了GDP的結構特徵。在印度,消費是GDP主體,高達64%,即使在崇尚消費、追求享受的歐洲,這一比例也只有58%,日本則是55%,而中國僅52.4%。

  2008年前,印度經濟獲得了9%的高速增長,但全球金融危機后,增長下跌到6.7%,後來又回升到7%、8%,2011、2012年又接連降到4.9%,2013年繼續降到4.7%。莫迪總理上台後,大刀闊斧提出了十多項改革目標,立言要把21世紀變成印度的世紀,要把印度變成一個強大國家。特別高調啟動「印度製造」計劃,提出將印度打造成新的「全球製造中心」。據印媒報導,「印度製造」是莫迪親自操刀為振興本國經濟量身定製的關鍵性計劃之一,旨在以加強製造業為突破口,為成就世界強國「夯實基礎」。為此,新政府將首批25個行業列為重點,承諾將簡化行政審批手續並提供一系列相關配套優惠政策,以吸引民間資本和外國資本,將印度經濟拉回快速增長軌道。

  在莫迪總理的努力下,2014年印度經濟表現出強勁的復甦勢頭,增速上升至5.8%。聯合國發布的《世界經濟形勢及2016年前景》報告預計,2015年印度將引領南亞地區經濟增長達5.4%,將創4年來新高。印度經濟總量約佔南亞經濟總量的70%。

  如果不考慮基礎設施與監督管理的障礙,印度具備成為製造業巨頭的幾乎所有的關鍵因素:人口紅利、具有吸引力的國內市場、運輸與勞動力上的比較優勢、對美元相對較低的匯率,以及低政治風險。印度人民黨正在醞釀大幅修訂過時的勞動法,並在2015財年的國家預算中對製造業採取刺激措施。

  不過,印度經濟也有致命的短板,想在短時間內取代中國而成為「世界工廠」,似還不太現實。根據德勤全球製造業競爭力指數,印度目前的製造業競爭力位居全球第四,預計到2018年,印度將成為僅次於中國的全球第二大製造業強國。雖然勞動力成本的優勢使得印度的製造業頗具吸引力,但是,落後的交通與供電網路等基礎設施與複雜的監管環境以及低下的管理效率,已成阻礙製造業增長的致命因素。據世界銀行新近發布的報告,在全球189個經濟體中,印度的營商便利環境僅位列第134名。塔塔集團董事長塞勒斯·密斯特里也坦言,印度製造業要吸引外資必須更新基礎設施、加強能源和物流系統。而印度經濟學者夏爾馬則對於印度的「人口紅利」持異議,「印度龐大的年輕勞動力人口多數受教育程度和技術素質不高,政府如果不能及時有效地幫助提供勞動技能培訓,他們反而會成為製造業發展的瓶頸。」

  更何況,印度最近大幅上調經濟增速,只是計算口徑上的「溢出效應」,一夜之間從持續停滯到強力復甦,究竟有多少實質性增長似也不無疑問。

  (作者系晶蘇傳媒首席分析師,財經媒體專欄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