擁抱有機3.0時代

北京新浪網 (2014-09-18 02:46)
分享| 分享至新浪微博 分享至facebook 分享至PLURK 分享至twitter

   文/常天樂

   國際有機農業運動聯盟(IFOAM)執行主任馬庫斯·阿本茲在今年全球最大的有機展會上向全世界同行宣告:有機3.0時代已經到來。有機1.0時代是指從上世紀初到70年代的萌芽期,對石油農業的反思開啟了新時代有機農業的序幕;2.0則是指過去四十年間,有機認證和各項制度逐步建立和完善,產業開始形成。3.0時代最明顯的趨勢就是有機農業的社會、環境、哲學價值會被進一步挖掘和重視,消費者和農友的共同參與也會打破之前以企業和第三方認證為主的有機產業局面。

   從初階到骨灰級“有機控”

   越來越多關心自己和家人健康,關注環境問題的消費者,開始選擇有機食品。初階消費者會在超市或電商購買有有機認證的“有機食品”,簡單方便,除了花錢不必花費額外的時間或智力、感情投入。雖然對生產過程和生產者所知甚少,但是包裝上第三方的認證後打上的“有機標籤”多少也是一種保障和安慰。

   高階的消費者則會加入一個“社區支持農業”CSA農場,每周請農場送菜上門,或者前往本地的農夫市集,直接從認識的生產者那裡採購。雖然這些農場或農友未必有有機認證,但是有了面對面的交流,消費者也更加放心。

   不過,骨灰級的有機消費者已經不滿足於此了。除了吃貨們一貫地對口味和新鮮度的追求,他們更希望餐桌上的食物能夠全方位滿足自己對於健康、環保、公平等社會和倫理層面的訴求。於是,這群消費者會主動覓食,找到符合自己要求的農友,用自己的消費行為鼓勵農友們用傳統或可持續的方式種菜、養雞、做手工食物。他們希望確認,自己的食物不僅在生產過程中沒有使用農藥化肥激素,沒有對環境造成負面影響。他們也相信,食物應該就近供應,這樣不僅運輸距離短,碳排放少,而且更加新鮮。

   實在無法成為素食主義者的吃貨們也會要求提供蛋、奶和肉的動物們“生前”能得到妥善對待,在乾凈敞亮的環境中自由奔跑和玩耍,沒有被逼著吃抗生素和激素,犧牲前也能感嘆一句“快快樂樂一世,糊裡糊塗一時”。

   尋找帶情感溫度的食物

   想念兒時的味道?那也不難辦。你可以設法找到仍在用傳統方法手工製作食物的老師傅或新傳人,尊重他們的勞動和對文化的堅守,用合理的價格購買他們的產品,支持他們把這些老手藝發揚傳承下去。

   亦有消費者甚至有些小小的執念,願意從小型的家庭生產者那裡選擇食物,那樣的食物在種植、加工過程中會得到更多的悉心照料,更接近食物原本的“家庭”感。這些帶著情感溫度的食物和大企業工業化模式生產出來的食品,自然有著雲泥之別。更何況,從三鹿到福喜,原本被大家至少在食品安全上寄予很高期望的大型食品企業一次次讓人失望——這讓消費者意識到,所謂的集約化和監管,脫離了人對食物的責任和熱愛,風險依然存在。

   不過要做到這些,單打獨鬥可不行。畢竟農友和小作坊無法只為一家一戶開工,而且沒有規模效益,成本也不低。於是,有社會責任感的骨灰級吃貨們總能憑藉自己敏銳的“吃貨雷達”和氣場,找到志同道合的小伙伴,一起去拜訪農場,仔細瞭解從種子到堆肥,從飼料到疾病防治等各項生產過程,更要探究各位農場主所信奉和採用的形形色色農法背後的不同科學依據和哲學思考。自然農法、樸門永續設計、生物動力農法、套種、間種、覆蓋物、腐殖質……不把這些概念和辭彙搞清楚,簡直沒法和他們對話。好食材搬回家後,還要呼朋喚友一起來做飯分享,一不小心就會變成朋友圈的“團購小組”組長,甚至家中客廳或辦公室也變身為神秘的“食材提貨點”,經常有朋友的朋友循著各種暗號找上門來,共同分享一頭剛宰的土豬,或是一大筐剛剛下樹的冷僻品種蘋果。

   也有吃貨心一橫,索性把愛好當作事業來經營。有的在各地張羅農夫市集,把自己和朋友多年積累的農友資源聚集到一起,在城中找個地方練攤;或是像模像樣搞起了團購,通過微信、QQ群發佈消息;甚至還有人找了一套小區底層的複式房子,自己和家人住二樓,一樓開放成“有機生活館”。

   成為“共同生產者”

   IFOAM亞洲副主席周澤江先生用“認知”、“認證”、“認同”來總結這三個階段。他指出,在有機3.0階段,生產者和消費者會更加緊密的合作,並且會涌現出一些不依附於主流流通體系的微型本地有機市場。這種緊密的合作,以及他們對於環境、食品安全、社區和諧關係的共同追求,也會讓有機農業“健康、生態、公平、關愛”的四大原則得到充分的聲張。

   這種合作,已經以農夫市集、消費者團購、社區支持農業、獨立有機小鋪等各種形式在中國各地被嘗試和發展。最近,“參與式保障體系”(PGS)這一強調包括消費者和農友等各利益相關方共同制定規則並參與的社會化認證體系,也開始在國內被談論和學習。以北京有機農夫市集為代表的草根團體甚至已經開始嘗試這一模式,近期還在北京聯合IFOAM,召集了全國各地同行舉辦工作坊,探討PGS在大陸的本土化可能性。

   其實,無論用什麼樣的術語或理念來描述這些嘗試,義大利慢食協會(Slow Food)早就用一個詞來贊揚這些對食物及其環境和生產者負責任的消費者。慢食協會認為,當消費者用鈔票投票,選擇對環境和小農更加友善的食物的時候,他們其實也在鼓勵這種生產方式,間接參與了農業生產。在這種情境下,消費者不再只是被動的購買者,他們是“共同生產者”,成為了農業生產的一分子。而這,也是有機3.0時代的核心精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