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學不是為了和本國同學湊在一起用中文聊天

北京新浪網 (2013-11-06 18:26)
分享| 分享至新浪微博 分享至facebook 分享至PLURK 分享至twitter

■題圖:Whooli Chen

  「豐富的閱歷、寬廣的視野、開放的性格,以及那種見過世面,尊重理解每一種文化、每一個現象,不短視不狹隘的氣質,是我認為留學所帶給一個人最大的收穫。若把留學當作閱歷的一項投資去經營,一定會有收益。」

  對海歸留學生的期待,說白了就是更強的「跨文化交際能力」在蔣海華看來,中國留學生的語言實際運用能力並不達標。學生出國后,有相當長的一段時間需要適應當地人的語速,並通過提升自己的語言熟練度和表達廣度,來提升自己的語速。「只有具備相應的表達廣度和語速,才能有效地參与到以當地學生為主體的討論小組中。」而中國留學生在這方面是一個短板,很多學生往往因為語言運用能力的不足而產生表達上的自信心不足,進而只能更多地「混」在由本國學生組成的邊緣群體中。面試過不少海歸留學生的蔣海華認為,如果海歸留學生的英語表達,僅僅只是「有效表達自己和有效回答問題」,那麼企業管理者會覺得,這樣的候選人比起本地畢業生沒有任何語言優勢:今天國內的大學畢業生,完全可以做到這一點。

  那麼,我們對海歸留學生的期待,說白了就是更強的「跨文化交際能力」:這項能力不僅包括表面上的外語溝通能力,還涉及深層次的民族、宗教和種族等文化交流能力。在國外的學習和生活環境中,沒有人會因為你的母語不是本地語言就刻意遷就你。因此語言使用不好的人更容易走到一起「抱團」,以尋求慰藉和抵抗尷尬。「這不是『更好的跨文化溝通能力』,留學最大的作用之一是熟練掌握第二語言,因此要創造一切機會去練習,去使用,去體會,去觀察。留學不是為了和本國同學湊在一起用中文聊天的。」蔣海華說。留學生通常不知道自己被預設的期望。然而,外語的純熟只是「國際化」的一個方面,擁有合宜的溝通和表達方式卻往往被忽略。而這一點,最能體現海歸留學生「有禮有節」的教養。

  一個人的談吐、見識、情懷,有時候比好聽的嗓音、標準的發音更讓人著迷。蔣海華講出了留學生通常不知道自己被預設的期望:企業管理者決定聘用留學生候選人時,通常會默認留學生「在留學環境下,已經學會如何以合宜的溝通和表達來處理人際問題。當我委任你參与和海外客戶或海外同事來訪的事務中時,你應該能比本地候選人更好地溝通處理,讓不同文化背景下的客戶或同事覺得他們被更妥善接待」。  其實,這樣的要求不應只針對留學生,但蔣海華認為,之所以提出那麼多的「更」,就是在表明,如果你沒有比本地畢業生「更」好,企業為什麼要認可你的留學經歷呢?「很多留學生回國后找工作困難,或者找到了工作卻感覺薪資沒有達到期望值。那就要捫心自問了,你有沒有那些『更』?」如果有,那麼留學可以說是成功的。把留學當作一種閱歷,像本地人一樣忘我生活

  好友小木,留英一年,英語練得極地道,交友無數。老師曾說:留學的孩子一定要非常「ob-servant」(注意觀察的)和「alert」(警醒的)。或許是由於英語專業背景的緣故,她對國外的環境不是遲鈍無感的,而是非常主動、警醒地去觀察和融入每個場景,每場活動。她說,她的留學生活,就是「充分大?地把自己當作一個『本地人』」。短短一年時間,她去打工,去泡圖書館,去和英國人一樣舒心地享受被所有人吐槽的英式午餐——冷冰冰的三明治、簡易的咖啡,以及無處不在的土豆;她在宿舍努力查資料,吸收豐富的詞彙和各種論調,勇敢地在課堂上表達自己的觀點,和驕傲的西方學生一樣去圖書館搶有限的書源;她大?地擠進全是西歐人的小圈子,一起去郊遊,去酒吧,互相吹水聊自己國家的文化趣事;她還是班裡唯一一個敢於選擇非華人作為碩士論文導師的中國學生……

  在我眼中,她的每一個毛孔都努力地張開著,把自己充分浸泡在當地的環境中,像一個本地人一樣忘我地生活。畢業后她回國了,起薪3000元,她幹得很帶勁;兩年後,5000元;三年後,8000元;現在穩定在1萬元。她從沒覺得自己留學不成功,哪怕她國內的同學有的已經坐上公司中高層,拿的是年薪。我發現,她無論走到哪裡,都有令人驚艷的談資和敢於隨時亮出來的極溜的英語。她豐富的閱歷、寬廣的視野、開放的性格,以及那種見過世面,尊重理解每一種文化、每一個現象,不短視不狹隘的氣質,是我認為留學帶給她最大的收穫。3000元的起薪又如何?沒找工作選擇回國又如何?是失敗嗎?不。我覺得她比很多人都成功。若把留學當作閱歷的投資,像小木這樣去經營,一定會有收益。

加入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