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頁岩氣不是中國最好的選擇」

北京新浪網 (2013-06-24 02:27)
分享| 分享至新浪微博 分享至facebook 分享至PLURK 分享至twitter

  王爾德;危 瑋

   「頁岩氣也許不是中國的最佳選擇。有很多的天然氣開採成本比頁岩氣更低。」 6月13日,美國能源安全委員會高級顧問蓋爾·拉夫特(Gal Luft)對本報記者表示。

   他認為,解決中國能源安全和能源獨立問題的關鍵在於能源的多樣化。相比頁岩氣,煤層氣和甲醇生物質能,以及從鄰國進口的傳統天然氣,或許更適合作為中國的石油替代能源。

   他還語出驚人,認為中國能源的未來在於核能。和許多人的想法相反,他認為核能從本質上來看是一種安全清潔的能源。「未來五年內,中國將新建十座核電站。」拉夫特說。

   拉夫特指出,儘管頁岩氣開發領域還有許多基本問題沒有解決,但頁岩氣革命帶來的廉價天然氣將極大地振興美國以天然氣為原料的化工行業,「掀起一場美國的工業熱潮」。

   「美國可能會進行一定數量的天然氣貿易,但規模不會很大。對美國來說,把天然氣留給國內更有道理。」拉夫特說。他還指出,美國如果對亞洲進行天然氣貿易,首先考慮的對象是有自由貿易協定的韓國、新加坡,其次是天然氣價格高企的日本。中國的天然氣市場對美國吸引力不大。

   蓋爾·拉夫特現任能源安全研究的智囊機構全球安全分析研究所(IAGS)的聯席主任,並擔任美國能源安全委員會的顧問。該委員會是美國最高級別的諮詢小組,由前內閣部長和商界領袖組成。

   頁岩氣開發尚有許多謎團未解

   《21世紀》:您認為美國的頁岩氣開發熱潮是否將持續?未來這一領域的回報是否會上升?

   拉夫特:坦白說我也不知道答案。幾個月前,我在一個午餐會碰到了當年率先使用水力壓裂技術的喬治·米歇爾,今年他已經94高壽了。他告訴我,35年前他發明這項技術時,一開始無人問津。似乎一夜之間,它就突飛猛進,遍地開花。然而,這個行業今天仍然有許多未知的問題,信息和數據之間仍然存在需要填補的差距。比如,我們尚未弄清頁岩氣開發過程將溢出多少甲烷。甲烷的溫室氣體效應大概是二氧化碳的17倍。但我們知道的是,如果溢出甲烷的比例超過2%,頁岩氣開採過程造成的溫室氣體效應比煤更嚴重。但究竟溢出了2.5%、3%還是10%,我們目前都不清楚。所以,很多頁岩氣開發的基本問題我們是沒有弄明白的。

   另一點很多人不知道。每個國家的頁岩情況都不相同。比如美國大部分頁岩是馬塞勒斯頁岩 (Marcellus)——賓夕法尼亞州大部分都是這種,壓裂技術在這一類型的頁岩中效果良好。當人們又把這個技術拿到波蘭用,結果完全不行。

   如果你拿到中國,結果可能又不一樣。為什麼?因為岩石的地質條件不一樣。因此,要意識到我們對很多問題的無知。再比如壓裂技術。

   美國這幾年突然發生了很多奇怪的地震,它們都發生在以往沒有發生過地震的地方,很多人就懷疑這和水力壓裂有關?但誰知道呢?我們仍然在學習曲線上,解決這些問題,來日方長。

   中國何必從美國進口頁岩氣

  《21世紀》:美國與亞洲天然氣價差如此之大,美國是否有考慮出口天然氣到亞洲?

   拉夫特:美國會出口一些天然氣,但我不認為美國會成為一個液態天然氣帝國。但如果出口的話,首先會是韓國和新加坡,因為它們和美國有自由貿易協定。有可能還會出口給日本,因為日本的天然氣價格很誘人。但我對日本會非常謹慎,因為一旦他們重啟核電站,很快就會喪失這片市場。

   因此美國可能會進行一定數量的天然氣貿易,但規模不會很大。原因之一是我們也不知道這樣的頁岩氣熱潮是否真實,不知道它能維持多久。第二,對美國來說,把天然氣留給國內更有道理。利用天然氣的低廉價格,建立起以天然氣為基礎的化學品、化肥、甲醇工廠的工業生產線。現在正在路易斯安那州和德克薩斯州建設的甲醇廠就有5到6個。加拿大甲醇生產商梅賽尼斯公司(Methanex Corp。)已經把兩個廠從智利搬到路易斯安那州了。

   廉價的天然氣正在掀起一場美國的工業新熱潮。曾經為高成本發愁的公司已經能夠擴大規模,並且變得有競爭力起來。另外別忘了美元目前非常疲軟,這對出口產生了刺激效應。美國也因此有潛力成為以天然氣為基礎的化學產品、化肥等的主要出口國。這對美國來說,比單純出口天然氣或甲烷更有意義得多。因為這樣是站在天然氣生產價值鏈的上游,你創造了更多的就業,創造了更多的投資機會,也能賺到更多的錢。因為你賣的是商品,而非原料。

   《21世紀》:中國的天然氣消費需求增長很快,那麼,您預計,美國是否會考慮向中國出口頁岩氣?

   拉夫特:我不這麼認為。原因並非和意識形態有關。有自由貿易協定的國家肯定優先考慮,像和韓國,和新加坡。再其次就是和日本。因為日本的天然氣價格最高。我不認為中國相比之下有同樣的吸引力。日本天然氣價格大概是19-20美元/MMBTU(百萬英熱單位)左右,中國差不多17美元/MMBTU左右。當然,不是說一點都不會出口到中國,但至少不會很多。再者說,中國有澳大利亞、印度尼西亞、卡達,或者像是委內瑞拉這些國家的進口氣源,何必要從美國進口。

   《21世紀》:中國與美國在地質條件、土地政策、能源市場等方面存在諸多差異,您對中國發展頁岩氣的前景是否樂觀?

   拉夫特:我很難預測中國頁岩氣的未來,因為這首先取決於中國的地質條件。你們必須找出中國地質構造的特性。我估計會和美國有很大不同。但我認為,頁岩氣也許不是中國的最佳選擇。原因就是,有很多的天然氣開採成本比頁岩氣更低。其中之一便是煤層氣,也就是煤礦中產出的天然氣,因為煤埋藏得很深,開採的時候也能同時汲取出許多天然氣。其次,中國正在逐漸推動其鄰國出口天然氣給它,比如巴基斯坦、俄羅斯、緬甸等。在附近就有很多傳統天然氣的選擇。價格甚至比頁岩氣更低。所以不一定有必要「超前」地開採頁岩氣。

   另外我想說的是——你們儘管攻擊我——中國能源的未來在於核能。這對中國來說實際上是明智之舉。原因有很多。其一,核能的二氧化碳排放和污染都很少,也許和天然氣差不多。其二,核能究其本質而言是一種安全的能源。雖然這和許多人的想法相反。我們之前做過各種能源事故死亡率的

   調查,核能的安全性在其中數一數二。我們沒有因為核事故造成任何一起死亡事故,但每天都有成千上萬的人因為呼吸道疾病、癌症等死去,這些病都與煤造成的污染有關。不知道在座的各位是否了解,在中國,1979年17.5萬人在一夜之間因為一座水電站的大壩潰堤而死。

   多樣化是能源安全的題中之義

   《21世紀經》:隨著技術的發展,「能源安全」的內涵是否也在不斷變化?

   拉夫特:對石油能源而言,價格和不穩定性向來是也可能一直都將是個重大問題。在發電能源方面,自然災害的增多和電網的不穩定性——電網的建設沒有跟上人口增長的步伐,這些都帶來新的挑戰。另外一個大的變化就是加入了互聯網的因素,它賦予了能源安全全新的意涵。現在有很多黑客攻擊指向發電設施。這種攻擊每天都在發生。比如幾個月前沙烏地阿拉伯國家石油公司(Saudi Aramco)就遭到了惡意軟體的襲擊,3萬台電腦癱瘓。現在你可以通過網路攻擊破壞電網,讓整個城市都斷電。愛沙尼亞幾年前就曾經遭遇過因為網路襲擊而全國停電的情況。因此,面對互聯網襲擊這一全新挑戰,我們還需要深入了解,尋找應對之策。

   《21世紀》:近年來,中國進口需求逐年增長。其中,石油對外依存度已接近60%,天然氣對外依存度接近1/3,成為全球最大的煤炭凈進口國。中國一次能源全面進口使得中國能源安全風險加大。您對中國加強能源安全有何建議?

   拉夫特:首先,中國需要實現能源的多樣化,推廣更多的天然氣和核能減少對煤的依賴性。原因很簡單——用煤就是在慢性自殺。中國污染程度太高了,而它現在還剛開始發展。我無法想像如果中國仍然依靠煤來發展經濟,會發生什麼。

   第二,在交通方面中國應該繼續發展甲醇燃料,生產更多甲醇燃料汽車,為世界樹立榜樣。

   另一個中國目前適宜發展的是智能電網。中國有能力建設21世紀的智能電網,這既需要投資也需要技術。但中國發展智能電網絕對是明智之選,未來它將收到巨大的回報。我對中國非常樂觀,這個國家非常講實用主義的國家,它不糾纏于意識形態之爭,什麼方法管用它就用什麼。我相信,十年之後,我們關於核能的討論會非常不同。我相信,未來五年內,中國至少會新建10座核電站。

加入好友
五倍券速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