肯德基速成雞40天吃18種抗生素增100倍

北京新浪網 (2013-01-04 13:42)
分享| 分享至新浪微博 分享至facebook 分享至PLURK 分享至twitter

  導語:一進入雞舍,一股雞屎發酵後濃郁的氨氣味扑鼻而來,讓人有一種睜不開眼的感覺,一衹衹蒼蠅更是迎面飛扑而來。大部分的白羽雞密密麻麻地偎依著閉目養神,偶爾可見幾衹白羽雞站起來抖抖身子在啄食,雞屁股露出淺紅色的肉。在這樣一個900余平方的雞舍里,養著將近4000衹白羽雞。

漫畫資料圖

  這是記者在肯德基[微博]“45天速成雞”風暴中心───粟海集團在山西運城的簽約農戶處見到的情景。雖然山西省農業廳最後以“其飼料、獸藥、肉雞檢測均符合國家規定”力挺山西粟海集團,然而記者此番親赴山西、天津等地實地調查發現,國內肯德基、德克士等快餐連鎖店所用的白羽雞,從養殖到肉雞出欄屠宰,多個環節均存在風控的隱患。

  此外,大型快餐連鎖的供貨商對農戶養殖的雞藥殘抽檢幾率為每5000衹檢3-4衹,甚至低至兩衹,這給用藥周期幾乎貫穿45天養殖周期的白羽雞的風控同樣構成挑戰。

 直擊高密度雞舍(來源:央視新聞)速成雞吃抗生素

  直擊高密度雞舍

  “粟海集團是這裡很大的企業,很多農戶都替它養雞。”出租車司機李師傅告訴南都記者。從山西運城機場驅車一直往南進入鹽湖區一個農田遍布的鎮子。時值12月,田地里冬小麥才長出個矮矮的個頭,田間一片寂靜,鮮有行人。穿過田間的小路進入村子,衹見三間方方正正的磚房就在村子邊上。李師傅告訴記者,那是村里一個替粟海集團養了好幾年雞的老養戶。因為雞場的味道很大,所以一般都在村庄的邊緣。

  衹見幾十袋雞飼料碼成一堆放在門前,旁邊是兩間看似普通的磚房,像蔬菜的大棚,衹不過要高一些。雞場主人郭愛珍(化名)告訴記者,這兩個棚就是雞棚,大概能養1萬衹雞。站在雞棚門口,其實並沒有聞到很明顯的味道。不過當郭愛珍給記者掀開雞舍的幕簾,那是另一番景象。12月的運城,白天溫度已經在0℃以下,不過雞舍內卻十分溫暖。郭愛珍說,那是因為雞舍要保溫才能讓雞健康成長,不同階段,雞對溫度的要求不一樣。衹見雞是養在離地面幾十厘米高的網床上的,雞的糞便通過網床掉在地上,已在地上積了厚厚一層。

  溫暖的感覺之後,一股雞屎發酵後濃郁的氨氣味扑鼻而來,那種刺激的味道甚至讓人有一種睜不開眼的感覺。郭愛珍告訴記者,這批雞馬上就要出欄供應給粟海集團。

  在昏黃的燈光下,大部分白羽雞均密密麻麻偎依著閉目養神,偶爾可見幾衹站起來抖動身子啄食,雞屁股露出淺紅色的肉。郭愛珍說,白羽雞長得快,比較重,腳支撐不起身子,所以白羽雞這時候通常都是靜靜窩著。

  在這個90 0來方的雞棚,共養著近4000衹雞。而附近一個鎮子同樣是粟海集團簽約農戶的老趙(化名)告訴記者,粟海集團對雞舍養殖密度有要求,冬天每平方9-10衹,夏天則7-8衹。在老趙的雞舍,雞的密度比郭愛珍家密得多。據老趙介紹,他們家的雞舍養殖面積約500平方米,剛剛出欄的那批雞養殖規模為5000衹。因為是新的養殖戶,養殖技術還有待提高,老趙上一批5000衹雞最後死了400多衹。不過那4000多衹雞,也讓老趙賺了1萬多塊錢。

  在老趙家在雞舍門口幾米開外的地方,老趙用網圈養了幾衹白羽雞。“這是上一批雞被粟海淘汰下來的,我們放出來養幾天,養來自己吃。”老趙說。記者見到,這些白羽雞不時地抖抖身子,在地上啄食。“吃了不運動雞才長得快,所以雞在雞棚里不精神、不願動,但放出來養幾天就變得精神,也能站能走了。”

“速成雞”安全嗎?

  “速成雞”安全嗎?

  在天津寶坻區新開口鎮六口村,記者亦見到了類似的情形。村里肉雞養殖戶大都是民盛養雞專業合作社簽約的合同戶,而民盛合作社則與大成食品有限公司簽訂了合同。大成是肯德基、德克士等快餐連鎖在國內最大的雞肉供貨商之一。這裡的養殖戶詳細地向記者講解了白羽雞45天迅速成長的過程。

  據合作社一位農戶介紹,每衹雞出欄前大概需喂養7-10斤的飼料,大約長一斤肉需要消耗2-3斤的飼料。飼料都是由大成食品公司統一配送,不能用別的飼料厂生產的料。此外,大成公司對養殖戶統一配藥,包括一些抗生素和預防藥。

  在合作社的一塊空地上,記者看到了許多被丟棄掉的藥瓶和包裝袋,包括雙黃連、菌痢王等等。理論上,農戶一年可以養6批雞,在45天出欄後,剩下的15天用於清理雞的糞便、洗刷風干雞棚,並消毒。然後再引入下一批雛雞。而在養雞的45天周期內,農戶對於消毒次數具有隨意性,如果管理、喂養得好,可能一次都沒有,也有可能消毒四五次。“如果發病比較多,則是一天消毒一次,或者兩天消毒一次,也會用高錳酸鉀給雞飲水消毒。”

  而在山西的粟海集團,其與養殖農戶合作采取類似的模式。“粟海規定衹能用公司配的藥。”老趙以及在粟海集團所在地許家營工業園附近一家養殖規模在3萬衹的大型養殖戶的技術員蘇成(化名)告訴記者。

  這就是記者在山西、天津兩地,肯德基雞肉的供貨商的多個簽約農戶見到的養殖情景。45天,這個數字可能讓一般人難以接受,在業內卻被看作一個正常的指標。

  “白羽雞我10多年前已養過,這個雞種不是新鮮事。”一位有著動物營養學教育背景及多年動物藥生產、銷售經驗的業內人士甘建華(化名)告訴記者,這個雞種行內又叫A雞,是一個育種的結晶,特性是長得快,衹要飼料的營養需求達到身體需求就可45天出欄。甘建華還告訴記者,45天出欄還是個保守的數字,部分養殖過程監控得好的雞,甚至可40天出欄。

  就在今年9月中旬記者參觀肯德基、麥當勞[微博]的雞肉供應商聖農發展(9.60,-0.14,-1.44%)時,聖農發展給記者展示了一幅白羽雞的飼料配比圖,白羽雞飼料主要包含蛋白原料、能量原料和復合添加劑三類。主要成分包括大豆粕、玉米、麩皮、礦物質、維生素、 制劑、植物油、磷酸氯鈣等。據資料介紹,白羽雞可分為四個生長階段,不同的生長階段對能量和蛋白質的需求不一,因此其飼料配比並不一樣。

  就“速成雞”問題,南都記者聯繫中國畜牧業協會禽業分會,其工作人員表示,白羽雞45天出欄屬正常,且稱安全性和營養性並無問題。據其介紹,關於白羽雞安全性的討論,始于去年的“激素雞”,當時協會就做過調查,對於白羽雞的安全性和快速成長原理做過解釋。

  甘建華也稱,加入激素的可能性很小。和養豬不同,雞本身生長速度已很快,按正常營養配比飼養即可,如果加入激素,反而會加重其肝臟負荷,使雞的發病率增加。甘建華表示,白羽雞的存活率大概在95%。

  而中國畜牧業協會曾在2011年5月31日于北京舉行的“肉雞養殖與消費安全”論壇上公布一項第三方檢測結果,京滬穗三地的抽檢顯示雞肉不含激素。當時,中國農科院畜牧獸醫所副所長、國家肉雞體系首席科學家文杰研究員指出,消費者對於“使用激素促進肉雞生長的認知是個極大的誤區”。肉雞之所以生長快、出欄早,主要得益於以下五大因素:不斷優化的品種、科學的飼料配方、有效的防病防疫措施、標準化的雞場設施、科學的飼養與管理。其中前兩種因素的作用最大。

 病雞流向存隱患

  病雞流向存隱患

  儘管業界基本上已為白羽雞為何可45天出欄及其雞肉的安全性定了調,然而記者多地實地采訪時發現,整個肉雞供應鏈條仍存在諸多風險隱患。

  在新開口鎮後六口村,記者了解到,白羽雞從雛雞到出欄,整個周期並不固定在45天,也有20多天就出欄,也有30多天出欄的,合作公司規定一般是肉雞生長45天可出欄。而根據出欄時的時間和體重,又分為大雞、中雞和小雞。如果重量超過了4.8斤,則被稱為大雞,重量在3.8-4.7斤的,被稱為中雞,少于3.8大於3斤的,被稱為小雞(一般是3.5- 3.7斤)。其中,小雞一般30多天就可以出欄,大成公司收購後,成為肯德基的原料雞。“妳們在肯德基吃的雞腿,很可能就是這裡送出去的小雞。”

  據民盛養雞專業合作社的養殖戶介紹,有時雞在中間階段病了,管理不了,就當作中雞或者小雞賣出去,當雞少于3斤時,大成按淘汰雞作價來收,價格低不少。“養到這個份上,是技術太差了。”該養殖戶介紹。

  而粟海集團鹽湖區的養殖戶老趙同樣向記者提及類似的事。“雞衹要超過2 .5斤就可賣回給粟海。”老趙表示,看著雞精神狀態不太好,采食量下降,我們賣掉。“雞采食量下降可能是有呼吸道疾病,提前賣比較划算。如果雞死掉了,粟海肯定不要,衹能自己丟掉。”老趙稱。郭愛珍同樣表示,若看到雞精神不好,吃不下料了,也會提前賣。

  若明知雞可能有毛病,為何要賣回給粟海集團?對於這個疑問,老趙就稱這些雞也要經過粟海集團的檢驗才能進入粟海。“達到標準就能吃。”老趙稱。

  那么粟海究竟是否有回 收 誠 如老趙口中所說的精神 不 好 、采食量突然下降的雞,如果有,其檢測標準究竟又是怎樣的?針對種種疑問,記者直奔離運城機場幾十里開外的粟海集團,不過其辦公室人員以公司負責人出差在外為由婉拒了記者的采訪。隨後幾日,記者多番聯繫粟海集團並發去采訪提綱,但截至發稿為止並未得到其回應。

  值得關注的是,大成集團的養戶還采取了另一個“曲線救國”的辦法。南都記者在新開口鎮後六口村采訪了解到,對於合同雞,大成食品按照合同價收購其中的96%,剩余的按市場價收購。有些農戶就將養得不好的雞,經常生病、重量過重或重量不足的送到市場上去賣。“大成抽檢嚴,查出來了那批就都不收了,不太好的雞就賣到市場上去。”有農戶講。

千分之一的藥檢比率

  千分之一的藥檢比率

  儘管粟海方面在回應此次“速成雞”風波之時一直強調,其使用的均為農業部批准允許使用的常用疫苗和獸藥,而永濟市商務局、質監局和畜牧局從粟海集團抽取雞肉樣品檢測,檢測結果亦符合農業部第235號公告關於動物性食品中獸藥最高殘留限量標準的規定。

  不過記者在實地采訪時卻發現了另一個不得不提的事實,包括老趙及郭愛珍均向記者提及,粟海在給養殖戶供應雞苗的時候,同時會給其配好藥,平均每衹雞配8毛錢的藥。郭愛珍告訴記者,在雞21天之前,以打疫苗為主,疫苗分別在小雞一周、14天和21天進行。在這每衹雞8毛錢的標配藥當中,除了疫苗,還包括治療呼吸道疾病和大腸桿菌的藥。“粟海要求我們不能用社會上的藥。”老趙說,如果粟海配的藥不夠用,可以直接到粟海設在附近的服務站購買。

  據粟海集團此前向媒體提供的資料,白羽雞從出生到被送至屠宰,需要使用4種藥劑、進行3次疫苗免疫,以及十余次各項檢驗檢疫。其中,應激的速溶維它在1日~3日齡時使用(在31日~34日齡時再次使用),用於消毒的農寶碘在9日~12日齡使用(35日齡~出欄也將再次使用,由於是外用藥,可用至出欄前),預防細菌病的普瑞芬在16日~19日齡使用,預防病毒的雙黃連在23日~27日齡使用。老趙告訴記者,粟海在雞衹38天時到雞舍隨機抽取幾衹雞進行藥檢,並規定農戶不能再給雞喂藥。“如果過了藥檢就能出欄,如果粟海檢測出藥殘量大,那么就要多養幾天才能出欄。”老趙稱。

  這樣一套用藥和檢測流程看似嚴密,然而一個關鍵性問題就在抽檢比率上。據郭愛珍透露,粟海5000衹雞大概會拿三四衹宰殺抽檢,每衹抽檢的雞粟海會付給25元的補貼。“有的雞如果健康,用藥會少于8毛錢,但有些雞如果不是很健康,用藥就會超過1.2元。”郭愛珍說。而民盛養雞專業合作社一位農戶同樣提到了雞衹的用藥差異。“如果雞管理、喂養得好,每衹雞的藥錢需花8毛錢,但是養得不好,每衹雞需要2元藥錢。”

  而在民盛養雞專業合作社養殖戶趙兵(化名)的雞舍,大成抽檢的幾率比粟海集團還要低。趙兵稱,一般就是一個棚抽檢兩衹。“我們聽說,如果是銷往國外,每衹肉雞都要受到海關的檢疫,如果出了問題,就會被罰款,也要罰養殖戶。”不過這裡供給肯德基的雞不需要每衹都檢。另一位養殖戶則稱,大成抽檢主要查的是藥殘留。“雞的其他疾病,下面有輔導員管,自己也能看出雞有沒有生病,如痢疾。”

  那么,這些用藥量大的雞混在雞群中,如果沒有被作為樣雞抽檢出來,是否意味著其藥殘在出欄日還沒有完全代謝出去的可能?粟海如何以不足千分之一的抽檢率確保所有肉雞藥殘都達標?粟海集團在截至發稿為止仍未有回應記者的疑問。

  不過一個事實是,粟海集團確實關注到藥殘的問題,特別是抗生素。“過去雞用抗生素,現在粟海提高了用藥標準,要求大家減少用抗生素的量,以防疫為主。”老趙告訴記者。對於記者減少用藥雞能不能順利養到出欄的疑問,老趙說這是個管理程序的問題,對雞舍的溫度、通風、養殖環境都有要求。“前幾天還統一開了會,給我們農戶做技術講解。”老趙告訴記者。

  相對於一些小養殖農戶用藥以保證雞衹的成活率,粟海一些大的養殖農戶對用藥要謹慎得多。蘇成告訴記者,白羽雞養殖用藥是最次的方法,最不容易起效,現在養雞要以預防為主,其所工作的雞場養殖的雞並不需要使用抗生素。

  “20-30天是雞生長最關鍵的時期。”蘇成告訴記者,此時白羽雞中的母原抗體逐漸消失,雞容易生病。“這段關鍵時期我們都是以預防為主,比如給雞喂養營養藥金維壯,衹要做好預防,雞並不需要用到抗生素。”蘇成稱。

  就白羽雞養殖過程中是否有藥殘以及病菌等潛藏食品安全問題,中國畜牧業協會禽業分會的工作人員則稱,協會對於會員沒有強制性權利,而養殖用藥等問題則涉及到飼料協會、獸藥協會和獸醫協會等。

  在這條監管鏈下,作為白羽雞進入消費者口中最後的把關者,肯德基如何考評供貨商的供應鏈,其內部的風險監控體系又是如何確保雞肉的安全的?對於這些疑問,肯德基方面並未回應記者,僅表示讓記者參照其此前發布的聲明。在7日發布的聲明中,肯德基僅簡單提及“進入肯德基的所有雞肉原料都需要經歷政府、供應商及肯德基等多道監測防線。肯德基會繼續督導所有供應商,不斷強化管理,消除公眾對食品安全隱患的不安,並且持續汰弱留強,將風險管控到最低”。

  “市場雞”猛于“合同雞”

  檢疫監管成擺設?

  相對來講,無論是粟海還是大成,其產業鏈監管儘管仍有風控隱患,但管理還屬比較嚴格。民盛雞專業合作社一位李姓養殖戶介紹,“大成有追溯制度,我們養的雞資料都會上網,衹要是大成食品,在網上都能查到具體信息,如誰養的雞。我們的合同是一年一換,那時會過來給我們和雞棚照相,然後把養殖戶信息直接登在網頁上去。”

  這些合作簽約的“合同雞”情況比起“市場雞”的確是要好一些。記者還采訪了一些“市場雞”養殖戶。一位養殖規模在2000衹左右的農戶王生(化名)告訴記者,他養的雞直接銷售給當地菜市場的雞販子,45天出欄時雞可以長到6斤左右。用藥和飼料都是自己選擇,比如用藥基本就在八九次左右,如果雞生病,還要增加用藥。王生還提到,現在的雞不比前幾年,更不好養了,“不給藥就來病”。他養雞近二十年,早前不怎么用藥,如今用藥了也不好養。他認為不是雞苗的原因,“可能是氣候不好。”

  頻繁用藥的雞是否安全?王生表示,雞的用藥,7-8天左右可以排除體外。不過有些雞有病,養殖戶用藥可能頻繁些,沒有這么長時間排藥,是不是有殘留就不知道了。

  按2010年1月4日農業部審議通過的《動物檢疫管理辦法》規定,“出售或者運輸的動物、動物產品經所在地縣級動物衛生監督機構的官方獸醫檢疫合格,並取得《動物檢疫合格證明》後,方可離開產地。”

  南都記者在采訪中更發現,在肉雞流入市場至關重要的動物檢驗檢疫環節,部分地區竟成為擺設,甚至花錢就能買到動物檢疫合格證明。這無疑增加了整個產業鏈風控的難度。

  民盛養雞專業合作社某養殖戶劉佳(化名)告訴記者,“走雞”時,養雞戶直接到檢疫單位交錢。“給錢就給開,每衹雞5分錢左右,隨便開,報上數量就行,不需要任何手續或者證明。”

  “合同雞”因有合作公司方面的質量要求,相對多了一層公司監管,比如大成和粟海的簽約合同雞,還要經歷一次公司層面的肉檢抽檢,而市場雞則衹有政府檢疫部門的抽檢,若這一監管環節缺失,其質控風險明顯要比“合同雞”大得多。按照王生的說法是,檢驗檢疫部門不會上門檢測,往外拉雞賣時,在公路上,被檢疫部門“堵”到,就每衹交2毛錢,現場也不會檢測,交錢就可以。而在河南周口,有蛋雞養殖戶也向記者透露,其蛋雞在下完蛋之後會出售給二道販子,衹要花幾十塊就能從當地的檢疫部門開到檢疫合格證,順利將雞賣出去。

  對於政府檢疫部門的“走過場”,記者也來到了天津市寶坻區畜牧水產局,記者並未找到挂有動物衛生監督所辦公室,經指點來到其財務室,發現有當地人來報備豬病死補貼等情況,就檢驗檢疫問題,辦公室內一工作人員讓記者自己去官網查看,在得知記者身份後,則稱自己並非領導,不接受記者采訪,隨後匆忙離開辦公室,另一辦公室人員在查看記者證件後也推說領導不在,不予接待。

  至於當前肉雞養殖業的檢疫控制問題,中國畜牧業協會禽業分會稱,相關問題需采訪農業部。記者聯繫農業部,但截至發稿仍未得到相關的回應。

  儘管業內人士甘建華(化名)稱其並不了解相關檢疫部門為何不用檢測就給養雞戶開具檢疫合格證,但他同時指出,“禽類用激素的可能性很小,藥殘對人體危害沒有那么大,因此在動物檢疫領域,禽類的檢測相對而言沒有豬等畜類那么重要。”

  “對養殖戶的雞進行檢驗是基層獸醫站的職責,但目前政府對其供應仍有不足,要保障其正常運行的機制仍有待完善。”在甘建華看來,或者不是他們不想做,而是沒有足夠的人力物力去做,比如簡單的開車到雞場檢疫,這些都需要成本。

  白羽雞供應鏈

  粟海、大成等大型企業給農戶供飼料、雞苗和藥

  簽約農戶飼養

  肉雞出欄供應粟海、大成等大型企業

  供應肯德基、德克士等快餐連鎖巨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