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國:電子童書在成長

北京新浪網 (2012-10-20 05:58)
分享| 分享至新浪微博 分享至facebook 分享至PLURK 分享至twitter

  聚焦法蘭克福書展

  2012年法蘭克福書展的主題之一是童書與教育。書展主席于爾根﹒博思在開幕式中引用紀伯倫《論孩子》中的詩句:“妳可以給予他們的是妳的愛/卻不是妳的思想/……妳可以庇護他們的身體/卻不是他們的靈魂/因為他們的靈魂栖息于明日/那是妳做夢也無法到達的地方”。他認為這個“明日栖息之處”,有必要通過好書引導孩子們抵達。

  童書在今年德國出版市場上的市場份額有所增加,德國《書業周刊》總編輯托斯坦﹒卡西米爾認為,童書出版越來越有“全年齡”圖書的趨勢,不光少兒社在出這些圖書,一般的出版社也加入了競爭。

  電子書與出版數字化對出版的沖擊持續成為近年來法蘭克福書展的重點聚焦的議題。不過博思認為不必視社交媒體為洪水猛獸,家長們大可以利用這個資訊豐富的平台去幫助孩子篩選讀物。

  從慕尼黑的蘭登書屋到拉文斯堡有129年歷史的少兒出版社,我意識到德國在出版數字化方面起步很晚,拉文斯堡出版社自2009年才正式推出第一批電子書,已算是業界的先行者。

  而在法蘭克福近郊小鎮奧芬巴赫,才開了沒幾年的夫妻檔Zuuka出版公司令人看到了童書數碼化的新方向。蒂爾克與蘇珊娜在2010年平板電腦上市時開始斟酌:研發互動童書似乎是個有意思的嘗試。在無法預測平板電腦對傳統出版的影響時,兩人開辦了公司,一邊買版權回來自己研發app,一邊發現作者,以設計新產品。同時Zuuka也作為服務提供方,為哈珀﹒柯林斯、蘭登書屋等出版社加工產品,結果是公司成立沒兩年已實現了全球營銷,在美國尤其具有影響力,與動畫電影製造商“夢工場”等建立了穩固的版權合作。

  蒂爾克說,Zuuka在研發新的童書app時,他們一對10歲左右的兒子就是“出色的檢測師”。目前全球僅有五六家同類專注于數碼童書的出版商,Zuuka是其中的先行者。目前他們將触角延伸到了各大網絡商店、智能手機商店,以及電子閱讀器領域。2011年開始,Zuuka在北京開辦了辦事處。初涉中國市場,蒂爾克覺得找到好內容需要一段時間耐心摸索,他認為在app中做進漢字有難度,因此第一步是做英語讀物。他並不希望將德國模式整套搬到中國去,而希望發掘新內容,與中方全方位開展合作。

  2012年德國國書獎揭曉

  年度評選出“文壇最美德語”的2012年德國圖書獎,在法蘭克福書展開幕前夕揭曉:曾以小說《上海離哪裡遙遠》獲過布萊特巴赫獎的女作家烏爾蘇拉﹒克雷歇爾(Ursula Krechel),以新作《聯邦州法院》折桂。

  《聯邦州法院》描述了一位二戰後流亡歸來的法官之內心糾葛,從社會建築、生活方式到個體家庭氛圍去觀察早期的德國聯邦共和國。行文中,克雷歇爾融匯了敘述、報告文學、散文與分析等多種風格于一體。由七人組成的評審團認為,《聯邦州法院》政治鋒芒銳利、質感動人。

  克雷歇爾1947年生于特里爾,任職于柏林藝術大學。自1977年起,克雷歇爾陸續發表詩集及多本散文集、隨筆集和戲劇作品。2009年,克雷歇爾出版了小說《上海離哪裡遙遠》,作品反映了來自德國和奧地利的猶太流亡者在上海避難所的命運,此書獲得了當年的約塞夫﹒布萊特巴赫獎,是德國範圍內獎金最高的文學獎項。

  E L James法蘭克福談“格雷”

  暢銷書界的“暴發戶”E L James形容自己前一天甫抵達法蘭克福,就被簇擁身邊的各家出版人震惊了,當時立時就自覺被罩上了“搖滾巨星”的光環,“跟平日蓬頭垢面在家洗衣服時真是兩個世界!”說得興奮時,又忘形地加上一句:“哎呀我昨晚喝多了,現在還沒酒醒,我先生他還在樓上呼呼大睡哪!”

  相對於E L James大咧咧的笑聲,現場記者提問者稀疏零落,兩個問題之間,總有那么三五秒的冷場。主持人得追問:“有問題嗎?”席間才會舉起一衹手。屢試不爽。雖然冷場,主流德國媒體大多來齊了。可到提問時,卻似乎有點藏著掖著的 腆謹慎,問E L James“平日看什麼書?”(答案是懸疑小說)“假如沒有電子出版,是不是也會成功?”(答案是不靠電子出版,而是靠女性讀者們口口相傳),大而化之,如此不等。

  回過頭來談自己的“同人小說”(fanfiction)《格雷的50道陰影》,至今在全球銷量早就突破三千萬冊的這套三部曲,E L James說“有人寫信來說讀過63次”。她說自己最初就是想寫一本娛樂大眾的書,沒想在裡面傳遞什麼信息。寫時衹想著要“引人入勝”,寫好一章就上傳一章,意料之外地不斷有讀者跟帖催她寫下一章。結果就是E L James不再看電視、跟朋友上街,埋頭幻想女大學生安娜與商界少俊格雷之間的情慾故事。截至書展之前,這套情色小說依然占據德國的暢銷書榜首位。

  書我沒讀過,帶來的是一位愛爾蘭男性讀者的提問:“有沒有擔心過女孩們會模仿書中情節傷到自己呢?將來要再寫的話,想過寫一本多點健康少點侮辱的性虐小說嗎?”E L James的回答是:她寫的是童話,是幻想,大家不該過多代入現實去加以評判:“這書不需要為讀者們在睡床上的生活負責,我相信大家都有能力去做‘安全、理智、知情同意’(safe, sane and consensual)的決定”。

  眼看好萊塢就要將書搬上銀幕,E L James正忙著在幾百人上傳的男主角候選人照片中選一個合适的。她還有的是“巨星”時光。

  德國作家在上海

  法蘭克福書展上的“明星檔”作家訪談現場“藍沙發”,隔半小時特寫一位當前出版市場上熱門的作家,並由德國電視台的文化頻道現場直播。

  這日午後一位座上客令人放慢了腳步,因為通過麥克風傳出來的話題一直在說中國美食。嘉賓高高瘦瘦,是旅居上海15年的漢學家、現任日本京都歌德學院院長的馬可(Marcus Hernig)。台上德國記者張口的問題熟耳異常:“中國人是不是什麼都吃?”馬可說主辦者建議在活動開始前放一段《舌尖上的中國》當片頭。可他覺得自己走遍中國幾大菜系故鄉後寫下的新書《天堂之旅》,跟央視紀錄片是道不同不相為謀:“《舌尖上的中國》拍得很漂亮,像旅遊宣傳片,但沒太深入反映食物的社會歷史”。馬可的出發點卻恰是“吃與社會的關係”。

  生于1968年的馬可,24歲時到中國留學,娶了位南京太太,偶然在多特蒙德看一場唐朝主題的展覽時,發現了20世紀初一本26歲俄羅斯漢學家寫中國的書。這次發現讓馬可于2005年寫下第一本以中國為背景的《Dao Le》──繞開主流漢學家的路子、專門研究中國民間民俗的俄羅斯漢學家的傳記。

  在動筆《天堂之旅》前,馬可用了三四年時間,用一張口探索了中國6處美食地圖:北京、上海、蘇杭、廣東、台灣、四川。在北京,他從商代神廚伊尹著筆,沿歷史線發掘,研究“滿漢全席”的前生今世及當中隱含的政治意味,探究北京烤鴨在上世紀70年代基辛格訪華時所充當的“外交角色”。在江南一帶,馬可待了一整年,他由蘇州文友領著吃遍了蘇幫菜的四季特色,想像古人在園林的廚食生態。

  從歷史回過頭來,對於四川火鍋某品牌餐廳風靡全國城市,馬可認為今天的年輕人工作生活壓力過大,吃辣的痛快能減壓。

  “藍沙發”上的德國記者提到一個問題:中國人發財了,在吃的方面是不是也更講究?馬可記得上世紀90年代的上海餐館里,經常在菜里放便宜的菜油,有時放太多菜都變味了。他覺得現在中國城市的餐館質量提高了很多。但變化中的缺陷是連鎖店太多,缺乏有特色的私家菜館。還有就是小地方比起大城市,食材來源更令人放心。

  本版圖文/新京報特約記者 張璐詩

(原標題:德國:電子童書在成長)